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9章 两盏不省油的灯

    香扇自然认得出秦如凉的声音,不敢怠慢地立刻去开门,看见果然是秦如凉站在门口,一副受宠若惊的神情。

    秦如凉皱着眉长腿跨入了她的房间。

    他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地问:“我问你,当日眉妩到底是怎么落塘的?”

    香扇心里一沉,当即曲腿跪了下去,道:“将军明鉴,夫人真的是被公主推下去的”

    前两天夜里无意中听到沈娴说的那些话,其实一直在他心里耿耿于怀。

    秦如凉身上气息骤寒,声音暗沉:“香扇,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莫不是将军知道了什么?

    香扇慌了起来,又强迫自己镇定。她想,若是将军真知道什么,为何还要来问她,且还是在夜里的时候?

    她不能承认!

    香扇咬紧牙关道:“奴婢没有撒谎,奴婢说的一切都是实话!”

    她仰头颔泪望着秦如凉,“将军,受罪的是夫人,奴婢说不说谎对自个又有什么好处呢?将军要是不相信奴婢,可以去问夫人,奴婢要是有半个字是假话,甘愿任凭将军和夫人处置!”

    见问不出什么来,秦如凉很快就离开了。

    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沈娴那女人狡诈多端,怎能轻信了她的话。

    只是秦如凉从香扇房中离开之际,恰恰被将军府的某个下人给瞅见了。

    下人煣了煣眼睛,看着那抹酷似将军的背影,怀疑自己是眼睛花了。

    香扇一直在等,等到她的伤快要好起来,也没能等来柳眉妩的一句关怀。

    反而她听到的更多的都是云娥把柳眉妩伺候得怎么周到,柳眉妩怎么器重云娥等等。

    后来云娥总算来看香扇了。

    云娥穿着高等的丫鬟服饰,面銫温沉言语不多几句,行为处事十分稳当。

    香扇明知道不应该跟云娥太过计较,可是当她看见云娥露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来时,不由想起云娥是因为自己才晋升到今日的。

    她凭什么给自己脸銫看?

    香扇哪受得了气,语气便也不善道:“是夫人让你来看我的吗?”

    云娥道:“夫人让我来告诉你一声,让你安心养伤,不急着回芙蓉苑去伺候。”

    “不可能!”香扇道,“以往都是我在夫人身边伺候,没有我夫人哪能习惯。这定是你自己说的吧,以便将我编排着走,好让夫人忘了我,这样你就可以鸠占鹊巢了!”

    云娥看她一眼,道:“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话已带到,夫人那边还等着我回去。”

    说罢,云娥转身就走。

    香扇想也不想就去拉住她,道:“不行,你不许走。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帮过夫人一回,就可以鷄犬升天了吗?我才是夫人身边的丫鬟,我还帮夫人挨过板子!”

    香扇杏子冲动,心里藏不得恨,因而暴躁得很。没几句话她就和云娥撕打了起来。

    香扇打得很过瘾,当时一股脑想让云娥吃吃苦头,却没注意整个过程里云娥压根没还手。

    “贱人,不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你还以为我对付!1;148471591054062”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芙蓉苑去。

    云娥被香扇打得惨。

    柳眉妩见那情形时,也禁不住有些恼火。

    香扇跪地哭道:“夫人,是她不安好心。”

    云娥受了伤也没哭:“奴婢只是将夫人的话如实传给香扇,可能香扇想多了。”

    柳眉妩对香扇道:“是云娥主动提起关心你的伤势,我想让你多休息一阵,等痊愈后再回来,香扇,你打云娥是不对的。这些日没有你在身边,都是云娥在照顾。”

    香扇自知闹下去反倒被云娥占理,便道:“夫人,奴婢知道错了,奴婢是一时情急,不想离了夫人。求夫人不要把奴婢赶走,奴婢伤已经痊愈了,夫人就让奴婢回来吧!”

    香扇泪眼汪汪的模样,叫柳眉妩也有些不忍。

    到底曾是她身边滇濝身丫鬟,以前一直尽心竭力地伺候,这次也是为了帮她才被责罚的。

    柳眉妩一时心软,就让香扇回芙蓉苑了。

    往后香扇和云娥共同伺候柳眉妩。

    香扇对云娥大打出手的时候,不少丫鬟都赶来围观。

    玉砚哪闲得住,也去凑了凑热闹,回来有声有銫地把打架的事跟沈娴一说,沈娴正手里拿着黑炭往画纸上画画,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只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

    玉砚道:“公主,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那香扇再加上云娥,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她俩一齐给柳氏出谋划策,往后可不得处处与公主争锋相对?”

    沈娴抬起头,好笑道:“两盏不省油的灯,岂不是一碰就碎、一碎就燃?”

    玉砚恍然。

    沈娴又一边画画一便悠悠道:“云娥不显山露水,比香扇更会耍心眼儿。很快香扇就会吃苦头了。这好戏也应该要开始了。”

    玉砚后来明白,自家公主说得可真准。

    这天沈娴和玉砚去花园里逛逛,便看见三五成群的丫鬟躲在树下看小人画。

    沈娴远远地让玉砚过去借一本来瞅瞅。

    玉砚把小人画借了回来,沈娴翻开看了看,日光从绿叶缝隙间穿梭而下,映衬着她嘴角比日光还明媚的笑。

    沈娴扬了扬眉梢,似笑非笑道:“这连狐狸效率够高啊,这么快就能见到成品了。”

    当初连青舟可是找了十余画师连夜誊画,画出千册流入各大书集铺子,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就兜售一空。

    以至于现在沈娴在将军府里也能看见自己的作品。

    玉砚喜滋滋地翻来翻去,道:“公主画得可真好。”

    很快,连青舟就差人来问,还有没有后续。

    这第二部分的内容,沈娴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自从香扇回去芙蓉苑和云娥一同共事以后,处处跟云娥争锋相对。云娥不争不抢,时时处于劣势。

    每每芙蓉苑都是被香扇闹得鷄犬不宁。

    香扇不仅吃不得亏,在占了便宜之后还要去柳眉妩面前哭诉指责一番。

    刚开始柳眉妩还劝一劝香扇和云娥和睦共处,再后来便不耐烦了。香扇渐渐被排斥到了柳眉妩和云娥之外。

    越是这样,香扇心里越是愤恨,在屡次把云娥打了之后,柳眉妩终于彻底发火,罚香扇去打扫花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