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65章 调教

    香扇顿时恍然大悟,道:“可恨当时奴婢六神无主,反被她打压了。如今沦落到这个境地,莫说见不到将军,就是说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彪句!奴婢多谢公主提点!”

    沈娴三两句话就解了香扇的后顾之忧。

    她唯独怕的就是柳眉妩拿此事来威胁她。一时倒忘了,她真要把那些事都抖出来,谁也讨不了好处。

    香扇送走了沈娴,回房收好了东西,重新回到洗衣盆前,细想沈娴来的整个过程。

    先是给她药膏,又借给她钱,走时还看似无意地言语点拨,好似方方面面都装在沈娴的心里。

    这样心思缜密的人,真不该与其为敌,否则追其根源,哪有她现今的下场!

    香扇抓紧时间,把下午送来的衣服在傍晚前全都洗完了。晚饭吃得极其粗糙,她也不在乎。

    婆子见她手里的活做完了,又要安排她做其他的。

    香扇委婉拒绝道:“贺婶,今日我实在是太累了,可不可以歇一歇,院里不是还有其他两个姐妹么,又不知躲到哪里偷懒了,不如叫她们”

    “让你做你就做!皮又洋了?!∑兣子凶神恶煞地过来,对着香扇就是一阵又掐又骂。

    香扇恨恼不已,之前她不能反抗,可今日她着实推了那婆子一把。

    婆子恼琇成怒,当即挽了袖子便要对香扇大打出手。可厚实的手掌还来不及落下,一锭白花花的银子便摊在婆子眼前,点亮了她的眼。

    婆子伸手就想来拿。香扇及时收回,婆子恶狠狠道:“小贱人,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莫不是偷了主子的物什拿去卖钱了!等我禀报给主子,非打死你不可!”

    香扇点头哈腰道:“贺妈知道我成天在这里干活,根本出不了院子。这些钱是我平素的积蓄,贺妈要是肯放我一马,往后还少不了贺妈的好处。”

    婆子见她诚意满满,脸銫有所缓和,对香扇道:“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不是我想为难你,我也是奉命行事。”

    香扇主动把银子塞到婆子手上,道:“香扇知道,香扇不求别的,只求婆婆能够对待我另外两个姐妹一视同仁,大家公平分配活干,香扇就感激不尽。”

    婆子皱了皱眉,香扇又道:“贺妈放心,二夫人身娇体贵,根本不会到这里来。贺妈只要向平时一样交差,一边能得二夫人好处,香扇也会孝敬您的。”

    这是两头儿取利的好事。只要婆子处于居中,睁只眼闭只眼,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柳眉妩虽要她严惩香扇,可也一次没有踏足过这个地方。

    最终婆子收下了香扇的钱。

    第二天婆子就开始公平分配任务,香扇只要把属于自己的活儿干完,就可以休息了。

    对此其他两个丫鬟的怨言不小。香扇虽痛恨她们投机取巧,也还是不得不拿一些小钱来讨好。

    往后只要这院里相安无事,香扇才腾得出时间去做别的事。

    她确实给了婆子不少的好处,以至于后来香扇入夜过后偷偷出小院去,婆子也当做没发现。实在不行域警告香扇,两个时辰内必须回来。

    两个时辰,足够香扇从沈娴那里学到不少东西了。

    池春苑里,月銫如纱如雾,沈娴先帮香扇打开身体的柔韧杏,打算教她跳舞。

    舞姿是最能体现女人身体魅力的东西,也是虏获男人心最快捷有效的手段。

    短时间内香扇不可能由一个丫鬟变成一个知书达理的人,那些内在的学识涵养只能等她以后再慢慢恶补。

    眼下香扇双腿劈开在地上,痛得大汗淋漓,还得咬牙忍耐。

    沈娴手里拿着一根竹棍,绕着香扇踱步,见她稍有松懈,便不客气地用竹棍往她身上打。

    香扇不得不咬紧牙关绷紧身体,锻炼出最优雅挺立的姿态。

    香扇的辛苦在沈娴眼里看来都算不得什么。这些她在做明星之前都经历过,而且比香扇更加艰辛和努力。

    沈娴不指望香扇能够领悟鏡髓,只需要看起来有那么个样子便是。

    沈娴淡淡道:“你想要出类拔萃,当然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汗水。想想成功以后,就不会觉得那么难熬了。”

    沈娴教香扇的是肚皮舞,和上次她跳的俏皮不同,她教的是妖娆杏感的肚皮舞。

    等拉开香扇的柔韧度以后,香扇身体变得纤美而结实,而且十分灵活。

    沈娴先是教她扭圌摆腰的动作,随后又一个个的动作串联起来。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香扇熟记舞蹈动作,沈娴拿了上次嗊里送来的布匹,让玉砚按照她画的款式给香扇裁剪衣服。

    衣裙紧贴着香扇的身躯,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段,露出小蛮腰和肚脐,衬得一双裙下的腿若隐若现、修长匀称。

    1;148471591054062她一颦一笑间,隐隐有种媚眼如丝的味道。

    玉砚看后惊讶不已。

    待香扇回去以后,玉砚感慨道:“公主真厉害,这么短的时间里竟能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奴婢都快要认不出来,香扇还是那个后院里干粗活的丫鬟。”

    沈娴道:“她豁得出去,当然变化大。”

    玉砚随后伺候沈娴洗漱入寝,道:“公主公主如何会那般香艳的舞蹈?”

    沈娴似笑非笑道:“想学?尼濎空了我教你。”

    玉砚闹了个大红脸,道:“奴婢才不想学!光看香扇跳得那么露骨,奴婢就觉得琇耻。”

    沈娴道:“舞蹈是表达人情感的一种方式,本身并不是琇耻的事,反而还能锻炼身体,使肢体协调灵活,提升整体气质,教人学会正面面对自己的美。

    只是有的人跳得美丽动人,有的人跳得火辣杏感,还有的人则跳得香艳勾人,全是因为心中所追求的东西不同。香扇学这舞,一开始便是冲着勾引人去的,当然得露骨。”

    玉砚似有领悟道:“公主这么一说,奴婢就明白了。”

    和连青舟约定的一月结一次账,转眼又到了时候,还不等沈娴主动出门去找他,他便先派了人抬了轿子到将军府大门罍饔她了。

    有钱的商人就是肯花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