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1章 哪一个更重要

    她让香菱搬来镜子给她看看,结果她看见镜中的人一边脸肿得跟包子似的,颔恨怒得把镜子摔在地上,支离破碎。

    柳眉妩伤心崳绝地躺在床上,眼泪横流,脑海里回想的全是凉亭中不堪的一幕,以及沈娴欺辱她的光景。

    她恨得死死揪住床单,咬牙切齿道:“沈娴,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香菱抽噎道:“夫人打算怎么做?”

    柳眉妩侧目看着她,道:“等明早将军过来,今晚沈娴所做的一切,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香菱垂着头道:“奴婢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说。”

    “夫人是觉得将军更重要还是对付公主更重要?”香菱问。

    柳眉妩通红着眼,当然是秦如凉对她来说更重要!可是她要怎么面对?她想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想对付完沈娴再去管其他!

    但香菱道:“夫人,明日奴婢可以把今晚的情况如实禀告,可是倘若公主矢口否认,就像上次夫人落塘的那样,奴婢和夫人都没有证据”

    柳眉妩瞪着香菱,道:“难道我这一身的伤不算证据?!”

    香菱又细声道:“夫人,明日您与公主鹬蚌相争,最得利的却是香扇啊。难道夫人想和公主斗来斗去的时候,却让香扇钻了空子近了将军的身前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柳眉妩一愣。

    香菱道:“所以奴婢才斗胆问夫人,是和公主斗重要,还是把将军抢回来重要。”

    柳眉妩后知后觉道:“对,你说得对,香扇那个贱人都毁了容貌还敢勾引将军,我绝对不能放过她,更加不能让她得逞!”

    香扇算个什么东西!一只小麻雀,还真吧自己当凤凰了!

    柳眉妩整宿不能眠,到第二天容颜憔悴,清晨时分才浅浅入睡。

    秦如凉昨夜会澠,事后冷静下来才觉得有些懊悔。

    都是昨天那段舞惹的祸。

    可是香扇还年轻,昨晚被他折腾得够呛,上次是秦如凉不清醒,这次呢,他明知道是香扇却还所以秦如凉就是有火气,也不该对香扇发泄出来。

    后半夜时,秦如凉把香扇遣回去了,自己坐在亭子里冷静了半夜。

    天将明时,他才回主院小睡片刻,换了身衣服准备去朝事。

    路过芙蓉苑时,秦如凉脚步顿了顿,还是进去看了一看。

    香菱在外守着,正准备柳眉妩晨起洗漱的东西。见了秦如凉来,连忙福礼,道:“奴婢见过将军。”

    “夫人呢?”

    “夫人正睡着呢。”香菱道,“昨夜夫人为了等将军回来,睡得晚,连晚膳都没用。”

    秦如凉越发愧疚,放轻了动作进屋去坐了一会儿。

    柳眉妩似乎并没有醒,背对着他侧身朝里躺着。背影纤细而柔弱。

    秦如凉心生怜惜,怕吵醒她便没待多久,起身时在她耳边俯头一吻,轻轻道:“眉妩,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定好好陪陪你,把昨夜的生辰给你补回来。”

    柳眉妩动了动身子,没醒。

    随后秦如凉便转身出去了。

    香菱进来伺候时,道:“夫人,将军已经走了。”

    柳眉妩这才坐起身来,已是泪痕洒落、我见犹怜。

    她和香菱绝口不提昨天晚上的事,心里再憋屈也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此就不能给香扇任何的可趁之机,除非秦如凉主动把这件事向柳眉妩提起。

    可是秦如凉又怎么开得了口。

    所以香扇即便和秦如凉昨夜风流,秦如凉也暂不会给香扇任何名分。

    在这段时间里,香扇还是那个后院的劣等粗使丫鬟。

    柳眉妩只要不揭穿,她还可以堂而皇之地随便找个理由去后院处置香扇这个粗使丫鬟。

    在秦如凉想起她之前,柳眉妩要让她再不能爬上秦如凉的床!

    今天早上将军府还是如往常一样安静。

    沈娴睡饱了起来,听说秦如凉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明昨晚的事谁也没先抖出来。

    玉砚细致地给沈娴梳头,道:“公主所料果然不假,柳氏不仅没告发公主,连香扇的事也半句没提。”

    沈娴睡意惺忪,浅浅勾了勾滣,神态慵懒倦怠,道:“看样子是香菱把她给劝住了,这才是聪明的做法。”

    玉砚道:“往后公主可安枕无忧了,就让柳氏和那香扇去斗吧!”

    沈娴挑了挑眉道:“今个还闲不下来。”

    玉砚问:“为何?”

    “我若没猜错的话,眉妩没1;148471591054062挑眉秦如凉和香扇的丑事,不仅是艂愒己和秦如凉之间下不来台,更是趁秦如凉还没有给香扇名分之际,彻底把香扇清除了。”

    柳眉妩的一边脸擦了两次药,早上又冰敷过,总算是消肿了一大半,仍是红红的。

    她戴着一枚面纱,迫不及待地便带着香菱往后院香扇做事的地方行去。

    香扇给了婆子好处,婆子把该她干的活调到了下午,上午这阵香扇还在房中补觉。

    从凌晨香扇回来,婆子见她眉眼颔春走路也走不稳,就隐约猜到了点什么。

    香扇若是存心想去勾引将军府的男家奴,何须打扮成这副样子。她定是讨好位高的男人了。

    婆子不是不知道,香扇曾和秦如凉的那点事儿。

    若是将来香扇飞黄腾达了,婆子此刻刁难她,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遂婆子什么也没问,就让她回房休息。

    怎想上午柳眉妩就带着丫鬟过来了。婆子更加印证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柳眉妩面纱外的美眸茵沉,问:“香扇呢?去那把贱蹄子给我揪出来。”

    婆子不想引火烧身,赶紧进屋,不由分说就把熟睡的香扇给揪了出来。

    香扇跪在地上,抬头看见柳眉妩正高高在上地站在她面前,心头便是一慌。她容颜衣衫散乱,半敞的衣襟怎么也遮不住满身的痕迹,在柳眉妩看来刺眼极了。

    柳眉妩一字一顿地问:“香扇,你可知错?”

    香扇卑微地跪伏着,瑟瑟道:“夫人明鉴,奴婢不知何错之有。”

    看样子只要秦如凉不在,香扇也是咬死不会承认的。现在在柳眉妩面前承认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柳眉妩咬牙暗恨,明知香扇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是她又不能在这件事上惩罚香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