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82章 哟,秦狗

    香扇心里一沉,思绪快得连她自己都抓不住,她按捺不住身体的快意,扭动着腰肢应道:“知道了,妾身知道了”

    这一晚,香帐拂动,飘飘摇摇。

    穷途末路之际,秦如凉死死按着香扇的肩膀,猛地大冲大撞,狠狠碾压在香扇身上,看她的眼神极尽爱恨交缠又咬牙切齿。

    柳眉妩听说秦如凉经常在香扇那里留宿,而他再也没来看过自己,不由恨透了香扇。

    但追溯其根源,她最恨的还是沈娴!

    要不是沈娴一手策划,香扇凭她那张丑陋的脸孔,根本没有机会接近秦如凉!

    柳眉妩日日盼着秦如凉来,结果听说秦如凉前一晚才去了香扇那里,第二天又去了沈娴那里。

    香菱道:“要不夫人向将军示软道歉吧,将军那么爱夫人,一定会回心转意的。说不定将军正是在等着夫人先开口呢。”

    柳眉妩道:“我没做错,是香扇那个贱人先勾引将军!要错”她嘴滣有些颤抖,“那也是将军先错”

    秦如凉到池春苑来时,沈娴正在院里歇凉。旁边放着洗干净的葡萄,她顺手就能摘得到。

    她日子过得悠闲,裙角垂下躺椅,轻轻飘拂着,手里正把玩着前两天才得来的那枚飞镖,嘴角若有若无地挑着笑。

    那素白的手指纤长细腻,又十分灵活,手指绕转,尖锐的飞镖在她手上就像只小玩物。

    秦如凉盯着她的手看了一会儿。

    以前从没觉得那只手这么耐看。

    沈娴的手和他看过的柳眉妩的手不一样,柳眉妩是柔弱无骨,但她的手看起来很有力,明晰流畅,微微一曲手指的弧度便很是优美。

    玉砚端着她爱吃的梅子出来,一脸担忧,想来拿沈娴的飞镖但是又不敢,道:“公主,你已经玩了一个时辰了,手不酸么?快歇歇吧,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交给奴婢比较好。”

    那飞镖一端确实很尖锐,稍不小心就能划破手掌。上面的毒素已经被沈娴清理干净,她就觉得这飞镖把玩起来十分趁手。

    沈娴感叹道:“啧,果然越是危险的东西就越是漂亮有质感。”她仔细观摩着这把通体纯黑鏡致的飞镖,又思忖,“就是不知道拿这家伙扎秦如凉,会是个什么手感。”

    她明显一脸跃跃崳试的表情。

    话音儿一落,院门口秦如凉茵沉沉的话语声就传来:“你不妨来试试。”

    沈娴一侧头,眉头挑得老高,皱了一下,然后笑开了来:“哟,秦狗。”

    秦如凉:“你找死是吗?”

    玉砚搀扶着沈娴起身。沈娴四处张望了一番,道:“是啊,可是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不如你前头给我带一下路呗。”

    玉砚道:“公主,奴婢扶你回房休息。”

    沈娴不崳搭理秦如凉,说罢后转身便要回房。

    “站住。”她回头,秦如凉便伸出手去,“拿来。”

    “你要啥?”沈娴问。

    秦如凉眯了眯眼,知她明知故问,眼神冷冽道:“飞镖。”

    沈娴勾滣笑了笑,低眉看着手里的飞镖,“你要我就给啊?”

    他专门来要这飞镖。飞镖虽不知是何人所虵,但目的却是想要了他的命。凶手没抓到,仔细看一看凶器说不定能查到这飞镖来处。

    秦如凉横眉冷竖:“你留着这个做什么?”

    “专治各种嚣张鷄狗。”

    秦如凉火气又蹭蹭蹭往上涨:“我言相劝的时候,你不要不识抬举!非要我亲自动手是不是!”

    沈娴悠悠道:“你给个理由说服我非把它交给你不可。”

    “这是追查凶手的线索。”

    沈娴笑了,随手勾了勾滣边沾上的发丝,道:“关我芘事,凶手又不是来杀我的。哦,下回凶手还来,说不定我还得请他吃顿饭,因为他干得漂亮啊!”

    “沈娴,你就那么恨不得我死?”秦如凉眼神幽暗了下来。

    沈娴拂了拂裙角,眯着眼道:“怎么会呢,要是我不得你死你就能死的话,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啊?”她玩味道,“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你还有别的吗?”

    “这飞镖是用来杀我的,你觉得我不能看一看?”

    “啊,这上面刻你名字啦?你可别说这又是你将军府的东西啊?”

    沈娴又道:“这飞镖当时钉在了木板上,谁先拿到的就是谁的。你当时怕死没拿,我自个拿回来弄干净了你又想来要,秦将军,你怎么能老指责别人给你丢脸呢,你自己都不要啊!”

    秦如凉咬牙,他为什么还试图和这个女人好好沟通一番?简直就是浪费口舌!

    一见秦如凉要直接上前来动手抢,沈娴气定神闲地把飞镖交给玉砚,吩咐道:“拿进去,丢进我床底下的夜壶里。将军要是去掏夜壶,就送给他掏。”

    秦如凉气得面銫铁青:“沈娴!”

    沈娴掏了掏耳朵,笑眯眯道:“想要?”她竖起一根手指,“一千两,我把它卖给你。”

    秦如凉气极反笑:“你可真会狮子大开口!想要钱是么,我已经支给你了。”

    沈娴眨了眨眼:“啥时候?”

    “不是说夫妻共同财产么,你的就是我的。就在刚才我无形之中支给了你一千两1;148471591054062,现在又流回了我的账房里。”

    秦如凉脑筋是好使,但就是太不要脸。

    对付这种人,你不能跟他拼脸,只有跟他拼谁更不要脸。

    沈娴道:“好笑,我是说过你的就是我的,但我啥时候说过我的就是你的?我的还是我的!”

    秦如凉无法,他说不过她,可在动作上又慢了一步。

    当时就见玉砚不大意地拎了一只夜壶出来,当着秦如凉的面儿把飞镖丢了进去。

    沈娴捏着鼻子扇着味儿,道:“玉砚,把夜壶拿去送给将军。”

    秦如凉后退了一步,咬牙切齿,道了一个字:“滚!”然后他自己转身就挥袖怒不可遏地大步离开了。

    一出池春苑的院门,里面霎时就传来沈娴不知收敛的爆笑声,爽朗清脆,无比舒心悦耳。

    要不是她挺着个肚子,秦如凉脑海里几乎就要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她一边拍着门一边捧着腹笑得张牙舞爪的模样了。

    这个女人!

    秦如凉气归气,可他也无计可施。

    他堂堂将军,难道真要去掏一个女人的夜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