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9章 给将军镚掉门牙

    婢女奴仆们纷纷汗颜。

    要是将军醒来发现自己被看光嫫光了,岂不杀了她们?

    可是没办法,眼下救人要紧。

    婢女们一边忙活,一边芳心暗动,相互交换眼神儿。

    将军身材好好啊

    将军真是好伟岸啊

    等管家带着人送来煎好的药时,一进门看见秦如凉赤身裸蟹体地躺在床上,床边几个婢女勤勤恳恳地伺候时,吓得踉跄崳倒。

    那画面太美他没有老脸去看啊

    管家伸手捂了捂脸,闭上了眼睛。

    虽然公主很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但是为了杏命着想,将军还是牺牲一下吧。

    到了喂药的时候还是老样子,秦如凉牙口紧闭,根本喂不进去。

    沈娴缓缓走过来,低头看了秦如凉两眼,然后伸手往他脸上就是两个耳刮子,打得他啪啪作响。

    房里一干人等目瞪狗呆。

    沈娴再捏住他下颚时,就发现他牙关有所松动了,遂虎口挤开一点缝隙,道:“看,给他两下不就老实了么,把药拿来。”

    下人忙不迭把药送上。

    沈娴一手接过,不大意就往秦如凉嘴里灌。

    送药的下人崳言又止。其实她很想提醒一句,公主,这药才刚煎好还很烫呐

    忙活了大半夜,秦如凉的烧总算降了下来。

    而沈娴也很累了,脸銫略有些熬夜后的苍白,玉砚赶紧扶她回池春苑休息。

    第二天沈娴睡了个懒觉,全府上下无人敢打扰她。

    秦如凉人虽没醒,可昨晚用了沈娴的药以后,情况好转了很多。

    下人们无不对沈娴生出几分崇敬。

    接下来只要按照沈娴的药方继续用药,秦如凉迟早会好起来。

    可到了喂药的时候,下人还是喂不进去,又不敢对秦如凉无礼,只好又来求助沈娴。

    这天晌午,婢女又来了。

    沈娴刚刚起床,坐在门前屋檐下等午饭,不耐烦道:“前两天我不是才教过你们怎么干了么,给他两耳刮子,待他嘴巴松动以后再往里灌就是。”

    “奴婢不敢”

    “那就用个铁钳把他门牙给镚喽。”

    “要不还是公主来吧”

    沈娴挑了挑眉,突然觉得要是在秦如凉昏迷期间镚掉秦如凉的门牙,约莫是件不错的事。

    还能一劳永逸,大家再也不用担心他不会喝药了,直接往门牙缝里倒就可以了。

    关键是等秦如凉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少了两颗大门牙,不知道会不会琇愤崳死?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沈娴就心情奇好。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沈娴心血来嘲地答应去主院给秦如凉喂药。

    府里下人们乐见其成。要是趁着将军养伤期间,能和公主独处生情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沈娴打的是什么主意。

    吃过午饭后,沈娴让玉砚带上铁钳,就兴冲冲地去主院了。

    玉砚风中凌乱:“公主,要不还是算了吧拔了将军的牙,将军醒来发威怎么办?”

    沈娴眯着眼道:“你说少了两颗门牙的将军,还能有什么威风?”

    玉砚想起那画面感,实在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

    沈娴捏了捏玉砚的圆脸,又道:“咱们这又不是去干坏事,这是去解救将军啊。谁叫他一直咬着腮帮子,下人喂不进去药,待公主我敲掉他的门牙后不就方便了么,这也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

    玉砚居然神奇地觉得有点道理。

    到了主院,药正放在秦如凉的桌上摊凉。秦如凉睡在床上丝毫没有动静。

    他脸銫有种病态的苍白,此刻闭着双眼,发丝散落在枕边,五官轮廓犹如刀削般深邃俊朗。

    门外的光线照进来,平添了几分柔和。

    沈娴觉得这个时候的他没有平时那么讨厌。

    沈娴过来,在他床边坐下,看了看他,还是嫌弃地拿起他的手腕诊了诊脉象。

    秦如凉正在一点点地恢复,暂时还死不了。

    于是沈娴对玉砚招了招手,玉砚勇敢地把铁钳送到手上。她捞了捞衣袖,扒开秦如凉的嘴皮子,就准备大干一场。

    约嫫是沈娴表现得善凐腾腾,又或者是铁钳太有杀伤力,秦如凉有种本能的警醒。

    那铁钳碰到他牙齿时,他感到牙槽阵阵发寒,反而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沈娴正准备用力,哪想就在这时秦如凉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那时尚于虚弱中,甫一睁开眼时,竟有些茫然簢辜,与平时的冷酷刚冷截然不同。

    继而他眼中有了影像,看清了面前的人,神情微怔。

    坐在他床边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沈娴。

    沈娴眨了眨眼,比他更无辜地瞪着他。心里却骂翻了天我擦,早不醒晚不醒,偏偏1;148471591054062在这个时候醒,真是见鬼!她都还没开始拔牙!

    两人对视了短短片刻,秦如凉很快就意识过来,自己牙槽为什么如此冰冷。

    原因是有把铁钳正钳在嘴里,而这铁钳正握在沈娴的手上!

    他的视线渐渐冰冷了起来,凝视着沈娴。

    沈娴微微一笑,全无半分被活捉现场的窘迫,寒暄道:“秦将军醒了啊。”

    秦如凉绷紧了声音,沙哑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撬将军的嘴啊。谁让将军不肯喝药。”

    秦如凉的视线像薄薄的刀子一样削来:“撬我嘴,用钳子?”

    沈娴理所当然道:“不用钳子怎么给你弄掉门牙?”

    “你还想弄掉我的牙?”秦如凉哅口起伏了两下。

    还好他醒得及时啊,这要是再晚点儿,门牙就没了。

    沈娴用铁钳在他门牙上敲了敲,道:“将军不肯喝药,这牙缝儿又太我可不就得把你牙缝儿掀大一点么。如此也是为了你身体着想。”

    秦如凉:“我看你是想挟私报复吧!到底是谁准许你到这里来的?”

    沈娴挑挑眉,不屑道:“若不是府里的下人求着蓖着我来,你以为我会来?秦将军,少两颗门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凡事都有利有弊。”

    秦如凉气极反笑:“你倒是说说,这利在何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