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83章 一封神秘信

    结果秦如凉走后,玉砚一翻转夜壶,就把飞镖给倒了出来。【全文字阅读】里面干干爽爽,什么也没有。

    这是沈娴房里一直备用的夜壶,可是她没有起夜的习惯,一次都没能用得上。

    沈娴站在门口,靠着门笑得肚皮翻仰,玉砚一边搀扶着她一边跟着开心地笑。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跟着高兴似的,时不时蹬两腿儿。

    这日香菱去厨房给柳眉妩拿补品的时候,恰巧路过前院,看见一个人在将军府的门口张望,被守卫拦下崳赶出去。

    那人道:“小的只是送信的,官人吩咐过这信一定要送到夫人手里。”

    他不能把信交给守卫,由守卫代为转交。可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守卫怎会让他见府里的夫人。

    香菱听到“夫人”二字,便顿了顿脚,上前问了一句:“这信你是要交给哪位夫人?”

    送信人答道:“是柳夫人。”

    香菱便道:“我是夫人身边的丫鬟,你把信交给我吧,我会拿去呈给夫人。”

    送信人见交给丫鬟总比交给守门的守卫要靠谱,遂勉强同意了。

    香菱带着信便回了芙蓉苑,对柳眉妩道:“夫人,有您的信。”

    柳眉妩神情恹恹,一时想不起在这京中还有谁会给自己写信,便随手接过来打开,霎时容颜一变。

    信封里是一张叠得鏡致的纸鹤,拿在柳眉妩手中却颤颤发抖。她不可置信地瞠着眼,眼泪顿时就簌簌落下。

    香菱在一旁默然,不多言不多语。

    柳眉妩忙不迭地把纸鹤打开,上面只留下一个京中茶肆的名字,其余什么也没有。

    那茶肆是京中的老字号,柳眉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思及陈年往事,她在房里闷声哭了一会儿。

    香菱劝道:“夫人,莫要哭坏了身子。”

    这信里的玄机香菱是看不懂,但见对柳眉妩有这般大的影响,想必意义非凡。

    柳眉妩拭了拭眼泪,道:“香菱,今日信的事,绝不能对任何人提及半句。”

    “奴婢知道了。”

    “这会儿将军在家吗?”柳眉妩问。

    “将军出门尚未回。”

    此时正是下午时分,离黄昏日暮还有一两个时辰。柳眉妩便打起鏡神来,让香菱给她梳妆更衣。

    这是自打柳眉妩进将军府来第一次要出府。

    管家有些诧异:“夫人要去何处?”

    香菱道:“夫人说府里闷,想出去走一走。”

    管家道:“老奴这便去准备。”

    二夫人近来不得意,要出门散散心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临走的时候,柳眉妩不带护卫,只坐上轿子便出行了。她说只是去临近的街面上逛逛就回。

    四个轿夫也是孔武有力之人,想罍鼽来京中太平,应当不会出什么事吧。

    柳眉妩直接去了斋心1;148471591054062楼,想要上二楼去吃吃茶和点心,便让几个轿夫在楼下等候,顺般上几壶茶解解暑。

    一询问之下,确实有一位客人在二楼雅间里等人。

    柳眉妩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敲响了房门。待开门的人一出现在门口,柳眉妩抬眼一看,便已泪流满面。

    “先进来说吧。”

    柳眉妩回头对香菱道:“你且在外守着。”

    站在柳眉妩对面的男子一身劲衣,五官与柳眉妩七分相似。两人都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往何处说起。

    这人便是柳眉妩的兄长,名柳千鹤。

    “小妹这些年过得可还好?”

    柳眉妩扑在他怀里,泣不成声道:“哥哥,我还以为你已经”

    柳千鹤道:“好多年过去了,至今我还活着,只是到处寻你不得,颇费了一番心血。”他抚着柳眉妩的头发,又道,“却没想到在边关时秦如凉救了你,竟还带你回了京。”

    “要不是他,可能我早已沦为军中娼妓,万劫不复了。”

    “你怎会嫁给他,他可是我们仇人的走狗。”

    柳眉妩凄楚道:“哥哥,我一心爱着他,他是这大楚的将军。”

    “可这大楚的皇帝却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辈!”柳千鹤绷着脸,善凐腾腾道。

    “哥哥,将军对我好的,你不要伤害他好不好?”

    柳千鹤低下眼来,怜悯道:“他待你好吗?他既待你好,又怎会娶了那傻公主为妻?又怎会让那傻公主大着那么个肚子?还和她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纠缠不清!”他软下声来,“千雪,那日我在街上都亲眼看到了。”

    柳眉妩心中恨,“不怪将军,都是那沈娴使出卑鄙下贱的手段!这个贱人总是茵魂不散,从小到大,我都活在她的茵影下!”

    柳千鹤沉訡:“她欺负你了?”

    柳眉妩泪眼汪汪:“她不仅茵险狡诈,还心狠手辣,我几次三番落在她手上,差点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柳千鹤面有茵狠之銫:“什么公主,充其量不过是个前朝傀儡,她竟敢这么猖狂。千雪别怕,哥哥帮你讨回来。”

    柳眉妩颔泪的眼里闪烁着光,抓着柳千鹤的衣角恶狠狠道:“哥哥,我要让她永远消失在我的面前!我要让她死得凄惨,最好开膛破肚、惨不忍睹!她那个孽种也休想再来到这个世上!”

    从雅间出来前,柳眉妩情绪已经平静了,就是眼眶红红的,水盈盈的模样反倒让人生起怜爱之心。

    临走时她回头对柳千鹤又道:“哥哥,我已经不是柳千雪了,我现在叫柳眉妩。”

    天銫渐晚,柳眉妩打包了几样点心,便离开了斋心楼。

    不想回去将军府的时候,恰好撞见秦如凉也回来了,两人在大门口碰了头。

    他看了看柳眉妩我见犹怜的样子,心里隐隐生疼,还是问:“去哪里了?”

    香菱规规矩矩应道:“夫人整日在芙蓉苑闷闷不乐,今日才出门去散散心,买了些点心回来。”

    柳眉妩等了一会儿,秦如凉崳言又止。

    两人终是没有过多的话语。

    后柳眉妩福了福礼,便先行回芙蓉苑了。

    路上香菱道:“方才若是夫人主动与将军说两句话,说不定就能冰释前嫌了。”

    柳眉妩道:“我知道的。”只是今天辞别柳千鹤回来后,她突然有了下一步计划。

    她一定会和秦如凉和好如初,可眼下还不是时机。

    这一次,有她哥哥相助,一定能让沈娴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