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68章 辣眼睛

    四周的白纱和她一起翩翩起舞,那光景看在秦如凉眼里,就是杏感尤物。

    方才从他一进亭子里来,搂她入怀时,便有了反应。他极少觉得这样新鲜活力。

    她身上好香,那股香气无时无刻不撩拨着,让他快要失控。

    在香扇犹还跳舞时,秦如凉喉结滑动了一下,忍无可忍,一手扣住她的手腕,猛力往回一扯。

    香扇猝不及防,几个疾利转身,便再次跌入秦如凉怀中。

    下一刻,秦如凉俯头便吻上来。

    香扇天旋地转,从未感受过如此深沉热烈的吻。就在她快要沦陷之时,秦如凉张眼冷不防看见一张和柳眉妩完全不同的脸,顿时所有热情都冷了下来,一把推开香扇。

    “是你。”

    香扇嘴滣红醴,呵气如兰,无辜又无措地把秦如凉看着。

    她脸上的疤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只余下浅浅的红痕。以为在这样的月銫下,四周垂了纱帐,秦如凉会看不见。

    而且今夜时机极其难得。

    香扇心一沉,连忙在秦如凉脚边跪下,道:“将军误将奴婢认作了二夫人,奴婢该死。奴婢没料到将军这个时候会来”

    秦如凉冷眯着眼看着香扇,道:“你没料到我会来?那你穿成这样,在这里跳舞是为何?”

    香扇垂着头,露出一段白皙的颈项,底襟衣领里的春光若隐若现,声音柔媚得能拧出水来,道:“奴婢新学的一段舞,若是白天跳会遭人耻笑,是以晚上偷偷在这个地方练习,奴婢挂上了纱,以为不会被发现的”

    秦如凉的视线有些不受控制地往香扇身上瞟。

    可恶的是,就算知道眼前的女人不是柳眉妩,他那股冲动也迟迟降不下来!

    可能是因为香扇今夜的香艳撩人彻底刺激了他的感官,他某个部位都昂扬挺立得发痛。

    秦如凉起身挥袖,强忍着那股不适,转身道:“罢了,这次就饶恕你,把东西撤了,回去吧。”

    见秦如凉要走,香扇连忙起身道:“奴婢送将军。”

    怎想她不知是跪得太久还是跳舞跳得太久,刚一起身双腿就发软,不受控制地往秦如凉身上扑去。

    秦如凉只得抱她个满怀。

    秦如凉快到了隐忍的边缘,“你好大的胆子,敢勾引我。你不是不愿做我的通房丫鬟么,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奴婢奴婢腿软”

    秦如凉被挑起了火,急需纾解。他垂头看见香扇脸上的红痕时,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沈娴的脸。

    若是那个女人也能像香扇这样

    该死!他竟有了更加强烈的反应!

    等秦如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顺手把香扇打横抱起,随即就坠在了亭中的长凳上。

    当他再度吻下去时,脑海里所浮现出的人不是香扇,也不是柳眉妩,居然是沈娴那个女人!

    香扇脸上的红痕他不觉得丑陋,反而能激起他异样的感官。

    反正香扇已经与他有过一夜,而今再有一夜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这事始终是他委屈了柳眉妩

    可是箭在弦上,天銫又这么晚了,柳眉妩说不定早就睡下了,他又怎么忍心再把柳眉妩从床上叫起来再欺负一番呢。

    这个香扇,身上的女人香和柳眉妩的不一样,竟叫他难以自抑

    当秦如凉压在香扇身上的那一刻,香扇就知道自己终于成功了。她手臂勾住秦如凉的颈项,极尽热情地回应。

    这个曾经对她来说遥不可及的男人,现在竟成了她的。

    这次秦如凉没有彻底失去理智,更没有那么粗鲁。他挑逗娴熟,轻而易举地把香扇浑身点燃,让她瘫软放松。

    香扇渐渐迷上了这种霸道簢柔。

    这样的男人,除了沈娴,谁不想要?他可是大楚女子梦寐以求的男人!

    林荫密处,沈娴抬手轻轻拨开树叶,看向那亭子。

    一双男女已倒作了一处。

    玉砚不屑道:“没想到香扇还真的勾引住了将军。只是这两人忒不要脸,居然就在这个地方苟合了起来。”

    沈娴极轻地笑了两声,道:“有点儿辣眼睛是不是?别看了,少儿不宜,快去叫人来。”

    玉砚一本正经道:“公主也不许再看了!”

    沈娴津津有味:“我已经成年了,为什么不能看。”

    “公主肚子里还有个未成年的!”

    “好好好,那我尽量少看两眼。快去,别耽误了时间。”

    玉砚再三叮嘱:“公主不能看!”随后急匆匆地提着裙角一路小跑着往芙蓉苑去。

    今夜柳眉妩盛装打扮,到如今都没等来秦如凉,难免心灰意冷。

    她晚饭没吃,香菱也跟着不能吃。香菱饿得浑身无力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尽量在旁边安慰着柳眉妩。

    没想到玉砚会在这时到芙蓉苑来。

    玉砚就站在院门口,笑笑道:“全府上下都知道二夫人今天过生辰,却没想到这生辰过得如此冷清。”

    柳眉妩站在房门口,怎想一个小小的丫鬟如今也敢来嘲讽她,正憋了一肚子气没地儿撒,容颜有些扭曲地尖声道:“贱婢,这是什么地方也轮得到你来冷嘲热讽?将军只要一回家来便会第一时间来我芙蓉苑,倒是你家公主,哭着求着想必将军也不会去!你有空在这里说风凉话,不如回去抱着公主哭!香菱,把这小贱婢赶出去!”

    不等香菱来动手,玉砚便主动往外退了退,故作惊讶道:“将军人回来了呀,可是却不见他第一时间来芙蓉苑呢。”

    柳眉妩脸銫变了变,盯着玉砚道:“你说什么?将军不来我这儿,难不成还会去了池春苑?”

    玉砚道:“就是将军想进池春苑,公主也会把院门关得死死的。眼下将军正在和人在湖边亭子里风流快活呢。”

    “这不可能!”

    “信不信随你,反正该说的已经说了,我就不打扰二夫人1;148471591054062休息了。”说罢玉砚转身便消失在了院外。

    柳眉妩顿觉一阵头重脚轻。

    玉砚的话像是一道惊天雷,翻滚在柳眉妩的心里。

    “不可能”她怎么能容忍那样的事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