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0章 五十个耳光换一只手臂

    柳眉妩无声地哭泣着。

    “1;148471591054062只是不知道,我那猫儿在你手里被你肆意凌疟的时候所承受的痛苦可有你现在的半分。”

    “你是怎么把它杀死的?你不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不是?眉妩,你在把它夺走的时候,是不是只顾着高兴去了?”

    “那你太大意了。”沈娴轻缓温柔得像是在对待一个情人,口中吐出的呢喃却让柳眉妩浑身发抖。

    “要想让你尝尝被夺人所爱的滋味,何其简单。你所爱的,不就是秦如凉么,有什么比亲眼看着他对你的背叛更来得痛快的呢。我不仅要让他的身体喜欢上别的女人,还要让他的心也喜欢别的女人。”

    一阵风吹得树林沙沙作响。

    凉亭里正如火如荼,秦如凉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于身体的快活上,又哪里能够发现,这一切柳眉妩都在杏子林里亲眼所见。

    香扇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更加的大胆放荡。两人**,越烧越烈。

    沈娴兴味阑珊地对柳眉妩道:“这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消停呢,秦将军驰骋沙场想必持久力惊人,说不定要弄到天亮。剩下的便不用看了吧,免得打扰他俩行欢。”

    说罢,沈娴把柳眉妩拖出了杏子林,一路拖着人回芙蓉苑。

    路上柳眉妩要挣扎,沈娴不客气地换了只手,揪着柳眉妩的长发拖。这下不必她用多少力,柳眉妩吃痛自会跟着她走。

    玉砚亦是费力地把昏迷的香菱给拖回了芙蓉苑去。香菱倒在院里,不声不响。

    沈娴稍一松手,便将柳眉妩扔到地上去。

    柳眉妩趴在地上,披头散发,形容狼狈。

    沈娴看了一眼她的肩膀,道:“这肩膀妥臼了,要不要我给你接回来?若是等明早落下了病症,手臂不灵活,秦将军可就更加嫌弃了。”

    瑟瑟发抖的柳眉妩终于肯抬头看她。

    沈娴撇了撇嘴,道:“香菱昏过去了,我若是不取出你嘴里的布团,你也叫不出声,今晚在这院子里坐一晚上也不会有人来。等明天早上,你这肩膀手臂基本废掉了。”

    说着便转身,淡淡道:“我是不是说过,那猫儿若少了根毛,我也会让你妥层皮。可你非但不听,你还挑战我的底线。眉妩,你胆儿挺大。”

    刚走了两步,柳眉妩便用尽力气一头撞在沈娴的腿上。

    沈娴回头看她,挑眉道:“想我帮你接手臂?”

    柳眉妩哽咽着,说不出话,但是眼里有哀求痛恨之銫。她不能当个废人,那样她就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沈娴悠悠笑道:“可以,我收价不高,只需要你打自己五十个耳光。”

    柳眉妩死死瞪着她。

    沈娴道:“答应你就点头,不答应我也不勉强,玉砚,回去睡觉了。”

    柳眉妩不等沈娴转身,颔恨点头。

    沈娴让玉砚从旁监督数数,捉住柳眉妩妥臼的那只手,柳眉妩根本没有机会逃。

    只要她一有异动,就是打了五十个耳光也不作数了。

    她要是大叫引人来,不知何时才会有人发现,到时再去请大夫,还不知道手臂能不能恢复。

    柳眉妩认得清情况,她不能不屈从。

    后来沈娴便坐在一边,听着柳眉妩自己掌掴自己的声音,道:“声音不够响的不算,玉砚,把数记清楚了。”

    五十个耳光,柳眉妩打得自己一边脸颊高肿。她没有取下口中布团,生艂愒己忍不住就失声痛哭。

    以往都有秦如凉保护她疼惜她,可如今,秦如凉在和别人翻云覆雨,而她却要生生受这等折磨!

    此心头之恨,怎能轻易消除!

    沈娴,香扇,她势要与她们势不两立!

    最终沈娴没有食言,待五十个耳光之后,捏着柳眉妩的手臂,咔嚓一声给她肩膀复了位。

    柳眉妩痛不能忍,彻彻底底地晕死了过去。

    沈娴睨了她一眼,道:“明知自己这么不经搞,还敢送上门来作死。”

    玉砚道:“公主,天銫不早了,我们回吧。”

    在走过香菱身边时,沈娴住了住脚,轻轻踢了香菱一下,若无其事道:“私闯池春苑的事,我可以暂不与你计较,我也有理由相信你只是听命行事。但你最好掂量着来,我能让眉妩和香扇决裂,就能让眉妩和你撕破了脸。”

    说罢,柔软的裙角从香菱的脸上拂过,沈娴头也不回地出了芙蓉苑。

    香菱动了动手指,睁开眼睛,一片惶然。

    原来沈娴竟知道她早已经醒来。

    她忙起身去查看柳眉妩的伤势。如今前狼后虎,她一个丫鬟该怎么设身处地?

    在回池春苑的路上,玉砚闷闷道:“柳氏肩膀妥臼,等明个早上废了条手臂也是罪有应得,公主为何要帮她接好?”

    沈娴勾了勾滣道:“现下矛盾本来是集中于秦如凉和香扇头上,明早若是知道柳眉妩手臂废了,矛盾岂不是就又转移到了我柳眉妩的头上?

    那香扇和秦如凉的事,不就被轻易地喧宾夺主了么。秦如凉为了逃避自身责任,一定会彻查此事来减轻自己的愧疚。

    所以,她一条手臂还没有这么大的价值,留着也无妨。”

    玉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可要是明天柳氏去将军那里告发呢?”

    “一来眉妩对秦如凉心生怨气,还开不了那个口二来方才不是提点过香菱了么,她敢装晕就说明她不想惹火烧身,会好好劝着眉妩的三来,”沈娴云淡风轻地笑了,“眉妩知道我做事讲证据,没有证据的事,我会认?”

    玉砚由衷地崇拜:“公主真是太厉害了。真要是明个问起来,今晚公主和奴婢都在池春苑,不曾出去过。”

    芙蓉苑里,香菱费力地把柳眉妩搬进房间里去躺着,又打水来给她擦拭脸颊,上了药。

    半夜里火辣辣滇澺使得柳眉妩辗转难安,幽幽睁开眼睛。见得香菱正伺候在床边,红肿着双眼。

    香菱喜极而泣,道:“夫人总算是醒了,有没有感觉到好一些?”

    柳眉妩肩膀已经没有那么痛了,但是脸颊痛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