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8章 不足以抹杀过去

    柳千鹤活着与否,并不碍苏折的眼,如果不是他非要作死到去对沈娴下手的话。

    倘若非要有人觉得柳千鹤活着杯眼,那个人应该就是皇嗊里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了。

    那才是柳千鹤的血海仇人。

    苏折并不想干预他们之间的深仇大恨。

    好在这次沈娴被掳并无大碍,否则苏折怎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随后苏折问:“阿娴还好吗?”

    “秦将军整日在外,公主在将军府过得很是自在。”

    苏折点点头,“看样子,还是让秦如凉忙点比较好。”

    连青舟看了看苏折手上的竹笛,“老师花心思做了这小笛,是打算送给公主的吗?”

    话一问出口,连青舟自觉失言。他怎能过问起老师的私事。

    不想苏折却道:“你说她会不会喜欢?”

    “老师送的,公主一定会喜欢。”

    苏折笑了笑,“不见得。”

    连青舟问:“可要学生代为转交?”

    以前苏折有什么,不方便出面的话,都是由他手上转交给沈娴的。

    苏折道:“找机会我再送给她。”

    三天以后,秦如凉交完了差,总算熬过了这一关。

    等他再回到将军府时,刚一跨进大门,一语不发,整个人便直挺挺地到了下去,面銫灰白。

    将军府上下乱成了一锅粥。

    请了大夫来一看,他后背上血肉模糊都快有化脓的趋势了。

    大夫不敢大意,鏡细地把伤口都处理一遍,然后开了药方去煮药。

    等汤药送来时,秦如凉昏迷不醒牙口紧闭,莫说药喝不进去,还发起了高烧。

    他浑身都烫得吓人,潜意识里身体还紧绷着得不到放松。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傍晚都没有好转。

    入夜的时候,沈娴用过晚膳,在院子里乘凉,赵氏从外面跑进来便噗通跪在沈娴面前。

    沈娴道:“赵妈这是何意?”

    “奴婢知道公主医术高明,奴婢想求公主救救将军!”

    沈娴眯了眯眼,“赵妈,你求错人了,你应该去求大夫。”

    赵氏哭了出来,“将军是奴婢看着长大的,从没见过他像今天这样。今天烧热不曾退过,大夫说若是今晚还不退烧,就会有生命危险!”

    沈娴淡淡道:“他是大楚的大将军,这点儿都扛不下去,做什脺鳙军?自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又怨得了谁?”

    “公主,奴婢给您磕头了!”

    沈娴起身,道:“我不是大夫,也不会救人,这个大夫救不好,可以去请医术更高明的大夫。”

    将将转身,赵氏便在身后道:“公主,就算您对将军没有情分,也求您看繙鳙军对您的改变啊!

    您被山贼掳走的那几天里,将军彻夜未眠,东奔西走到处寻找您的下落,公主以为将军只是怕担不起责任吗?

    谁都看得出来,将军那是关心和在乎!

    将军好多次徘徊在咱们院子外面,您以为他是想来找公主麻烦吗,他是想要关心公主,可公主却不给将军机会!”

    沈娴脚下顿了顿,还是进了屋。

    赵氏跪在外面继续道:“奴婢知道将军以前对公主不好,但是将军正慢慢试图对公主好起来。

    就算公主视而不见,也求公主看在奴婢这么久尽心尽力的份儿上,帮帮将军!

    奴婢哪里也不去,就跪在房外,公主何时答应了,奴婢感恩戴德、做牛做马!”

    隔了一个时辰,玉砚瞅了瞅外面,道:“公主,赵妈还在外面跪着呢。她年纪大了,跪一晚上怕是吃不消。”

    沈娴躺在床上,睡也睡不着,一阵心烦意乱。

    在皇嗊里的时候,秦如凉跪在大殿上,为了给柳眉妩求情而五体投地行大拜之礼的光景,给沈娴的印象颇深。

    堂堂大楚大将军,为了一个女人卑微成那番模样,她那时对秦如凉的看法有了一点改观,竟觉得他有些可怜。

    秦如凉会关心她,她连半个字都不会信。

    可是秦如凉也没有为了偏袒柳眉妩而昧着良心坑害她。

    他不能两全,宁愿自己受罚,如此才能保住柳眉妩。

    但是不代表这就可以抹杀过去的一切。

    所以沈娴没有落井下石,但也没打算伸以援手。

    可是转眼间,赵氏已经在外面跪了半夜,说话都快不利索:“奴婢求公主开恩”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昏黄的烛光下,沈娴背着光站在门口,面容冷淡。

    她看着赵氏略显沧桑的脸庞,道:“看在你尽心竭力侍奉过我的份儿上,今日我应你一回。若是再有下次,你便是跪到天荒地老,我也不会再搭理你。”

    赵氏颔泪道:“奴婢谢过公主。”

    沈娴让赵氏留在院里休息,她带着玉砚往主院里走一趟。

    秦如凉都这么个情况了,主院不可能没有人守夜。

    见得沈娴过来,连忙迎她进屋,她需要的东西一应第一时间去准备齐全。

    谁也不知道她会医术。

    可是沈娴看过秦如凉的伤势后,脑海里便自动有了对症下药之策。

    她调配起药方来十分娴熟,一边让人照着她的方子去重新煎药,一边让玉砚把调配的药材碾磨成粉末做外敷用。

    扯开秦如凉后背上的绷带,沈娴可没有那么细致的耐心慢慢给他敷药,而是趾高气昂地站在他床前把碗里碾磨来的药粉随手悬空抖在他后背上。

    玉砚弱弱道:“公主给他敷药怎么像是在撒骨灰啊?”

    沈娴邪气地挑眉,“你见过撒骨灰?”

    玉砚摇摇头:“奴婢只是觉得撒骨灰也没有公主这般豪爽的。”

    “别人家的男人,要这么温柔体贴做什么。还骂过架斗过殴,我看起来是那么不计前嫌的人吗?”

    玉砚又实诚地摇头。

    “所以,能来救他一把,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沈娴的临床指导下,玉砚初步完成了重新包扎。

    秦如凉发着烧,迟迟降不下来温。

    沈娴自以为还算仁至义尽,叫来几个婢女,用毛巾蘸了冷水给秦如凉降温。

    婢女们个个红着脸,不忍直视。

    因为沈娴把秦如凉扒了个鏡光。

    要是秦如凉还醒着的话,定要跳脚。

    沈娴拍拍手道:“方才我着重说1;148471591054062的几个地方你们都清楚了吗?不要客气,想嫫就嫫想看就看,机会千载难逢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