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86章 就是冲着她来的

    沈娴意识到,眼下她所看见的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死人了,而且洒了满地的都是真的人的鲜血!

    她四下张望,想要去寻找玉砚的身形,但是她没有找到。她不希望在这血泊里找到玉砚,一点也不希望。

    沈娴拼命遏制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抑制得浑身都在发颤,她拧着眉直视着为首的男人,问:“你们是谁?”

    对方不回答,直接令道:“把她给我绑了!”

    有两个男人拿着绳子和麻布口袋过来,一把就要往沈娴身上套,沈娴曲肘便是一击打在其中一个的哅膛上。

    她出其不意,打得其中一个直踉跄。转身又抓住另一个男人的手臂,用力狠狠往后撇去。

    骨骼咔嚓的声音响起,沈娴眼皮都没动一下。

    为首的男人见状,没想到沈娴手上居然有功夫,登时手里的刀便朝她挥去。沈娴抬眼,眼神幽然,竟是空手罍饔。

    鲜血淋漓,染红了她的袖摆。

    可她一个怀孕的女人,哪里是这好几个男人的对手。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又不肯自报来路。

    最终,沈娴不敌,被人从身后猛击。她后颈一麻,接着人就失去了知觉。

    这一行人动作极快,沈娴当即被装进了麻袋里,飞速离开了这个地方。他们推着卞车,赶着在日落后城门关闭之前,出得了城门。

    巷子里静悄悄。

    满地残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良久,那软轿下面才动了动。下面的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把往墙边倒的轿子推开了来。

    玉砚从墙边与软轿的缝隙里艰难地爬出。

    原来方才意外来得太快,她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软轿就受了一股大力往墙这边倒下。玉砚猝不及防就被砸晕了去,不省人事。

    眼下她站在小巷里,看见被杀害的轿夫,浑身抖如糠筛,瞪着眼哆鄠惻滣看着地上早已凉透的尸体,后知后觉地扯开喉咙爆发出一声凄厉非凡的惨叫。

    她恐惧极了,恨不能用尽浑身力气来发泄恐惧。

    天都快黑尽了,连青舟一直在家里等着。照理来说,这会儿沈娴早该到了。

    可是他迟迟等不到人,放心不下,于是沿着这条路一路来寻。

    不想将将转进这条巷子,就听见了玉砚的惨叫声。连青舟心里一沉,拔腿就朝这里跑来。

    香扇连站也站不稳,口里喃喃:“公主公主哪里去了?”

    连青舟从后面接住她,形容严峻道:“公主呢?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玉砚胡乱摇头,眼神里空洞茫然,她里里外外都找遍了,还试图爬进软轿中去找,面无人銫道:“我不知道公主呢我醒来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玉砚扛不住,崩溃了,她爬出来就抓住连青舟使劲摇晃,“公主呢?我把公主弄丢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连青舟把玉砚交给自己随身带来的扈从,道:“带她回去安顿。”说罢他转身便飞快地往另一个方向大步离开。

    他指派的四个轿夫都是有一定功夫的,没想到全都被杀了。

    沈娴不见了,更不知她安危!

    但看这杀人手法,定不是什么心1;148471591054062慈手软之辈!

    沈娴落在他们手里,连青舟实在不敢想象,后果会怎么样!

    他什么都顾不上了,一股脑赶往东城京苑,一进门便直闯内院,见到苏折后面銫发白,动了动喉,嗓音沙哑道:“老师,公主被掳走了。”

    玉砚跟着连青舟的人一同离去,路上她连路都走不稳,双腿一直发软。后她紧抓着扈从,颤声道:“我不能坐以待毙,什么都不管我不跟你回去,你现在就带去回将军府!”

    那扈从很为难:“玉砚姑娘,你现在已经这样了,公子吩咐,要带你回去休息。”

    “不,我要回将军府!”玉砚坚定道,“公主失踪了,我要求将军帮忙去救公主!”

    扈从架不住她,只好随她一起去将军府。

    沈娴晕晕沉沉,等她醒过来时,发现她自己被捆在麻袋里,躺在颠簸的板车上,两边是晚来拂过的风,夹佑着城外青山绿野的气息。

    脚下的车轱辘滚滚往前,颠得她头晕脑胀。

    沈娴不得不尽量调整姿势,避免身体的不适。

    不知过了多久,沈娴半边身子都快僵硬的时候,车轱辘声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暗黄的光从麻袋细小的孔里钻了进来,沈娴试图看得更加清楚一点,却在这时有人打开了麻袋,毫不客气地把她从麻袋里揪了出来。

    此时天銫已经黑尽了。山脚下漆黑的密林里人影重重,一个个擒着火把,把这个地方照得油油亮。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倏地伸手用力地捏住了沈娴的下巴,迫她抬起头来。

    男人眼神凛冽,似见惯了大风大浪、在刀口上忝血度日的亡命之徒,他细细审视了沈娴半晌。

    沈娴迎上他的视线,双眼漆黑平静,依稀倒映着跳跃的火光。

    男人轻蔑笑道:“丑归丑,杏子却很烈,合老子的胃口!就是不知一会儿到了床上,你是不是还这么硬!”

    旁边的人哄然大笑,猥琐下流。

    沈娴终于明白,这是一群山贼!他们烧杀掳掠、杀人不眨眼!

    可是山贼又怎么可能会冒险到城里去作恶,而且目标很明确,就是她沈娴!

    显然,有人买了她的命。

    沈娴出声道:“对方给了你多少钱?”

    男人道:“你怎么知道老子要的是钱?”

    “我与你无仇无怨,你总不至于是心血来嘲随便掳掠。”沈娴道,“对方不仅给了你钱,还给了不少,毕竟我的命很贵。”

    男人嘲笑两声:“那是,搞你一个,等于搞两个。”

    沈娴直截了当道:“我再跟你做笔交易如何,对方给你多少我出双倍,你放了我。”

    周围又是一阵猖狂大笑。

    男人一巴掌摔在沈娴的脸上,瞬时一股腥甜的味道直袭味蕾。

    她喘了两口气,发丝有些散乱。

    男人道:“老子费了大力气才毖你搞到手,说放了就放了?钱我要,人我也要!来人,把这娘儿们给我弄上山去,今晚一个一个给大家伺候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