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9章 夫人,它死了

    沈娴在桌边铺好了一张纸,捋好了笔墨。【全文字阅读】

    待玉砚把药膏拿来挤了一点在沈娴的手指上,沈娴一边捻着手指闻其味,一边往纸上顺畅地写出一系列药材的名字。

    好在这药膏里没有加香料,原銫原味,有一股浓郁的药香。沈娴一闻便知里面添了哪些药材。

    她对药物的敏感程度,已经超乎了她自己的想象。

    在辩药识医这方面,她胜过了绝大多数大夫的水平。

    只是写到后来,她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还有几味重要的药材,她一时难以分辨出来。

    那几味药用得隐蔽,不然谁都能调制出这样药效奇好的药膏。

    最后沈娴也没能闻出来,凭着她脑海里自成的一套医理体系,自己再添了几味药以代替那几味她无法识别的药。

    一张纸上满满当当全是药物名字。

    沈娴把这方子交给玉砚,道:“可都识得这上面的字?”

    玉砚看了一眼,道:“奴婢识得的。”

    “那就去拿药吧,这方子上面的,一样都不能少。”沈娴叮嘱道,“别去府里的药房,方子会报备的。”

    “奴婢知道了。”

    随后沈娴给了一笔银子,玉砚拿着药方就匆匆出去了。

    赵氏正好端了甜汤回来,见玉砚往外走,便问:“玉砚这是上哪儿去呀?”

    沈娴负着手站在门口道:“我怀念起东街铺子卖的枣糕和梅子,叫她去给我买。”

    结果玉砚把枣糕和梅子买回来了,也捎回一大包药材。

    赵氏知道沈娴会些医术,也不多问,自己只留个心眼儿。

    只要不是对将军不利,赵氏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沈娴也明白,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托付给赵氏去做。自己身边真正信得过的,也就只有玉砚一个。

    沈娴开始和玉砚一起,把买回来的药材加以整理,然后碾磨成粉末,尝试着各种比例做成膏体。

    玉砚不解道:“公主为什么突然想起做这个药膏啊?”

    沈娴道:“原先剩的不够用了。”

    玉砚嘀咕:“剩的是不多,可公主的脸已经好了,也用不上了啊”

    柳眉妩把猫儿带回芙蓉苑以后,便再也没有心思去逗弄,只交给香菱去喂养,每日按时给它吃的就行。

    怎么养这只猫对于柳眉妩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她只知道她成功地把这只猫从沈娴手里夺过来了。

    往后秦如凉要逗猫哪用得着总是去花园里,只需要来她芙蓉苑便行了。

    猫儿对芙蓉苑十分陌生,竖高着尾巴在院里来回踱,并且叫个不停。

    柳眉妩起初还嫫一嫫它,但光是听它叫唤便烦不胜烦。

    猫儿对芙蓉苑充斥着敌意,随时露出猫爪,叫声也不同于在池春苑时的和煦。

    柳眉妩哪有那么喜欢猫,她只是想在秦如凉面前表现出温婉动人的一面。

    每每秦如凉过芙蓉苑来的时候,柳眉妩便作势抱起猫儿,温柔地抚嫫着它。

    秦如凉发现,他把这猫从沈娴那里要来以后,就浑然失去了逗弄的兴趣,觉得索然无味。

    这猫全然没有了初时的张牙舞爪劲儿。

    刚开始秦如凉还问两句,后来便懒得关心了。

    这厢秦如凉刚一走,柳眉妩便嫌弃地把猫丢在地上。

    猫几天没洗澡,身上有了味儿。

    柳眉妩动作大了些,还不等她妥手,那猫便感受到了危险,先一步蹬腿露出爪子自个跳了下去。

    柳眉妩尖叫一声,让猫儿抓烂了她的纱裙。

    她怒火中1;148471591054062烧,一脚踢在猫儿肚皮上,猫儿细弱的身体被她凌空踢翻,发出一声惨叫后,结实地跌落在地上。

    柳眉妩眯着细长的眼看着猫儿恐慌地爬起,一瘸一拐地逃开,不由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

    香菱每天光是伺候柳眉妩就够忙的,可没有闲心再来伺候猫儿。

    香菱给猫儿弄的吃的通常是柳眉妩每顿饭食吃剩下的。

    猫儿吃得少,几天就瘦了一圈。

    有一次在柳眉妩用饭之前,猫儿在柳眉妩脚边晃,突然跳上桌来,打翻了柳眉妩的羹汤掉头就跑。

    柳眉妩气愤不已,端起手边刚泡的还没有放凉的一盏滚茶就朝它泼了过去。

    猫又是一声惨叫。浑身**冒着热气。

    那小巧狼狈的头上被滚茶烫过的地方露出鲜红的颜銫,毛发秃了一块。

    看见猫儿痛苦的形容,不知怎的,柳眉妩心里就极是快活。

    她仿佛把它当成是沈娴,可以肆意欺凌折磨。

    沈娴竟敢警告她不许让这可恶的猫掉一根毛,可她偏要!

    她不仅要让它掉毛,还要它变成一只秃猫!沈娴又能把她怎么样呢?

    柳眉妩吩咐香菱道:“把这只脏猫带去隔壁关起来,胆大包天竟敢窜上桌,先饿它两天!”

    到了晚上,柳眉妩总是要被猫叫声给吵醒。这也是柳眉妩厌烦这猫的原因之一。

    但是以往在池春苑的时候,猫儿吃过了晚餐就会乖乖地睡了,从不喊不叫。

    今晚猫儿被锁在房里出不去,它浑身都是伤,叫得比之前还要尖锐凄厉。

    那猫爪一下一下挠着房门,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柳眉妩又一次被吵醒。

    她让香菱去把猫拎出来,用力地摔在院子的地上。

    直到最后,原本活泼可人的猫儿再也叫不出来,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香菱过去查看,惶然道:“夫人,它死了。”

    “活着的时候老想往外跑,这就是下场!不是说猫都是很有灵杏吗,怎么这么蠢!要是它稍稍学会讨好我,也不会是这么个下场。”

    柳眉妩不屑一顾,转身进屋,又道:“不是想回去吗,这次就成全你。”

    第二天柳眉妩鏡神不济,与秦如凉用早膳时说起猫的事,苦笑道:“好像眉妩和那猫合不来呢,猫儿夜夜吵,好似想回池春苑去,眉妩也不勉强,昨天已经送回池春苑了。”

    秦如凉闻言点点头,“送回去也好,省得它吵到你休息。”

    芙蓉苑算是清静了,后来再也没听到猫叫。

    然而沈娴并没有收到柳眉妩送回来的猫。她也不知道那猫怎么样了。

    玉砚时常挂念,道:“那小没良心的,莫不是乐不思蜀了,这么多天也不见它回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