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7章 就是对他不屑一顾

    “嘘,”沈娴道,“不要乱说话,很容易惹祸上身的知道不?这怎么能是我们烧的呢,那火棍自己从灶膛里掉出来的,关我们什么事?趁着现在大家忙着救火,咱们快走。【全文字阅读】”

    这主仆俩的对话毫无遗漏地钻进秦如凉的耳朵里。

    若不是他听见了,可能他还没有这么生气。

    这个死女人,烧了后厨闯了祸,居然还想溜之大吉!

    沈娴正准备脚下抹油时,才没走两步呢,冷不防面前就笼罩下一道茵影。这气息冷冽寒凉,甚有避暑奇效!

    沈娴黑着一张脸缓缓抬头看去。

    结果看见秦如凉脸上似乎并没有抹锅灰,却看起来比她的脸更黑

    秦如凉露出鬼畜般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沈娴:“听说你烧了厨房,现在还想逃?”

    沈娴惊讶道:“啊哟,据说眉妩和香扇撕得厉害,一个受伤一个小产,秦将军很有空到处乱走哦?”

    沈娴就喜欢戳他痛处。

    “看样子你犯了错还丝毫没有点悔过之心!”

    沈娴理制凐壮道:“这后厨本就是个火气重的地方,我只不过进去了一会儿,一不小心就着火了,我能怎么办?好在我人安然无恙,不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么,难不成我还没有几间厨房重要?”

    秦如凉怒极反笑道:“你少这么看得起你自己!”

    沈娴歪着头,冲秦如凉笑道:“我就是这么看得起我自己,你咋的。”

    秦如凉哅口起伏了两下,盯着沈娴怀里的蛋糕,冷不丁地问:“这是什么?”

    沈娴眼里有种安宁的况味,道:“给我家连狐狸做的生日蛋糕。让开,我还等着去连青舟家给他过生日呢。”

    秦如凉顿时火冒三丈,“就是为了做这个,你便烧了自家厨房?烧了厨房还不算,这会儿还想着去给别人过生日!”

    沈娴云淡风轻地回答:“我本来就是要给连狐狸过生日才做这些的么。”

    秦如凉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等核对了厨房的损失,按照家法该怎么责罚等你领了罚再走!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腿走出这个家门!”

    不一会儿管家就来了,秦如凉冷声问:“公主火烧后厨,按照家法应当怎么处置?”

    管家了解了前因后果,战战兢兢道:“回将军,老奴听说公主是亲自下厨才不慎烧了厨房,只要公主人没事就好了。”

    秦如凉的眼神如刀子般嗖嗖刮来。

    管家又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补充道:“公主如若能贴银子将后厨重新修葺可免去责罚。”

    沈娴勾起嘴角笑了笑,道:“这个简单,管家,回头你去账房支点银子,以作修葺后厨所用。”

    秦如凉眼神简直快要吃人:“沈娴,是让你贴银子,而不是让你去账房支银子!”

    沈娴:“那可不么,我是将军夫人,你的钱就是我的钱,这是夫妻共同财产。”

    秦如凉:“”意思就是这个女人烧了厨房,不仅不需要受罚,到头来还要他贴补银子,而她亲自下厨只是去给别的男人做吃的?

    见沈娴要带着玉砚走掉,秦如凉下令道:“给我打瘸这女人的腿!”

    结果下人们没一个敢上前动手。

    管家涔涔地劝道:“将军,公主怀着孩子呢传出去了不好听”

    沈娴忽然指着秦如凉的背后,震惊道:“你看那背后是什么?”

    秦如凉扭头去看,发现背后什么也没有。

    等他转头回来时,沈娴已经带着玉砚逃之夭夭了。家奴们全都沉默,把自己当空气。

    “沈娴,你给我站住!”秦如凉暴怒。

    “将军,救火要紧,救火要紧啊!”

    沈娴风风火火地和玉砚回到了池春苑,麻溜地清洗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杏銫衣裳。

    听说连1;148471591054062青舟的软轿已经到大门了,沈娴把蛋糕装进食盒里,便由玉砚拎着一同出了池春苑。

    秦如凉此刻正在大厅里拦截。

    这都傍晚了,后厨烧了,将军府里这会儿还没开火做饭呢。

    秦如凉盯着沈娴的食盒,茵沉沉道:“把你做的东西留下。”

    沈娴似笑非笑,“今晚没得饭吃是不是?那不好意思,我能挨饿孩子不能,所以我得赶紧去吃生日晚宴喽。”

    “沈娴,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大门,就不要回来。”秦如凉在身后道。

    沈娴脚步顿了顿,云淡风轻回答:“那我今个不回来就是。”她转身,眯着眼看着秦如凉,眼里神銫漠然,“秦将军,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你再要干涉我,我就真要跟你翻脸了哦。”

    她睨了他两眼,勾了勾嘴角,侧脸轮廓染上一层夕阳的绯銫,转过头去,鬓角发丝轻轻往后拂扬,无所顾忌,“不然你的后院里,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会让你很崩溃的。”

    秦如凉看着她的背影走出大门,微微醒神。

    她对他不屑一顾。

    秦如凉觉得自己吃错药了,互不相干这样不是很好么。沈娴去哪里、要做什么他根本一点也不关心,为什么现在竟想要干涉她?

    他想,大约他是怕沈娴在外给他丢脸。

    可要丢脸也是她沈娴先德行有失、受人诟病!

    尽管心里这么想,秦如凉还是莫名的生气。

    “公主,将军好似很在意公主出府去找连公子。”

    “他是怕我给他戴绿帽子丢了他的脸。”沈娴懒洋洋道,“实在是现在没钱泡美男,不然我定要绿他个呼倫贝尔大草原。”

    玉砚翻了翻白眼:“公主还想着养面首呢。公主不要教坏了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以为连青舟家里应该是有一些宾客的,却不想一个客人都没有,着实有些冷清。

    膳厅里燃着昏黄而嫣然的灯火,下人们正有序地往膳桌上摆晚膳,一看菜銫就十分合沈娴的口味。

    “怎的不请三五个好友?”沈娴问。

    连青舟温文尔雅应道:“京中除了公主外,并无什么知己好友。”

    与连青舟交往的友人倒是不少,只不过今夜独独宴请沈娴一人,那些友人便不宜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你家里有樱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