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9章 进宫入宴

    沈娴勾滣笑道:“秦将军约嫫是送错了地儿,这新衣裳新首饰是给眉妩准备的吧?”

    秦如凉一阵气闷,本来是给沈娴准备的,眼下沈娴这么一说,他当着柳眉妩的面根本不好反驳。

    秦如凉只道:“明天是太后生辰,你穿得体面点别给将军府丢脸!”

    沈娴好笑道:“谁告诉你我明天要去了?”

    “你身为静娴公主,太后过寿,你能不去?”

    “我可现在大着肚子,不方便。”

    秦如凉肃声道,“太后知道你有有,也未下懿旨准许你明日在家休养。所以你不方便也得去,不然皇上会以为你嫁进将军府以后目无尊长,连太后也不放在眼里。”

    秦如凉处处是在为将军府的脸面着想,可柳眉妩却听出一丝他在为沈娴考虑的意味。

    那种感觉就像长进肉里的刺,痛但又拔不出来。

    秦如凉所说,也是最让沈娴郁闷的地方。

    太后是皇帝的生母,肯定和皇帝是一伙儿的,怎么可能会关心她一个前朝公主的身体。

    她不去,太后反而有话说,说她身为皇家辈,太后寿辰也不来,是大不敬。

    这时柳眉妩带着期待和羡慕款款道:“将军为公主准备的这些真是漂亮呢。明天公主还是去吧,将军也是一片良苦用心。哪像眉妩,想出去看看也不行呢。”

    秦如凉有些歉疚地握了握柳眉妩的手,越发不待见沈娴。

    她是故意来炫耀的么,好让眉妩见了这些心里难受?

    沈娴挑眉问:“你很想去?”

    柳眉妩愣了愣:“公主不要误会,眉妩只是很羡慕公主可以和将军同行去那样的场合”

    就算沈娴今晚不来,柳眉妩也会主动跟秦如凉提起这件事,希望他能带自己一起去。

    沈娴却随口道:“既然你这么想去,那你就去好了啊。”

    秦如凉蹙了蹙眉,道:“回你的池春苑去,在这胡言乱语什么。”

    沈娴道:“不过1;148471591054062是让眉妩跟着一起去参加嗊宴,这有什么。秦将军不是说了吗,她嫁进来以后与我平起平坐,怎么的这会儿却要看低她觉得她没有这个资格?”

    “沈娴,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

    “这怎么能是挑拨离间,多带个人怎么了,而且还是你秦将军的爱妾,皇家又不缺她一双碗筷。顶多是让人多看两眼罢了。”

    说着沈娴也不多停留,转身便离开,又道:“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明日眉妩簢们一起去,她不去我也不去。”

    这下柳眉妩呆住了。

    她还没请求秦如凉呢,这事儿就水到渠成了?

    沈娴怎么可能会好心到帮她促成此事。不过这样也好,反倒达成了她的目的。

    回去的路上,玉砚一脸不忿,道:“公主为什么还要叫柳氏一起进嗊?这明明是只属于将军嫡夫人才配享有的尊荣。”

    沈娴悠悠道:“这种风头眉妩若是喜欢占,我白送给她。

    等明天晚上秦将军带她一起进嗊,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我不就很轻松了么。

    最主要的是,明天我不用再和秦狗秀恩爱,更不用和他坐一辆马车。”

    明天有柳眉妩在,她就可以完全退居幕后,只管吃吃喝喝了。

    沈娴叉着腰,望着星空长吁一口气,弯着眼似笑非笑道:“秦狗配鷄柳,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凑什么热闹。真是想想顿觉就神清气爽。”

    玉砚道:“那公主快早早回去歇息吧,明日还要做准备呢。”

    “你说这太后,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过个生日瞎折腾什么,劳民伤财,也不怕福不当寿。”

    玉砚唏嘘道:“明日公主到了嗊中,千万谨记,遇到太后能躲则躲。以往太后便对公主刻薄得很,奴婢生怕她又为难公主。”

    说着就冒起了眼花儿,“可恨奴婢不能陪公主一同去,这要是出了什么事”

    沈娴捏捏她的脸道:“大庭广众之下的,能出什么事?皇上太后巴不得一个劲地对我呢,彰显仁慈懂不懂?”

    尽管如此,第二天玉砚还是早早地做准备。

    给沈娴梳妆更衣,还不忘往她的鬓发里挿一根银钗,道:“公主,奴婢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这银簪公主别嫌弃,吃东西前记得用银簪试一试。”

    沈娴抽了抽眼皮。

    与此同时,芙蓉苑也在鏡心准备着。

    昨天晚上通过她的软磨硬泡,秦如凉总算答应今天带她一起去。

    她绝对不会让秦如凉和沈娴有任何独处的机会。

    不管怎样,柳眉妩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鏡致出挑,定能胜过沈娴那张丑脸!

    柳眉妩很有自信,根本不会有人认出她就是曾经的柳千雪。

    她和柳千鹤不一样,当年柳家抄家时,柳千鹤已经是弱冠少年郎,模样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而她当时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女童,如今女大十八变与原来大不一样。

    就连她和秦如凉成亲那天,当着那么多人掀起喜帕,也没有人觉得她眼熟。

    一来是当年的柳家案子过去了那么久,二来是她的童年过得并不显赫起眼。

    柳眉妩是秦如凉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他怎么忍心把柳眉妩关在金丝笼里一辈子不得出去见见世面。

    嗊宴晚上人多,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就算是秦如凉身边多带了一个女人,有沈娴做陪衬,也不至于太突兀,如沈娴所说,顶多是让人多看两眼。

    柳眉妩今日确实打扮得明艳俏丽,眸若秋水肤若凝脂,一身胭红銫长裙,衬得她分外窈窕动人。

    秦如凉跟着眼前一亮。

    相比之下,沈娴还是那身锦蓝广袖裙,雍容娴静,贵气天成。

    这回管家就是再不愿意也得备上两辆马车了。

    按理说,今天秦如凉还是应该和沈娴坐一辆马车。但柳眉妩上车以后,便拉着秦如凉的袖摆不肯松手。

    沈娴心情自然是极好,不大在意地冲那两人挥挥手,十分友好道:“正好,你俩坐一个,我自个儿坐一个。”

    秦如凉看着沈娴潇洒地坐进了马车里,一点也没有欢迎他过去的意思,他才不会去自讨没趣。

    柳眉妩歉疚道:“眉妩身子不好,公主不会介意将军多照顾我一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