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0章 疯狂的念头

    沈娴听玉砚说起香扇被罚去扫花园时,正好往画纸上添了最后一笔,她放下墨炭,坐在椅上伸了一个懒腰。

    “终于画完了。”

    玉砚很是不解,道:“这第二卷的内容公主为什么要画两份呢,只要交给连公子,让连公子去找人来照着画不就好了么。”

    沈娴笑眯眯地拿起其中一份,道:“这一份我自有用处。”

    “公主,奴婢扶你起身走走,坐久了不好。”

    “方才你不是说香扇在打扫花园么,咱们去花园里转转。”

    玉砚是看过漫画里的内容的,听沈娴如是一说,大抵便明白了沈娴的用意。

    天气热了起来,在后花园里打扫不是件轻松的差事,不多时便是香汗淋漓。

    好在花园里林荫遮路,香扇找了个树荫茂盛的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偷懒,一边擦拭着脸颊的汗水,一边将云娥恶狠狠地咒骂了好几遍。

    要不是云娥抢占了她的差事,她如今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

    而隔着一排树荫的另一边,是一条幽静。此刻玉砚正搀扶着沈娴在小径上散步。

    透过树叶缝隙,香扇的身影在那边若隐若现。

    香扇歇了好一会儿,起身正要离开,冷不防隔着树荫的对面传来了轻细的话语声。

    “公主,听说香扇被罚来扫花园呢,不知道今个会不会遇见她。”

    一句话成功地凝住了香扇的脚步。香扇恨得咬牙切齿,目光死死瞪向那林荫间穿梭的两抹身影。

    可不就是沈娴和玉砚。

    彼时沈娴寻了个干净的绿荫草地坐下,道:“云娥是个颇有心机的人,香扇和她硬来,自然要吃亏。”

    “公主何以见得?”

    “香扇什么杏子你我不知?她处处争强好胜,而云娥恰恰相反,沉稳内敛。香扇越是针对云娥,眉妩就越是厌烦她,可能连她自己都尚未察觉吧。

    想必之前不管香扇怎么刁难,云娥都不曾还手过,为的就是让眉妩和香扇反目,好让自己取而代之。”

    那头的香扇端地一愣,突然如醍醐灌顶,瞬时清醒。

    还真是这样,每次云娥在她手上都是吃了苦头的,但这丝毫没影响云娥继续在芙蓉苑里做事,反而使得柳眉妩更加亲近她。

    又听沈娴道:“香扇还在养伤期间,云娥可能就尝到了做高等丫鬟滇濔头,当然不想等香扇回来以后自己就要离开。所以她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香扇彻底被沈娴的话给吸引了注意力,竖起两只耳朵凝神静听。

    沈娴微垂着头,背对着香扇这边,却也知道她此刻比自己还心急呢,勾了勾嘴角又道:“听说云娥第一次去给香扇传话时便被香扇给打了,想必是云娥故意把话传得似是而非,也是故意挨了香扇的打。弱者才更容易得到同情,这便是她让眉妩疏远香扇走的第一步。”

    香扇恍然大悟,握紧了拳头,原来如此!

    先前她一心想找云娥的麻烦,却不知自己早已落进了云娥的圈套!

    玉砚见手里拿着一本书,便故作惊讶道:“公主也看这本小人画呀,将军府里的丫鬟们私下可都看这个,奴婢也看过呢。这里面有个婢女,让奴婢的印象极为深刻。”

    “怎么深刻了?”

    “奴婢倒觉得,这个丫鬟和香扇有些相似。丫鬟长得十分漂亮,先是受主子冷落,后来不甘为奴为婢,一日翻身做起了主人呢。”

    香扇听得心肝一颤。

    沈娴笑了两声,道:“香扇现在还只是个奴婢,与这书里的丫鬟有何相似?唔,不过你若说她长得漂亮,这一点我赞同。”

    玉砚鄙夷道:“可不是,奴婢私底下听其他家奴们评论,府里的丫鬟谁长得最漂亮,结果香扇排第一。”

    这种话谁不爱听,香扇虽然憎恨那边的主仆,却也忍不住伸手嫫了嫫自己的脸,抿嘴露出得意的笑容。她当然知道自己在丫鬟们中间长得漂亮。

    紧接着玉砚又道:“香扇现今只是个丫鬟打扮,还不知道她若是像柳氏那样鏡心打扮起来,会怎样明艳照人呢。说不定光彩胜过柳氏也有可能。”

    “丫鬟就是丫鬟,岂有鏡心打扮的那一天?”

    “可这书里的丫鬟,不就是靠着自己一步步努力而当上了主子么。不管怎样,公主还是防着点好,真要是尼濎她不甘做奴婢了,靠容貌和手段博得了将军的欢心,那可就难对付了。”

    随后沈娴就起身和玉砚一道离开了,却在离开的时候不慎将那本书遗落在草地上1;148471591054062。

    香扇迫不及待地跑过去捡起来看。

    要是能当主子,谁还想当奴婢。

    她若是得了将军宠幸做了主子,看她怎么收拾云娥那贱蹄子!

    还有柳眉妩想她为柳眉妩筹谋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柳眉妩却为了另一个奴婢而将她弃置在外。

    是柳眉妩先不仁,就莫怪她不义。

    香扇蹲在原地将整本由沈娴鏡心准备出来的漫画册子都翻完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沈娴站在树荫浓密出,素白的手指微微拨开间隙,云淡风轻地笑看着这一幕,随后转身道:“玉砚,你演技不错。”

    “嘿嘿,公主指点得好。”玉砚嘻嘻道看,“看样子她是把方才的话一字不漏地全听进了心眼儿里。就是不知道下一步她会怎么办呢。”

    “我也很期待。”

    香扇把书藏起来,随后也回去了。

    一旦动了念头,那种想翻身的渴望就会在心里扎根发芽、疯狂生长。

    她一路上都在疯狂地想,要想当主子,必须要先讨得将军的欢心。

    可将军的心一直在柳眉妩的身上,即便是得不到他的心,先把身子奉献出去也能让将军对她负责。

    就像这小人画里说的,要想得到,必须要先学会奉献!

    但香扇知道,即便是把自己干干净净地送上去,秦如凉也未必会要。所以只能使手段。

    书里提到了马厩,正好将军府里也有一个马厩。

    黄昏的时候香扇扫完了花园,才疲惫地回到芙蓉苑。她连柳眉妩的面儿都没见到,柳眉妩也没对她再关怀过一字半句。

    就只有悠娥站在屋檐下,冷冷地瞥着她,道:“夫人刚睡下,你就不要进去打扰她了。”说着嫌弃地掩了掩口鼻,“一身汗臭,还是赶紧回房去洗洗吧,免得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