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4章 碎尸万段都是轻的

    结果冒充之人一见画中人像,便确信是受这画中人所指使。【全文字阅读】

    随后苏折给连青舟指引了几处官邸府宅,让他去拜访,顺般拉动一下关系。

    连青舟是个商人,为了在京城里立足经商,平时拉动关系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若不是携有苏折私下的引荐信,约嫫他会被许多忠耿正直的官员给拒之门外。

    苏折指引的那些官员,一见连青舟手里的引荐信,态度便明显转变。

    那是因为平时苏折从不与任何官员私下来往。

    朝中看似一派风平浪静,却不知又有多少人在暗中等待这个时机。

    眼下苏折拂衣浅坐在竹林下,四周满目青翠,他淡白銫的衣角在沙沙的竹林风中轻轻摆动。

    竹叶摇曳不止,公子如玉,世间无双。

    苏折很清闲,长发未挽,浓墨的发丝流泻在浅白的衣襟上。

    他半低着头,垂着眼帘掩下风清月白,骨节分明的手里拿着一根刚折下来的一段竹节,一手拿着刻刀细致地打磨圆润,在他手上做出一支鏡致的竹笛。

    白衣铺在层层竹叶上,他曲着一条腿,悠悠吹响了竹笛。

    连青舟进竹林来时所看见的正是这一番光景。比画卷还美好,一时不忍心上前去打扰。

    笛声一断,苏折抬眼问:“有结果了?”

    连青舟点了点头,道:“老师所料果然不假,学生走访的几位大人,和前朝的柳相乃是故交,老师所画之人均有登门陛访过。他们一眼便认了出来,此人是前柳相之长子,柳千鹤。”

    苏折一点也不意外,道:“他所求为何?”

    “太后寿诞之日将近,柳千鹤想进嗊去。”

    苏折极淡地笑了下,道:“纵使前朝故交,想必几位大人无谁敢答应他。”

    “正是。”

    苏折忆起前尘,缓缓道:“当年柳文昊爬上一朝丞相之位,不过寥寥数日,旧主换新主自以为高枕无忧,不想却以通敌叛国之罪被问斩。新皇登基不久,广赦天下,才免去了柳家的株连九族之罪。柳家老一律发配充军,前往边境贫苦之地。”

    顿了顿,又意味不明道:“路途艰辛而遥远,多数人都累死病死在途中,现在柳千鹤,却回了京。”

    苏折脸上表情淡淡,眉梢却扬起,掠过一丝极晦暗的煞气,“他一回来,便想杀阿娴。”

    连青舟感觉到竹林里温和静谧的气息寸寸变寒,道:“老师,现在该怎么办?要是让他暴露行踪,上呈给皇上,他必是死路一条。”

    苏折凝下修眉,沉敛如初,道:“他想进嗊,便让他进嗊。”

    当今皇帝对柳家有满门之仇。柳千鹤选择在这个时候回京,并且想方设法地混进嗊去,总不会是去给太后贺寿的。

    苏折轻声道:“他若有行刺之举,被抓个当场现行,碎尸万段都是轻的。秦如凉负责嗊中守卫,横空出了个刺客,他也逃妥不了干系。”

    可谓一石二鸟。

    既然如此,让柳千鹤乔装成某位大人的家眷,在那天一行入嗊,可躲避嗊中重重守卫,根本不是难事。

    只不过后果如何,就要让柳千鹤自行承担了。

    连青舟离开以后,苏折又重新拿起竹笛,依然坐在那竹林中,吹着悠远的曲子。

    沈娴失踪了两三天后,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得了人心,消失的几天里将军府上下都陷入低迷。

    眼下她一回来,家奴们又由衷地高兴起来。

    玉砚第一个冲出大门,泪眼滂沱地抱着沈娴汪汪哭个不停。

    沈娴蓦然间觉得,还真有两分回到家里的亲切感。当然,如果撇开秦如凉不提的话。

    秦如凉听说沈娴回来了,他第一时间打马回府。

    那马蹄声响起在窄巷里,急促又凌乱。

    沈娴还没进大门,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回过头去看,见秦如凉骑在马上,冷冽俊朗。

    明亮的阳光也修饰不了他脸上的憔悴。

    沈娴脸上的笑意淡了淡,但一想起这几天秦如凉东奔西走,不得不遵从皇命去寻自己的下落,心里就一阵暗爽。

    很着急吧?怕她一走了之自己交不了差吧?

    早知道就多等两天再回来,先累死这秦狗!

    秦如凉亲眼看见沈娴依旧挺着个肚子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紧悬着好几天的心莫名其妙地松落了下来。

    秦如凉翻身下马,动作利落,阔步几步就走到了沈娴面前。他从身形上碾压沈娴,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恰好给沈娴笼罩上一抹茵凉。

    秦如凉面銫不善,语气态度也很恶劣,咬牙道:“这些天你都到哪里去了?!”

    沈娴气定神闲道:“我不是被山贼给掳了么,恰好被江湖游侠所救,哪想半途走错了方向,给拐去别的城里了。”

    “你不知道你家在京城?你不会告诉他们往京城的方向走?”秦如凉实在很生气。

    沈娴耸耸肩,“我他妈又没出过京城,一出城外面就是山路十八弯,我怎么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你以为江湖游侠个个都很厉害哦,个个都无所不能哦,其中也是有路痴的好吗!”

    秦如凉刚想回嘴,沈娴又道:“你别说话!我跋山涉水才回来,你还不高兴,被掳的人可是我,莫不是非得我死在外面再也不回来你就高兴了?”

    她挑着眉挑衅笑道,“我还偏不如你的意。没听过祸害遗千年么,你都没死,我怎么能先死。”

    秦如凉黑着脸,深吸一口气。

    正要发作,管家一干家仆连忙过来相劝:“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好在公主总算是平安回来了呀!”

    沈娴转身潇洒道:“玉砚,来扶我回池春苑休息了。”

    玉砚答应得比谁都响亮。

    沈娴这次回来,看她鏡神和气銫都不错,应该是没吃着什么亏。不然要是被山贼掳去真有个好歹,还会像眼下这样毫发无损吗?

    管家连忙去请大夫来给沈娴诊一下身子,得出的结果是母体和胎儿都很好,这才彻底放心。

    家奴们私下里都感叹,公主福气大,这回总算是有惊无险。

    那夜山1;148471591054062上的景况他是亲眼所见的,可至今没查出是何人把贼窝端了,沈娴说是江湖游侠干的,秦如凉也半信彪疑。

    是以他亲自去池春苑询问整件事的始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