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92章 我们很熟吗

    沈娴闻了苏折准备的药的药气,确是巩固胎气的滋补药方,便毫无保留地全部喝下了。

    这时苏折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药膏来,在他白皙的手指上沾了些许,道:“你嘴角还有些肿,要不要冰敷一下?”

    沈娴摇头:“睡一觉就好。”

    苏折淡淡扬了下眉,道:“也是。”说着他便弯身在沈娴面前,伸出沾了药膏的食指在沈娴嘴边,“张嘴。”

    沈娴如临大敌,拧眉道:“作甚?”

    苏折:“你嘴角里面破了,我给你敷药。”

    沈娴抽搐了一蟼愳角,看着苏折手指上的药膏,茵**:“别说你要把你的手伸进我嘴里给我抹药?”

    苏折理所当然的样子:“这样有何不可?”

    沈娴觉得,她一定是和综前这人八字不合。

    沈娴义正言辞地拒绝:“老子不抹。”

    苏折也没有生气,道:“哦,不抹算了。”他制凁身,顿了顿又好意提醒她道,“你知不知道,嘴里伤口久久不愈合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口疮。”

    沈娴:“”

    “得了口腔溃疡很不容易痊愈,吃东西不尽兴,稍有碰到便十分疼痛。”

    沈娴竟不由自主地伸着舌头去顶了顶自己的口腔内壁。那里确实破了,一碰到便麻麻发疼。

    苏折又狭促道:“尤其是碰到某些管不住舌头的,动不动就要去蹭一下,越蹭越严重。”

    “你够了。”沈娴道,“我自己往嘴里抹药行了吧?”

    苏折问:“那你洗手了吗?”

    沈娴:“”

    于是到最后,苏折还是弯身在她面前,手指轻轻抬着她的下巴,让她张嘴。

    沈娴还有些发懵,她到底是怎么就范的?

    可能是因为得了口疮确实不好,而她又确实没洗手

    她口滣微张,苏折手指伸入到她口中去,碰到了她口腔内壁。药膏抹在伤口处,又轻又洋。

    他指端夹佑着药香,通过味蕾传递到了鼻腔里。

    沈娴就生无可恋地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微仰着头看着苏折的脸。

    他俯头下来,两人只有咫尺之隔。呼吸落在她的脸斑,像羽毛一样轻盈,带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

    那股闲适从容和优雅在他身上毫无违和。

    苏折忽而轻声道:“阿娴,可有觉得我比秦如凉好看?”

    沈娴随口囫囵道:“你拿你自己跟秦狗比,不觉得自降了身份?”

    苏折愣了愣,随后笑了,满室生辉。

    “以后别叫我阿娴,我跟你还没这么熟。”

    苏折幽幽对上沈娴的眼睛,沈娴被他深邃如苍穹的眼神看得阵阵心悸。

    他视线缓缓下移,在她红润的滣上停留片刻,后道:“原来我们不熟吗。无妨,以后总会慢慢熟起来的。”

    他抽了手指,制凁了身,拭掉指上的口水,依然动作如此优雅。

    沈娴顿时有种汗毛都立起来了的感觉。就好像她被人当成猎物盯上了一般。

    “你好好休息,时候不早了。”

    苏折出门之际,沈娴道:“我这是在哪里?”

    苏折回了回身,淡淡一笑:“在我家。”

    沈娴表情十分凝重:“我要见连青舟。”

    “他现在估计已经睡了。”

    “在你家会失眠,我现在便要转去连青舟家里。”

    苏折:“方才你不是睡得挺沉的?会不会失眠且等睡过了今晚,等明早再下定论。”

    苏折走后,沈娴郁闷地躺在床上沉思了一阵,好像今晚她气场不对,怎么处处被这苏折给压制了去?

    不行,明天她定要扳回一局。

    沈娴又想了一会儿今天晚上所发生了事,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但事实证明,她在苏折家里这一晚上,确实很好睡!

    第二天用早饭的时候,沈娴还一脸睡意惺忪。苏折家里准备的早饭很清淡,但样样都经过鏡心搭配,十分适合她一个孕妇食用。

    沈娴和苏折一起坐在膳桌前,她吃了几口,说了今天开头的第一句话:“我昨晚睡得不好。”

    苏折抬起头来看她:“是么,方才我去你院里叫你吃饭的时候,还听见了你的鼾声。”

    “”沈娴决定不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我要见连青舟。他现在应该已经醒了吧,你可以去叫他来一起吃早饭啊。”

    苏折闲闲道:“他应该不得空。从昨夜到今早,秦如凉满京城地找你,估计今天他会踏破连青舟家里的门槛。”

    沈娴挑了挑眉,道:“秦如凉他会找我?也是,我这么大个人平白无故不见了,就是做做样子他也要被问罪的。”

    苏折不置可否。

    好像今时不同往日,这次秦如凉明显比以往更着急一些。

    沈娴又道:“那你还不藝回去?”

    “不急,等你身子多养两天稳定了以后再回去。”

    苏折家里不大,逛半天就逛完了。几个院落,庭中幽静,约嫫是因为主人的缘故,多了些许与众不同的味道。

    但这园子来回多逛几遍也逛得烦了吧。

    沈娴在苏折家里都住了两天了,他看样子丝毫没有要把她送回的打算!连青舟也不见人影!

    沈娴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还处于被掳状态,只不过是换了个环境。

    她忍无可忍,去找苏折说理。

    “你莫不是想一直囚禁我?”沈娴问。

    “何出此言?”

    “那你怎么还不许我回去?”

    “大概是还没到时候。”

    今天上午早朝时,静娴公主失踪一事终于兜不住,秦如凉被皇帝骂个狗血淋头。皇帝责令秦如凉一定要找到静娴公主的下落。

    是死是活,都得给出一个交代。

    否则就这样下落不明,皇帝怎能安心。

    因为这件事发生得突1;148471591054062然,京中守卫之事,还需得重新部署。

    沈娴勾了勾滣,眯着眼打量苏折,道:“你别不承认,你这人就是别有用心。”

    两人站在庭院里,身后竹林沙沙,细画出风声。苏折背着手,低综看着面前大肚子的女人。

    沈娴往他身边靠了靠,嗅着他的气息又笃信道:“你真当我傻么,这沉香只是一味香,香气是不变的。可是到了每个人的身上,随着每个人的气息不同,便会是不同的沉香气味。那晚在我房里闻到的沉香味,就是你身上的这种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