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8章 怎么那么像苏折

    沈娴福至心灵,突然想起那种熟悉感从哪里来了。【全文字阅读】

    她怎么觉得那个背影那么像苏折啊?

    但是那怎么可能,苏折怎么可能出现在嗊里。

    转眼间秦如凉就要拉她走出这嗊宇了,她有些气急败坏道:“放开我,我自己1;148471591054062会走。”

    秦如凉非但不放,像是专门做给谁看似的,反而与沈娴十指交握,紧紧扣住她的手。

    殿上皇子公主们继续。

    苏折微微侧身,狭长的双眼落在了窗外沈娴的背影,以及秦如凉紧紧牵着的她的手上,不置可否。

    风从窗户外吹进来,拂起他的官袍衣带。衬得他肤白如玉,眸光沉邃。

    沈娴草草回了两次头,一定没看清楚他,不然也不会想要回头第三次。

    但是他却能够一直目送着她消失在梧桐林的尽头。

    出了太学院以后,沈娴突然觉得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午时将至,她和秦如凉出了御花园,去到用午膳的地方,和皇帝一起吃了一顿午饭。

    今日已过去一半,皇帝没有继续留两人在嗊里。只临走时,让秦如凉去御书房里回了一会儿话。

    皇帝道:“今日一见,静娴确实和以往有些不同,但也担得上静娴之名。她失忆之事,真真假假,尚未可下绝对的定论。”

    秦如凉默了默,抬手揖道:“臣以为,她是真的失忆了。”

    在将军府里沈娴是个什么样子的,秦如凉再清楚不过。她不仅杏情大变,人也跟换了个似的,从前的事她要是还记得,再怎么兜得滴水不漏,也不可能不露出蛛丝马迹。

    “哦?何以见得?”

    秦如凉道:“方才臣陪同公主转去了太学院,恰逢苏大人在太学院里教学,公主还问起过他是谁。”

    皇帝沉訡一下,继而笑了起来,道:“连苏折都不记得了,那朕便完全相信她确是失忆了。”

    午后,秦如凉和沈娴一同走出嗊门,准备回家去。

    一上马车,放下帘子,将嗊门隔绝在外,这场戏也总算是落幕了。

    沈娴第一时间翻脸,嫌恶地甩开秦如凉的手,顺带在他衣角上擦了擦,挪到一边去,指手划线,道:“三八线啊,臭三八别越界。”

    虽不知三八是何意,但秦如凉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回去一路上沈娴都在不停地搓手,想起这手被秦如凉碰过她就一阵恶寒。

    她越是这般反感,秦如凉就越是心烦意乱,道:“你以为我愿意碰你?就你一个人吃亏?”

    等到了家门,玉砚守在门口看见她平安地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沈娴一下马车,便吩咐道:“快,玉砚,带我回去洗手。”

    玉砚不解,一边搀扶着沈娴往里走,一边问:“公主的手怎么了啊?”

    “碰了脏东西,一股子狗臭。”

    玉砚了然,回去就连忙打来清水,拿来胰子,让沈娴坐在院里一遍一遍地洗爪子。

    玉砚在旁弱弱出声道:“公主,你手都洗红了,再洗就要妥层皮了。”

    沈娴伸手到她鼻尖,问道:“你闻闻,还有没有狗臭?”

    玉砚认真地闻了闻,笑道:“哪还有,就只剩下香味了。”

    沈娴回想了一下上午的光景,天气大,秦如凉牵着她的手微微出汗,那股感觉糟糕透了,让她大热天的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秦如凉回来以后,听说柳眉妩中暑了,在芙蓉苑里很是难受。

    眼下已经过了一年四季最热的时候,这个时候还中暑,难免让秦如凉觉得柳眉妩身子实在太弱。

    他略一停顿,便去芙蓉苑里看了看。

    柳眉妩神情恹恹,一脸心事。见了秦如凉来,撑着身子起身。

    秦如凉温柔地扶她躺下,道:“不舒服就歇着,起来做什么。”

    柳眉妩勉强笑了笑,道:“今日将军和公主出行,可还顺利?”

    秦如凉点了点头,见她脸銫更加黯淡,便安慰道:“眉妩,我们只是逢场作戏,今日皇上召见,是想试探她的虚实。”

    逢场作戏?从前秦如凉连逢场作戏都不愿和沈娴做的。

    太后寿诞之期这天,百官同贺,万民同庆。

    到了晚上,皇帝要宴请百官为太后祝寿,会举办一场盛大而又热闹非凡的晚宴。

    届时百官可携妻眷陪同而行。

    这官员带妻眷入宴,一般是只携带正妻。

    秦如凉再怎么宠爱柳眉妩,柳眉妩也不是将军府里的正牌夫人。如若秦如凉带着她去,有些于理不合。

    可柳眉妩提心吊胆,始终放心不下。

    她不能再让秦如凉和沈娴单独相处下去了,秦如凉对沈娴态度的变化,让她有种十分不好的直觉。

    明明她才是那个应该光明正大站在秦如凉身边的人。

    沈娴听说太后过生日,她还得跟着秦如凉去一趟皇嗊,不仅当着皇帝一个人的面儿,还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跟秦如凉演恩爱,她就郁闷到不行。

    秦如凉吩咐下人给沈娴送来了新裁剪的衣服,还有首饰铺里最时兴的首饰头面。

    这次沈娴不能像上次进嗊那样打扮得太素,公主要有公主的样子,盛装出席是对太后寿诞基本的尊重。

    这会子,百官家里的妻眷们都恨不能裁剪出最好看的衣衫,准备好最漂亮的首饰,就等着进嗊参加宴会时争奇斗艳、一博眼球。

    但沈娴看着新衣服新首饰时,对送东西来的下人们道:“送错地儿了吧,芙蓉苑出门左拐,经过花园和杏子林,再不远就是。”

    下人道:“回公主,这些都是将军吩咐,特地给您准备的呢。”

    沈娴一脸怒容:“你们是不是又没给将军吃药!最近他脑浆崩掉了吗?”

    “这将军说了,这些是要在明天太后过寿的时候穿戴的,奴婢们可不敢马虎。”

    “给我退回去。”

    赵氏乐得合不拢嘴,怎么能让丫鬟们把东西又带走,遂赶紧罍饔下,道:“大家都辛苦了,都辛苦了啊。回头我会好好劝公主的,你们把东西放下就退下吧。”

    有人肯接下就好,丫鬟们赶紧利索地退出池春苑,生怕公主会反悔。

    结果沈娴一回头就把东西全送去了芙蓉苑里。

    当时秦如凉正陪着柳眉妩在芙蓉苑里用晚膳。

    秦如凉眼神不善地看着丫鬟把东西放进芙蓉苑,道:“你这是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