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61章 如果当初

    赵氏眼眶浉润,道:“玉砚,你别说了。这事不要再在公主耳边提起,公主的情况才刚稳定下来,再受不得情绪起伏。”

    玉砚深吸一口气,簌簌泪落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只在这里说几句,回头在公主面前我就不再说了赵妈,我们继续埋吧。”

    沈娴躺在床上十分安静,她清醒地睁着双眼,眼眶微红。

    柳眉妩,你真是好样儿的。

    沈娴后来卧床几天里,没再问过任何一句有关那猫儿的事。

    赵妈还心存侥幸,沈娴是没认出那血团就是猫儿。

    可玉砚明白,她只是不说。她心里清楚得很。

    秦如凉对于沈娴动了胎气一事漠不关心,当时身边有柳眉妩陪着,他便只道:“动了胎气那是大夫该管的事,来跟我说做什么。有什么情况就去请大夫。”

    赵氏原本想将前因后果如实禀报。

    玉砚私下劝道:“还是等公主好些以后再做定夺吧。若是公主还卧床休养的时候,咱们先打草惊蛇了,柳氏反过来打压公主,可就弄巧成拙了。”

    猫已经埋了,无凭无据。

    况且她们又怎么忍心让那只猫儿死后不得安生,还要作为呈堂供证?

    赵氏觉得有道理,生怕柳氏在这空当又来生事,便将此事忍了下来。

    后还是管家亲自来询问沈娴的情况,问道:“公主的情况怎样?”

    “已经好些了。”

    管家道:“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讲。池春苑里人手不够,我再派了两个人过来。”

    赵氏见都是熟面孔,也就放了放心,道:“有劳管家了。”

    管家道:“公主这里你小心照顾着,将军不关心,可咱们不能放松警惕。要是皇上降罪下来,吃苦的也是咱们将军。”

    他们做下人的都想得通这个道理,秦如凉不可能想不明白。

    赵氏叹惜一声。

    秦如凉是铁了心不想要这个孩子。

    赵氏和玉砚丝毫不能松懈,往后池春苑里怎么也得留人看着。这样的事决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池春苑的人来禀报沈娴受惊跌到一事时,柳眉妩正和秦如凉和往常一样在亭中纳1;148471591054062凉。

    秦如凉的漠不关心让柳眉妩心里很受用。

    待回芙蓉苑时,柳眉妩步态轻盈婀娜,随手摇着小团扇,脸上流动的笑意比春光还灿烂。

    沈娴如今的状况,可不比刚怀上孩子的时候。这跌了一跤情况可不乐观。

    柳眉妩心情极好。谁让沈娴处处跟她做对呢,这一切都是沈娴自找的!

    柳眉妩柔柔笑道:“以前她不是很能耐么,怎么现在连床都下不了了呢。”

    香菱仍有些忐忑:“公主是受到惊吓才跌倒的,若是被知道那死猫是”

    柳眉妩暼了她一眼,道:“她沈娴不是一向要讲究个证据么,你去池春苑的时候可是有人看见了?”

    香菱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确认道:“奴婢肯定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不就得了,既然没有证据,又有谁会知道?我昨天便已告诉将军我把猫还回去了,现在那猫是死在池春苑沈娴的床上,关我们什么事?”

    香菱垂头道:“奴婢知道了。”

    她平素虽机灵,但却不曾做过这般害人的事。可是她的主子是柳眉妩,主子的吩咐她不能不遵从。

    香菱内心一直惶恐着。

    然柳眉妩却似看透了她的心思,又轻声道:“香菱,我知道你聪明。这件事是由你去做的,往后咱们主仆就真的是栓在一根绳子上了,要落水也是一起落水,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香菱点头应下:“奴婢知道。”

    “唯有我可以保住你,如若你也想习那香扇来背叛我,那么你的下场绝对会比香扇更惨。要知道意图谋害公主孩子,可是株连全家的大罪。”

    即便她的所作所为是柳眉妩授意的,可一旦东窗事发,她也难逃厄运。

    事到如今,她和柳眉妩是共损共荣的。

    香菱心下一沉,她已别无选择,只得道:“奴婢绝对不会背叛夫人的!”

    只是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柳眉妩夜夜不得安宁。

    不知是哪里来的猫,一到了晚上,便跳上附近的房檐,站在房檐上厉声嚎叫。

    柳眉妩噩梦连连,整日心神不宁。

    秦如凉便责令府里的人,一旦晚上有猫出现,全部打杀。

    后来附近的人家有养猫的只好繙黥了自家的猫,免得被殃及池鱼。

    这些事玉砚和赵氏本来就没打算告诉沈娴。

    晚间,沈娴靠在床头,玉砚给她喂药时,她忽然轻声道:“前几夜我听得这附近有猫叫,怎的今夜却没有了?”

    玉砚默了默,道:“公主安心养身子吧,夜里没有猫叫还能睡个安稳觉呢。”

    沈娴道:“可要听到那叫声,我反而能安心一点。”

    玉砚鼻子一酸,沉默。

    沈娴又道:“如果我早一点去芙蓉苑把它抢回来,小黄可能就不会惨死。可我总想着,我越是在乎,柳眉妩就越是要霸占它亏待它,那样反而是害了它。只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害了它。”

    玉砚忍着泪意道:“公主不要再想了。”

    沈娴又道:“早知如此,当初在后厨看见它饿得慌,就不喂它了。它自己去厨房里偷点吃的,也不至于会饿死。又或者说,后来它跟着你来到池春苑,咱们不养它,把它赶走,它也就不会死。”

    玉砚咬着滣,深吸一口气道:“公主,来继续喝药。”

    “你们把它埋在哪儿了?带我出去看看。”

    沈娴还下不了床,但玉砚知道今天若是不让她看,只怕她心里会一直惦记着。遂玉砚打开房门,站在门边把埋葬的地方指给沈娴看。

    沈娴只能远远地看一眼,灯火下她眼帘微窄,神銫平静。

    玉砚道:“柳氏做得太过恶毒,这几天恐怕是附近的猫都怨声载道地来声讨,将军怕影响柳氏休息,便派人守夜打猫,一经逮住緡活路。是以现在夜里才没有了猫叫声。”

    沈娴收回了视线,闭上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