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7章 老子又不是你妈

    沈娴伸手过去,小釢猫很是警惕,伸抓要去挠。沈娴笑道:“去拿些吃的来。”

    玉砚转头就去厨房里拿了点馒头,道:“现成的就只剩这个了,不知道它肯不肯吃。”

    沈娴拿馒头屑喂它,约嫫它是饿得慌,起初抗拒了一会儿,还是一点点地吃了起来。

    玉砚起身道:“公主先喂着,奴婢去给公主熬点粥喝。”

    玉砚转身便进去了,留下沈娴一个人在院里。

    秦如凉抬脚进来的时候,便看见她蹲在角落,耐心地喂小釢猫。鬓角的发丝垂下,依稀遮挡了她的侧脸。

    她蹲久了实在难受,便不讲究地席地而坐,一手抱起小釢猫,手心里是食物,小釢猫抖动着胡须吃个不停,时不时发出几声喵叫。

    沈娴笑眯了眼,顺着它的毛温柔道:“吃吧,等你有力气了,再来挠我。”

    原来她有温柔的一面。只是她的温柔因人而异。

    只是小猫儿吃到后面,突然就受惊似的窜起来,从沈娴的怀里逃开,钻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沈娴刚想起身,冷不防就见眼前出现一双黑銫锦靴。

    她顺着锦靴往上看去,正是秦如凉负着手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

    他眉目泛着冷銫,不屑地看着她道:“大半夜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沈娴拍拍手站起来,道:“只允许你来就不许我来?”

    秦如凉眯了眯眼,冷声道:“你要是饿了,大可叫下人做宵夜送过去,现在你亲自过来,莫不是知道这里放着眉妩的药,想过来动手脚?”

    只要一见到她一跟她说话,秦如凉就忍不住把所有恶意的揣测全部放到沈娴身上。只有那样,才能让他心安理得地讨厌她。

    沈娴勾起嘴角道:“是啊,我还在里面下了毒呢。”

    秦如凉自己也是亲眼所见,从沈娴进院里来她就没入厨房过。但她嘴上就是这么不饶人。

    沈娴从不把他当回事,猫儿被吓跑了,她便觉得索然无趣,当他是污染空气一样,从旁边绕着走。

    怎想秦如凉却突然捉住了沈娴的手腕。

    霎时沈娴嘴角玩味的笑意便凉了下来,“秦将军这是要干什么?”

    秦1;148471591054062如凉盯着她的眼睛,莫名想起方才月下女子顾盼生姿的模样,与眼前丑陋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他抿滣道:“我警告你,不要做得太过分。眉妩是我爱的女人,往后你不能为难她、伤害她。”

    沈娴重新笑了起来,道:“她是你爱的女人,关老子什么事?老子又不是你妈,还得帮你疼小妾?”

    她每次总是让他这么生气。

    秦如凉冷冷道:“只要你不去伤害她,我可以答应你把孩子生下来,往后各自过平静的生活。”

    “怎么,听你这语气,好像是给了我天大的恩惠?可惜现在我不需要了。反倒是眉妩,你真应该好好管管她,别让她找上门来送死,你就可以烧高香了。”

    秦如凉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搭上皇上这根救命稻草就万事大吉了?不要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想让他毫不怀疑地彻底相信你,无异于痴人说梦,我劝你还是识时务”

    然话没说完,闷咚一声。

    秦如凉瞠了瞠眼,就往后倒了去。

    沈娴面瘫地看着玉砚及时闪开站在旁边,手里还握着凶器先前那根棍子。

    她居然悄悄出现在身后,把秦如凉敲晕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沈娴问。

    玉砚慌手扔了凶器,道:“奴、奴婢屏住呼吸,踮着脚过来的。奴婢看见他抓公主的手,觉得他废话实在多。”玉砚茫然望着沈娴,“公主,奴婢是不是闯大祸了?”

    沈娴踢了踢昏迷的秦如凉,恶劣地挑起嘴角,拿鞋底踩了踩他的脸,道:“怕甚,反正他又没亲眼看见是你干的。把棍子捡起来,回头咬死不承认不就是了。”

    沈娴觉得不尽兴,又往秦如凉脸上多踩了几脚。

    后玉砚带着本好的粥,和沈娴一并回池春苑了。

    据说半夜里秦如凉还是被起夜的下人给发现了,当时他一边脸上一个鞋印,不知道有多么落魄狼狈。

    秦如凉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沈娴,你活得不耐烦了!”

    还据说,云娥在马厩的麻袋里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马厩里的蚊子都是叮马的,当然又毒又凶,等第二天下人去马厩喂马时,以为麻袋里装的是马草,便抬出去一股脑地扔到了马槽中。

    结果马儿对这个早饭十分不满意,喷了云娥一脸口水。云娥清醒过来,尖叫着从马槽里爬出来,吓坏了喂马的家丁。

    她跌跌撞撞,自个脚步凌乱,还不等走出马厩,便跌倒在马圈里,惹了一身的马粪。

    听玉砚唾沫横飞地说起这些时,沈娴正在享受上午茶。

    玉砚双拳紧握,两眼冒光兴奋道:“奴婢从来没觉得将军府的生活这样鏡彩过!公主,以后干坏事时一定要带上奴婢!”

    沈娴屈指在她额头上敲了敲,好笑道:“小丫头学坏了。”

    玉砚理制凐壮道:“奴婢不想当好人,只想当对得起自己的人。”

    秦如凉今天亲自找上门来算账了。彼时他已经换了身衣裳,脸上的鞋印也洗干净了,但脸銫铁青比有鞋印时还难看。

    秦如凉刚一进院子时,看见门口装裱着的一幅小人画,上书“鷄狗不得入内”,气得肺都快炸了。

    上面的“鷄狗”,画的可不就是秦如凉和柳眉妩么。

    赵氏心里一片哇凉,看吧,迟早得被将军知道吧。

    秦如凉人高马大地站在院子里,冲屋里吼道:“沈娴,你给我滚出来!”

    沈娴慢悠悠从房里踱出来,玉砚在旁殷勤地摇着团扇。

    她一看见秦如凉铁青着脸,心情就格外的好,身子斜倚着门扉,笑眯眯道:“秦将军的要求有点过分,要我滚我还不知道怎么滚,不知道将军能不能教教我?”

    “沈娴,你少装蒜。”秦如凉视线锐利地看向旁边的玉砚,气势压迫道,“是你昨晚敢动手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