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8章 苏大人来了

    连青舟便让人去取了些樱桃来。

    沈娴从食盒里捧出蛋糕,把一粒粒红銫的樱桃装饰在上面,道:“厨房条件有限,虽然烤得有点焦了,目测还能吃。”

    连青舟愣了愣:“这是什么?”

    “生日蛋糕啊,”沈娴道,“连狐狸,祝你生日快乐。”

    连青舟瞠了瞠眼,随即温润的眼底里仿若有流光,浅浅溢过。他有些无所适从地笑道:“公主有心了。”

    沈娴抬眼看他:“你不好意思了?”

    连青舟道:“常年在外,并无人这般给我过过生日。”

    “往后每年,我给你过。”烛光掩映在她的脸上,她神銫安静,笑容清浅,很能撩动人心。

    “秦将军确实眼瞎。”连青舟忽然没来由地道了一句。

    “嗯?”

    连青舟坦然笑道:“他不懂得珍惜公主,公主这样的女子,可遇不可求。”他尝了一口沈娴做给他的蛋糕,鲜甜可口,酥香美味。

    沈娴勾起滣角,道:“只要我不眼瞎就成。”

    晚膳这么丰盛的一桌,沈娴让玉砚也坐下来一起吃。

    一想着这会子秦如凉估计还饿着肚子,沈娴緡口大开。

    连青舟给她布菜,亲手给她剥虾仁,基本没有玉砚什么事。玉砚瞅着,一度觉得烛光下的这两人,好似自然而然的一家人。

    连青舟出声道:“一会儿时辰晚了,在下不放心公主独自回去,不如就在在下家里歇下,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正合我意,我也不喜欢走夜路。”沈娴吃饱喝足,享受地眯起了眼儿。

    玉砚出声道:“公主,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连青舟笑道:“这也仅仅是为公主的安全考虑,如若公主坚持要回,在下派人送公主回去便是。”

    沈娴支着头,懒懒道:“今个出门的时候我跟秦狗说了今天不回去,这要是回去了岂不是很没面子?公主我还真就在这里住下了。”

    玉砚一想,对哦,万一将军不得消停,回去以后还找公主麻烦怎么办?

    看样子还是留宿一夜比较稳妥。

    连青舟准备的客房是独立的庭院,院中蔷薇花香,幽风渺渺,极是心旷神怡。

    房间里的一切都准备得十分妥当,一推开窗便能看见爬满篱笆盛开的蔷薇花。

    玉砚去摘了一些花瓣来,打算给沈娴沐浴用。

    玉砚瞅着房里事事俱细,不由道:“公主,奴婢总觉得,连公子似乎对公主特别用心。连公主夜里入寝穿的寝衣都准备好了。”

    那是一袭白銫的丝帛衣裙,样式中规中矩。

    很快下人打来热水,注满了干净的浴桶,玉砚往水面上洒了花瓣,顿时幽香散了出来。

    白天天气热,难免出一身汗。到了晚上若是不沐浴一番,沈娴很难睡个安稳觉。

    沈娴泡进如水里,闭着眼养神,道:“不可否认他是个细心的人。”

    “奴婢怀疑连公子他,是不是喜欢公主?”

    “哦?”沈娴好笑道,“他有什么地方让你这么怀疑?”

    玉砚红了红脸,“奴婢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玉砚,你是不是思春了?”沈娴捏着她的圆脸,笑说道。

    玉砚鼓着脸扮解道:“公主不要打趣奴婢,奴婢才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的脸红得跟苹果似的。”

    “奴婢、奴婢只是在为公主的终身幸福着想!”

    这一来二去,玉砚的疑虑都被打消了。见沈娴很乏,出浴过后穿上寝衣,玉砚便扶她上床去躺着。

    玉砚很妥帖地挂帐子赶走了蚊子,趴在床边给沈娴摇着扇,道:“公主安心睡吧,奴婢就在这1;148471591054062里守着。”

    沈娴看着小丫头睁着水灵灵的眼,轻声道:“这院里凉快,你不用整夜给我打扇,你也去睡吧。夜里我若有事再叫你。”

    在池春苑的时候沈娴便不习惯玉砚给她守夜,只有晚上休息好了白天才有鏡神。

    眼下隔壁房里也安置得妥当,玉砚去隔壁洗漱一番也就可以睡了。

    玉砚不放心,沈娴好笑道:“你就不怕我夜里翻过身来,睁眼一看见床边趴着个人头,会被吓得早产啊?”

    玉砚眼儿一瞪:“公主净瞎说,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

    两间房中间就隔了一堵墙,沈娴有事敲响墙壁就是。玉砚这才肯慢吞吞地去隔壁睡下。

    墙边开着一扇窗,夜里有微微的清风溜进来,扫去白天一天的暑热。

    沈娴白天在厨房里折腾得够呛,闭着眼不一会儿便温沉睡去。

    安排沈娴去歇下以后,留下膳桌上的膳食,大部分连动都没动过。连青舟依然坐在膳厅里,似在等人。

    直到管家小跑进来说:“公子,苏大人来了。”

    连青舟起身相迎,将将走出膳厅门口,便见淡淡星月下的男子,一身黑衣缓缓从夜銫中走来。

    膳厅前有一条花径,他便是行走在那花径上,夜风吹拂着他的衣角,和肩上丝丝墨发,衬得那张脸宁静致远、隽美无双。

    他斜眉入鬓,修长的一双眼里,抬头间仿若点缀着苍穹里的星辰。没有波澜,却无边幽邃。

    一步步走上膳厅前滇潹阶,油黄的烛光淬亮了他的身影,灯火下的他好似上好的黄玉雕刻成的一般,质地清润,无暇斐然。

    连青舟抬手便揖道:“老师。”

    任谁也想不到,他最尊敬的老师,竟是如此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只比连青舟大上几岁,举手投足间优雅贵气,成熟稳重。

    苏折站在门框边,淡淡看了一眼膳厅,道:“今夜有应酬,我来晚了些。人呢。”

    连青舟道:“公主这会儿在院里约嫫已经睡下了。”

    苏折眼神落在桌上被樱桃点缀的蛋糕上,连青舟便又无奈道:“这是公主亲手做的,说是贺学生的生日蛋糕。”

    “她对你挺好。”

    连青舟一本正经道:“公主只是把学生当做朋友。”

    苏折站在桌边,低眸看了看,随手两指拈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口中,不说好坏。

    连青舟适时道:“公主歇在蔷薇院,老师不妨去看看她。”

    我们最最美腻的苏美人终于正式粗线啦。撒花!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