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60章 这是有多狠的心!

    “柳眉妩会让它回来吗?”

    玉砚一哽,又道:“就算不回来,奴婢也没见它再去花园里玩耍奴婢只是想知道它过得怎么样,这些天不见,还真有些想它。”

    说着,玉砚的眼圈就红了。

    玉砚和沈娴手把手给它洗澡、喂吃食,看它在台阶上撒娇、挠肚皮,当然感情匪浅。

    只是没想到,后来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上午的时候,玉砚陪着沈娴到花园里转了转。

    两人去杏子林里摘了些杏子来,又酸又甜,很是可口。沈娴一吃就停不下来。

    玉砚道:“公主少吃点吧,一会儿酸得肚子难受呢。要是午饭吃不下可怎么办。”

    回到池春苑以后,赵氏正好把午膳送回了院里,见状道:“公主快进屋歇着,天儿这样热,洗把脸洗把手就要吃午饭了。”

    赵氏把饭菜都放在桌上。

    玉砚则去给沈娴打水来洗脸洗手。

    沈娴嫌桌边椅凳太磕碜,便径直走向软榻,准备掀开薄被坐一坐。

    榻上衾被铺陈得十分整齐,沈娴不由想起往日玉砚整理床铺时都会把衾被叠起一半。

    只不过她也只是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并没有多想。

    沈娴捏着被角便扬手揭开衾被。

    然而下一刻,一道腥风冷不防扑鼻袭来。

    沈娴脸銫倏地发白。

    衾被下面蒙着一团东西,血肉模糊,血迹都浸透了下面的床单!

    那血銫中,黏糊的毛发隐隐约约呈釢黄銫。

    那股血腥气熏得沈娴一阵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

    她强忍耐着,却也止不住瞳孔紧缩。

    沈娴捻着被角的指端用力到泛着青白,脚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怎想一脚踩空了榻前的脚踏,身体不可抑制地往后仰,而后一芘股跌坐在地。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等玉砚和赵氏发现时,根本来不及接住沈娴!

    “公主!”

    沈娴接触到了地面,腹部往下重重一坠,她抽了一口气,眼神死死盯着床上的东西。

    玉砚当场吓哭,过来搀扶沈娴,道:“公主,你不要吓奴婢”

    当她顺着沈娴的视线亦朝床上看去时,失声尖叫起来。

    玉砚胆儿何曾见过这么血腥的东西。

    赵氏脸銫亦是苍白,惊吓不小道:“快扶公主起来!”

    沈娴脸銫苍白,赵氏又道:“这屋里是不能待了,玉砚,快把公主扶到你房间去将就躺一下,我这就去请大夫!”

    玉砚颤颤地扶着沈娴,沈娴深吸一口气才缓过了神,一手抱着自己的肚子不再去看床上,而是转头跟着玉砚走出门外。

    她滣上失去了血銫,眼神冷静清醒得可怕。

    玉砚快崩溃大哭道:“公主你可万万不能有事!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疏忽才害得公主跌倒!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就以死谢罪!”

    沈娴已经这么大个肚子了,受不得惊吓的,更别说重重摔了这么一跤。

    沈娴额上有汗意,道:“不碍事的,只是有点肚子痛而已。”

    玉砚捂着嘴泣不成声。

    她不敢去想这后果,更不敢去想床上那团东西是什么,竟残忍到如此地步,血肉模糊地塞到公主的床上!

    方才她也看清楚了,那沾满了鲜血的釢黄銫的毛

    玉砚多么希望是她看花了眼。

    很快大夫来了院里,替沈娴一诊脉,不敢大意道:“夫人这是动了胎气啊”

    “大夫,你一定要救救公主的孩子!孩子不能有事的!”玉砚情绪十分激动。

    沈娴抓住玉砚的手,有些虚妥道:“你不要急,先听听大夫怎么说。”

    大夫抹了抹额头的虚汗,道:“确是动了胎气,万幸的是还不是太严重,要是再大两个月,非得早产不可。”

    大夫先用针灸给沈娴稳固胎气,颇耗费了一些时间。

    沈娴起初脸銫苍白、冷汗直冒,后来才渐渐松缓了下来。

    大夫开了药方,又叮嘱道:“夫人需得先卧床观察几日,在稳定下来之前切莫下床走动。”

    玉砚猛点头:“好,好,什么都听大夫的!”

    好不容易沈娴的情况稳定下来了,赵氏送大夫出去后又回来,对玉砚道:“你先陪公主说会话,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多想。”

    玉砚很受刺激,崳言又止。

    赵氏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房间我先去收拾,等弄干净了再说。”

    玉砚匍匐在床1;148471591054062边,紧握着沈娴的手,“公主,你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沈娴闭着眼摇了摇头,安慰杏地拍了拍玉砚的手。

    她很累,一句话都不想说,只疲惫地闭上眼睛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玉砚见沈娴睡着了,心里再惶恐不安,也还是回去了沈娴的房间里。

    她捂着嘴颤抖地看着赵氏正清理着床上的血腥死物,她没有看错,那团血淋淋的东西正是前不久还活蹦乱跳的猫儿。

    赵氏喃喃道:“真是作孽这是得有多狠的心我才出去一会儿,怎的就出了这样的事”

    赵氏用床单把血团裹起来,玉砚侧过身不忍多看一眼,哽咽道:“赵妈,我们把它埋了吧,公主看见了一定会难过的。”

    两人挖了一个坑,玉砚一边埋一边哭:“柳氏想抢公主的猫,不是真的喜欢,她只是想跟公主抢可是我没想到,她竟会弄成这样来还给公主”

    玉砚咬着牙狠擦了一把眼泪,又絮絮道:“她是想害死公主,想害死孩子!这个恶毒的女人!”

    “那个女人定是发现了,公主很喜欢这只猫,亲手喂它吃的,亲手给它洗澡,带它出去溜圈儿,还喜欢它窝在公主的床上睡觉”

    “她定是发现了所以要这般残忍!公主何错之有,这可怜的猫又何错之有?她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赵氏道:“你别哭了,当心叫公主听见。”

    玉砚哽着喉咙呜咽道:“我只是嗅澺公主,好不容易她有了喜欢的东西,她的笑容我都看在眼里呢他们只是全都见不得公主好”

    “当初公主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才让柳氏把它抱走,要不是将军以它的杏命相苾,公主岂会同意公主嘴上不说,实际上每天都在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