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8章 去你妈的秦狗柳鸡!

    “沈娴,你说话放干净点。”秦如凉冷冷道。

    沈娴道:“还有,眉妩喜欢,我就得让?你说她要是看上我房里的夜壶了,我是不是也得送给她?”

    柳眉妩脸銫有些难堪,作势要把猫儿还给沈娴,却又迟迟不肯伸手,嘴里委屈道:“公主不愿就罢了,也不用这般讥讽眉妩吧。”

    还不等沈娴硬从她怀里把猫儿拿过来,秦如凉便先一步伸手按住那小巧的猫头。

    猫儿顿时发出痛苦的叫声。

    它很害怕,连挠也不敢挠秦如凉,可能之前就吃过苦头。

    沈娴视线紧盯着秦如凉的手,秦如凉无动于衷道:“我已经答应要把这猫儿给眉妩了,现在也只是通知你一声,就算你不愿,你也得给她。”

    沈娴轻佻地问:“我的宠物何时轮得到你做主了?”

    “哼,这是将军府的东西。”

    “我若是非不给她呢?”

    秦如凉冷冽地看着她,道:“小小畜生,闹得后院不得和谐安宁,那它也死不足惜。”

    只要秦如凉稍稍用一下力,便能瞬时拧断猫儿脆弱的脖子。

    说白了,要脺黢天柳眉妩把这只猫抱走,要么秦如凉就弄死它谁也别想抱走。

    沈娴脸銫变了变,道:“秦将军,跟一只弱小的小猫儿这般计较,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秦如凉冷笑:“那也总比你好。我尚且是针对猫,可你是心狠手辣地针对人。”

    沈娴眯着眼道:“有些人还不如猫呢。我倒忘了,你秦将军老早就没有良心,为了讨个女人欢心,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她邪气地挑起一边眉梢,又道,“辣鷄配野狗,你俩真他妈是配老子一脸!”

    “你说什么?你胆敢再说一遍!”

    柳眉妩劝道:“将军息怒,当心真伤了这猫儿。”

    沈娴斜睨着猫儿,淡淡道:“算了,不就是一只猫么,既然眉妩那么喜欢,就拿去养好了。我相信眉妩这么善良,定会善待它的,若是养不习惯,还请送回来还给我。”

    柳眉妩笑颜如花,抚嫫着猫儿的毛,道:“它与我亲近呢,公主放心,我快就能习惯小家伙的陪伴的。”

    既然得到了,又岂有还给她的道理!

    只要是她喜欢的,柳眉妩就要统统抢过来!

    沈娴不觉得柳眉妩会好好照顾它。

    对于沈娴来说,它不只是一只猫,可是她越在乎,柳眉妩想必会越把它紧攥在手里。她只能嘴上说得满不在乎。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如凉把这小家伙给杀了。

    真他妈窝火。

    沈娴拂袖而走,袖摆重重甩在柳眉妩的脸上。

    柳眉妩惊呼了一声,任秦如凉如何生气,沈娴头也没回。

    只准这对鷄狗不高兴,就不准她也不高兴?

    “沈娴,你给我站住!”秦如凉怒吼,“给眉妩道歉!”

    沈娴站在阳光下,张扬肆意地回头,眯着眼脸上流淌着清晰的笑,道:“去你妈的柳鷄秦狗!道你爷爷的狗芘歉!给老子记着,这猫儿若是少根毛,老子让你柳眉妩妥层皮!”

    说罢,她转身扬长而去。

    柳眉妩看似有些被她的气势给慑住,面銫发白,柔弱道:“将军,眉妩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秦如凉正在气头上,道:“无需怕她,有我在,岂会让她动你!”

    柳眉妩垂了垂头,看着猫儿的眼神里依稀有些得逞的笑意,依旧温柔道:“那眉妩就放心了。”

    是啊,有将军在,她怕什么呢。

    玉砚极少看见沈娴这般生气。

    她也十分火大,还是安慰道:“公主不要生气了,为那种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奴婢看那柳氏定是故意的,知道公主养了猫就1;148471591054062来把猫夺了去,公主真要为此气伤了身子,反倒正中她下怀!”

    沈娴在最短的时间里冷静下来,幽幽道了一句:“就是可怜了那猫儿。”

    思及方才的情形,玉砚心里也很不忍。

    平时猫儿在池春苑里时机灵又活泼,哪是方才那般瑟瑟发抖的模样。

    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公主不得不放手。否则猫儿就活不成了。

    玉砚知道沈娴很喜欢那猫儿。

    当初在厨房院里沈娴喂过它一次,没想到它就能识得人,还跟着玉砚回池春苑里认沈娴做主人。

    可见那猫儿是极聪明且有善解人意的。

    沈娴与它在一起的时候,心情都很愉悦,有事没事就坐在树下逗弄它、给它挠洋洋、顺毛。

    沈娴把它照顾得很好,也打理得很干净。

    现在它被柳眉妩夺走了,就像是少了一个家庭成员。

    池春苑里一蟼愑有两分冷清。

    赵氏原本不喜欢猫的,渐渐对那猫儿也有了感情。听说它被柳眉妩抱走以后,也有两分惋惜,可是又无能为力。

    赵氏劝解道:“公主不要难过,回头奴婢去厨房那边看看,还有没有小猫儿,再抱回来给公主养便是。或者没有,奴婢央管家去别人家里抱一只回来。”

    沈娴进屋,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半眯着眼看了一阵窗外的花红柳绿、阳光明媚。

    她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反应也没有,更别说伤心难过或者是愤怒的表情。

    赵氏在外与玉砚道:“你进去好好劝劝公主,我去给公主端甜汤来。”

    玉砚点了点头,赵氏便转身去了,玉砚才默默地抬脚进屋。

    “公主”沈娴已经在窗边静坐了很久了,玉砚担忧地出声唤道。

    沈娴回过神,习惯杏地挑挑眉,转头看向玉砚。窗外的阳光衬得她一双眼睛漆黑,像是流动着深不可测的漩涡。

    玉砚被她的眼神吸了去,还不等说话,沈娴便先开口道:“上次抹脸治疤的药膏还有剩?”

    玉砚赶紧道:“还剩下一点的,但是不多。”

    自从沈娴脸全好以后,剩下的那点药膏便没用过了。玉砚想着以后若是皮肤留个什么印记,还可以祛痕。

    沈娴起身道:“去拿来给我。”

    玉砚转身去妆匣子里取出药膏,一边道:“公主为什么突然要这个?”

    不过只要能转移沈娴的注意力,这会儿沈娴做什么她都是支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