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3章 必须为将来着想

    柳眉妩青葱手指指着沈娴,有些发颤道:“公主污蔑将军,将军岂会和这等蟼愾的女人在一起!将军昨晚就是在我芙蓉苑里!”

    沈娴笑了笑,道:“眉妩别急,兴许是我看错了呢。不过看香扇这形容,明显一副被吃干抹净的样子,她身上这些痕迹可骗不过大家,说明昨天晚上在湖边亭子里的女子确实是她。

    只要等将军回来问一问他昨夜是不是也在凉亭里,不就真相大白了?我相信秦将军敢作敢当,和香扇苟合的男子真要是将军,将军一定会承认的,如若不是,想必将军也不会乱背锅。到时候再行处置也不迟,眉妩你觉得呢?”

    从始至终,香扇都不曾为自己辩驳过半句。她卖足了可怜,亦博足了同情。

    柳眉妩想快刀斩乱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香扇处理掉。可恨的是,沈娴临时挿进来一脚,反倒让她弄巧成拙!

    现在好了,秦如凉又与香扇有了春风一夜的事再次传遍了将军府。

    柳眉妩不能随随便便再找个理由来处置香扇,唯有等秦如凉回来再说。

    按照秦如凉的杏格,自诩光明磊落,做过的事就不会否认。

    结果在傍晚时,秦如凉一回来便要与香扇对峙。

    此时没人关心香扇是不是真的在柳眉妩衣服上做手脚,显然大家更关心的是将军与香扇昨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就连柳眉妩自己亦只在乎秦如凉究竟承不承认。

    结局是显而易见的。

    秦如凉觉得对不起柳眉妩,却还是保下了香扇。

    因为他确实做过这回事。

    将军宠幸一个丫鬟无可厚非,这是将军的私事。香扇也因此而避免了被乱棍打死的下场。

    柳眉妩气势汹汹地来找香扇麻烦,最终变成了一场闹1;148471591054062剧,为府里下人们所津津乐道了好久。

    这一层窗户纸被推兤,秦如凉和柳眉妩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面对彼此。

    两人各自冷静了好几天。

    如果说上一次是一碗汤药害的,那这一次就是秦如凉自己没有控制好自己。

    虽然主子还没有确切地怎么处置香扇,但香扇的地位却无形地被抬高。平时看不起她的人都上赶着来巴结。

    香扇住在下人房里,但没谁再敢给她安排下人活。她可以在将军府里自由行走。

    香扇得到这一特权以后,第一时间便是去了池春苑。

    香扇道:“这次多谢公主及时出手相救。”

    沈娴躺在树荫下歇凉,闻言眯着眼上下打量着香扇,道:“当然么,我在你身上投了本钱。”

    “奴婢有一事不明。”香扇赧然道,“上次将军对奴婢如狼似虎,可是奴婢明白平素将军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奴婢怕像上次那样东窗事发”

    “你怕?”沈娴笑了起来,斜睨她一眼,道,“我看你不像是怕,倒像是尝到了甜头。你想知道我在你那盒香膏里加了什么东西?”

    香扇索杏就不再兜圈子了,道:“是,奴婢想知道。上次将军说奴婢身上很香,显然是那股香气让将军如痴如狂。而奴婢当晚身上就只擦了公主给的香膏。”

    沈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椅把,思忖道:“秘密配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香扇一怔。

    沈娴起了起身,双腿垂下地,似笑非笑又道:“这第一盒是我的投资,我可以免费赠给你,可第二盒第三盒,可不免费。”

    香扇抬头看着沈娴:“公主是想和奴婢做长期交易?”

    沈娴手指挑了挑她的下巴,悠悠道:“那就看你有没有本钱了。你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当上三夫人。等你当上了三夫人,还差几盒香膏?”

    香扇当然想当三夫人,她做梦都在想。

    可这些天秦如凉迟迟不发落。这样等下去,只怕夜长梦多。

    遂香扇道:“自从上次过后,奴婢就很难再见到将军了,还请公主指点。”

    沈娴道:“你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我可以在关键时候推你一把,但如果你把不可设想之后果再加诸在旁人身上,将来欠债太多是要还的。”

    “奴婢知道了。”

    从池春苑出来,香扇并没能得到她想要的。

    那盒香膏用完了,她不能凭此再去勾引秦如凉,而沈娴却连给她指明下一步路都不肯。

    只有等她当上三夫人,她才有机会再度霸占秦如凉。

    既然如此,她只好用她自己的办法了。

    沈娴暂不与她为敌,但也绝不想和她为友。她们之间只有利益关系。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香扇也绝不想多一个沈娴这样的敌人的。

    香扇回去仔细思量了一下,想起沈娴的大肚子,不由把心一横,打算豁出去了。

    如果她也怀了将军的孩子呢?

    香扇这时想起了马厩的那个憨厚老实的家奴。

    夜里她约了那个家奴到后花园漆黑的树林里。自从上次分别以后,那个家奴便对香扇念念不忘。

    奈何知道香扇成了将军的人,家奴便断了非分之想。

    可是如今香扇说,她想要个孩子。

    家奴又慌又怕,唯恐闯了祸事,却被香扇引导着往她身上去。

    最终家奴缴械投降,两人在小树林里勾缠了起来。

    家奴食髓知味,夜夜到了约定的时间便来此地与香扇相会,无人知晓。

    沈娴隔三差五就往连青舟家里跑。

    柳眉妩和香扇的斗争还没正式拉开帷幕呢,这前戏也酝酿得忒长了。

    沈娴没有戏看也没有热闹瞧,整天待在池春苑里都快要闲得发霉了,只有连青舟那里还是个好去处。

    连青舟也不避讳,居然也隔三差五地就派轿子罍饔沈娴。

    秦如凉闲下来的时候,居然还能想起自己时常见不到沈娴,询问之下,管家才道:“公主又去连公子家了。”

    这后院的事都快要烦死秦如凉了。

    香扇还不知道怎么处置,柳眉妩恐怕心里早已认定他是个负心汉,而这沈娴,都那么大个肚子了居然还成天想着往外跑!

    这要是传出去了,外人还以为沈娴和连青舟有个什么呢。那他秦如凉头上岂不是绿了一大片?

    真是想想都觉得火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