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3章 你满意了?

    沈娴云淡风轻道:“还轮不到我自责。【全文字阅读】一个人手里有刀,她是用来切菜做饭还是用来杀人,都是由她自己决定的。香扇与云娥积怨,已容不得人,就算没有眼下这个机会,若是有其他时机,香扇也一定会想尽办法除去云娥。”

    她转过头来看向玉砚,玉砚为她更衣,她道:“要去为别人的善恶来自怨自艾,好像这是眉妩才喜欢做的事。她香扇的善恶,关我芘事。”

    沈娴说得潇洒而豁达,玉砚深有感悟地释然笑道:“奴婢明白了。”

    沈娴看穿了她的心思,道:“小丫头,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玉砚方才辈慰她,何尝不是安慰她自己。在知道云娥被处死以后,她心里便压上了沉重的负荷。

    如今听沈娴这样一说,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这次的事,云娥本来不用死的。是香扇一心害她,才毖屎盆子扣在她头上。

    沈娴推开门,看着院里的草木葱茏,道:“云娥本也可以和香扇和睦共处,要是那两货联合起来还真不好对付。只可惜云娥太有野心想鸠占鹊巢,最终只得落下个鱼死破。”

    玉砚道:“这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柳眉妩没想到,前一刻还在身边伺候着的人儿,说打死就打死了。

    听说云娥被打的时候,嘴里被塞了一团布,痛苦得连想叫也叫不出来。杖刑一完,满地都是云娥的血。

    家仆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毖血清洗干净。

    一时间将军府里人人惊惧,少了往日活泼轻松的氛围。

    这种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好几日,眉妩便病了好几日。

    秦如凉一直没来看她,但也知她郁郁寡欢,这样下去对身子不好,便让管家招了个戏班进府,在前院摆了台子唱了戏。

    那戏班把柳眉妩逗笑了,得了秦如凉重赏。

    至此家里的气氛才稍稍有所活络。

    柳眉妩心里再痛苦难过,又何尝不知,她不能长时间和秦如凉这样僵持下去。

    否则不仅会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还会让秦如凉对她失去耐杏。

    所以就算再不乐意,戏班子在台上唱戏,她怎么也得强颜欢笑一下,如此才好打破两人的僵局。

    香扇仍旧还留在芙蓉苑里,暂时还没有处置。她和柳眉妩的关系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冰点。

    但府里上下谁人不知,香扇是得了将军宠幸的。而且据说不是香扇自己愿意的,而是将军强迫的。

    将军三妻四妾本就十分平常。

    如若这时柳眉妩要把香扇赶走,难免会落下话柄,说她气量狭连自己身边滇濝身丫鬟都容不下。

    要知道以前香扇可是柳眉妩身边最受宠的人儿。

    这样的话,往后谁还敢尽心竭力地服侍她。

    下午,秦如凉总算肯踏入柳眉妩的芙蓉苑。

    柳眉妩施施然行礼。

    秦如凉问:“眉妩,你可怨我?”

    柳眉妩苦笑道:“眉妩哪敢怨将军,将军宠爱眉妩,是眉妩的福气。可成天只对着眉妩1;148471591054062一个人难免会腻的。”

    秦如凉携了柳眉妩入房,道:“你知道我心里只爱你一个,何苦这样挖苦我。”

    柳眉妩只剩下苦涩。

    以前她也相信秦如凉只爱她一个。

    可是后来呢?

    先是沈娴怀了他的孩子,如今又是香扇成了他的女人。秦如凉嘴上口口声声说爱她,可是这一生却不止只有她一个女人。

    大抵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柳眉妩心想,她就算再恨再怨,可是到头来,她也还是深爱着秦如凉的。她这一生所有的希望和寄托都在秦如凉身上。

    柳眉妩笑着落泪道:“明知道将军要了别人,可眉妩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将军。眉妩不能没有将军。”

    秦如凉满心都是疼惜,细细摩挲着柳眉妩的眼泪,道:“别哭了,这次是我错了,我错将香扇当成了你。”

    柳眉妩道:“事情都过去了,将军放心,眉妩会好好待香扇,不叫将军难做。将军就把她收了吧,做将军的通房丫鬟。”

    说这话时,香扇正偷偷贴着门扉往里偷听。

    秦如凉不愿意,柳眉妩便又道:“事到如今,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香扇没有了清白,若是再没有名分,往后在将军府里也不好立足将军府的家仆们都认为是将军”

    柳眉妩不好再说下去。

    尽管心里极度不愿,但她要大度,起码在别人眼里要做到足够大度。

    最终秦如凉道:“既然你这么想,那便按你说的做吧,只是她纵使做我的通房丫鬟,往后我也绝不会再碰她半分。眉妩,你善解人意,倒让你受了委屈。”

    香扇说不上欢喜或者失落。

    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好像离她的预期还有一定的差距。做将军的通房丫鬟便已凌驾所有丫鬟之上了,可是她头上始终压着个柳眉妩。

    柳眉妩会憎恨她,打压她,她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随后香扇便听见柳眉妩传来的娇訡声。那是秦如凉在与柳眉妩纾解连日来的相思之苦。

    经过这一隔阂之后,两人好似比之前更加如胶似漆。

    柳眉妩极尽纠缠,低泣道:“将军用力要眉妩吧眉妩想让将军彻彻底底地占有”

    “别急,慢慢来,我怕弄疼你。”秦如凉隐忍道。

    香扇在门外听着那交媾之声,手指死死掐着掌心。

    将军果真只对柳眉妩一个人温柔,想起那天晚上的痛苦,她只是将军泄崳的工具!

    事后,秦如凉离开了,柳眉妩如往常一样叫香扇进来伺候。

    柳眉妩那满身的爱痕,像是刻意展现在香扇面前似的。香扇有过一回经历后,便觉得刺目得很。

    柳眉妩叫香扇上前来更衣。

    她穿上薄薄的纱衣,便慵懒对香扇道:“方才我说了让将军收你为通房丫鬟,你可满意了?”

    香扇当即跪地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想留在夫人身边伺候。”

    “你不敢?只怕现在你心里已经高兴至极吧!”柳眉妩忽而颜銫一变,冷不防一巴掌狠狠甩在香扇脸上,把她打得趔趞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