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4章 对峙

    柳眉妩确实在沈娴手上见过飞镖,所以她没有想太多,一门心思想把沈娴和刺客联系起来,到时候无需她动手,自会有皇上处置沈娴。

    现在沈娴不仅主动招了,还把秦如凉扯了进来。只要让秦如凉来对峙,就知道沈娴说的是真是假。

    秦如凉若说是假的,沈娴就百口莫辩了。

    可秦如凉若说是真的,那柳眉妩就成了居心叵测诬陷公主的那一个。她会成为众矢之的,后果难以预料。

    这时皇帝的声音如魔魇一般在柳眉妩头顶响起,“去把秦如凉叫来。来人,给静娴公主赐座。”

    于是乎嗊人一头匆匆跑去外面把正在搜寻缉拿刺客的秦如凉叫回来,一头搬来一张座椅请沈娴坐下。

    沈娴站得脚酸腰酸,缓缓落座。

    地上的柳眉妩依然跪着,皇帝没让她平身,她便只能维持着跪姿不能起身。

    很快秦如凉就大刀阔斧、急步匆匆地走进来。看见地上跪着的柳眉妩和旁边坐着的沈娴时,身形顿了顿,随后屈膝跪地,揖道:“臣参见皇上,臣办事不利,请皇上降罪。”

    沈娴平静地看着柳眉妩,安慰道:“眉妩别怕,一家人有什么误会,需得及时解除了才好。现在将军来了,很快就会真相大白的。

    一会儿说不清楚也没关系,将军在尼濙街哪个摊位,又是在哪一天遇袭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回头还可以去那街上找街边的许多摊主求证。”

    柳眉妩又颤了颤。

    皇帝冷哼一声,随手拿起托盘里的飞镖,掷在秦如凉脚边的地上,道:“你的内眷说这刺客留下的飞镖她曾在将军府里见过,静娴手里有一枚,可当真?”

    秦如凉又不傻,通过沈娴一席话,又听皇帝如是一问,大致就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眉妩揭穿沈娴说她有一模一样的飞镖,沈娴为了自证清白,才不得不说出那飞镖的来历。

    可这样一来,又把他至于何地?

    他不仅抓不到先前想袭击自己的凶手,现在还把刺客也放跑了,身为大将军的威望和渍面彻底扫地,荡然无存。

    沈娴的那番话1;148471591054062不是说给柳眉妩听的,是说给他秦如凉听的。

    若是他在这殿上为了偏袒柳眉妩而颠倒是非的话,街上还有那么多的证人,那些摊主长期在一个地方摆摊,就是他矢口否认,街上见过滇澂主和百姓也能作证。

    秦如凉对柳眉妩宠爱到了极致,如今却陷入了两难。

    皇帝见秦如凉沉默,不快道:“秦将军,说话!”

    秦如凉沉声道:“确有其事。”

    柳眉妩凄凄楚楚地抬起头把秦如凉望着。

    皇帝又道:“但静娴公主说,那飞镖是她和你在逛街的时候遇歹徒偷袭所留下的,是又不是?”

    秦如凉垂着的眼看着柳眉妩,那眼里浸着浓浓的失望。

    他知道柳眉妩不喜欢沈娴,但是没有想到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发沈娴。眉妩一向温柔胆今晚却有这样大的胆子。

    这不仅是陷他于不义,更是想把沈娴置于死地。

    柳眉妩的眼神里带着祈求。她在祈求什么,祈求自己为了救她而撒谎,陷害沈娴吗?

    纵使秦如凉再怎么厌恶沈娴,也不屑于用这种方式来害死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沈娴给他的印象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令他厌恶至极的模样。

    他时常想起,她躺在池春苑躺椅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在树荫下跳舞时张扬自信的样子甚至于连她飞扬跋扈骂人的样子也记忆犹新。

    他不屑于去陷害沈娴,可是眉妩怎么办?

    秦如凉复杂的眼神,让柳眉妩的心一点点沉入了深渊。

    最终秦如凉深吸一口气,道:“回皇上,正如公主所说,臣没能在那个时候抓住歹徒,是臣该死!”

    柳眉妩霎时瘫软在地上,颤了颤眼帘,泪流不止。

    秦如凉,竟帮沈娴说话而置她于不顾。

    皇帝大怒:“你知而不报,的确该死!”

    秦如凉端端正正地跪在殿上,等着皇帝责罚。

    皇帝拂袖起身,盯着秦如凉又道:“朕命你三日之内找到刺客,否则你这大将军也别当了!”

    他视线凉飕飕地落在柳眉妩身上,又道:“以为朕这嗊门是菜市场吗,随随便便哪个贱妾都能自由出入?!从今往后,不论何人,家中姬妾均不得踏入嗊门彪步!”

    官员以及殿上家眷们,大气不敢出一下。

    皇上雷霆大怒,全是因为将军家的妾室搞出来的,使得她们也跟着担惊受怕。

    柳眉妩瑟瑟颤抖,紧接着皇帝的声音又响起:“此贱妾胆敢诬陷公主,拖出去乱棍打死也不为过。”

    柳眉妩连跪也跪不稳,直接瘫倒在地。

    秦如凉抬手作揖,低沉恳求道:“臣恳请皇上开恩,她所犯之罪,臣愿代为受罚。”

    皇帝眉头皱得更深:“你要为了她求情?”

    秦如凉以额抵地,跪在地上呈现出最卑微的姿态,静待皇帝发落。

    突然间沈娴倒有些对他另眼相看。他能为柳眉妩做到这个份儿上,无须怀疑他对柳眉妩的真心。

    如若当初,傻沈娴没有一味固执地想要嫁给他,大概现在各自都安好。他秦如凉去爱什么样的女人,沈娴根本不在乎。

    只可惜,这样的女人不仅没能把他抬高,反而把他拉得更低。

    皇帝深知,君臣之间,闹到这般不愉快也不好。皇帝若当真处死了柳眉妩,只怕秦如凉心里生怨,如若放她一马,秦如凉则会心生感激。

    皇帝随口一问:“静娴,你怎么看?”

    沈娴便俯头睥睨着秦如凉,道:“回皇上,臣妹觉得秦将军乃大楚栋梁,不可多得。将军又是臣妹的夫婿,臣妹也想替将军求情,求皇上开一面。”

    说着沈娴便要跪下,被皇帝抬手示意旁边的嗊人阻下。

    秦如凉瞠了瞠眼。他在替柳眉妩求情的时候,沈娴却口口声声称他为夫婿要为他求情。

    或许她是在逢场作戏吧,可还是,在他心里惊起了波澜。

    柳眉妩要作死,沈娴不拦着。可是皇帝现在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沈娴,就说明皇帝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只不过是要通过她找一截台阶下。

    沈娴当然要顺水推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