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4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走出花厅,看着香扇有气无力地躺在长板凳上,她背后一片血迹模糊,抬起眼憎恨至极地剜着沈娴。

    沈娴顿了顿脚,垂眼睥睨着她,道:“放心,还死不了,不用这么瞪着我,很快你就1;148471591054062会感谢我。”

    话音儿一落,外面就闯进一个人影来。

    原来是苏醒后的柳眉妩知道香扇在这里受罚了,硬是强撑着起床,由婆子搀扶着过来。

    一看见香扇这副模样,她几近又昏厥过去。

    秦如凉见状一手拂开婆子,把柳眉妩接在怀里。柳眉妩倚于他怀中,哭得梨花带雨、苍白脆弱。

    秦如凉叫婆子把香扇抬下去,自己抱起柳眉妩便离开了。

    回到芙蓉苑,柳眉妩哭声凄凄:“为什么香扇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别哭了。”秦如凉温柔地替她拭眼泪,“香扇只是个丫鬟,养几天也就没事了。”

    柳眉妩道:“她虽是丫鬟,可眉妩和她亲如姐妹,如今她为了帮我讨回公道而被罚,眉妩的心也跟着受煎熬我知道她是公主,可是公主也不能欺我至此,这次若不是被发现,恐怕眉妩就再也见不到将军了”

    秦如凉搂着柳眉妩的身子,又生气又嗅澺。

    “从眉妩嫁进来伊始到现在,就没被公主善待过”

    柳眉妩哭了许久,不管秦如凉如何相劝都止不下来。

    秦如凉心里也憋着火,一时有些心烦意乱,后道:“眉妩,不要哭了。今日是嗊里的人过来,要保她的人不是我,而是皇上。”

    柳眉妩身子顿了顿。

    秦如凉又道:“将来若有机会,我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往后你也要离她远远的,绝不能碰她肚子里的孩子,否则,你也会大难临头,知道了吗?”

    柳眉妩眼梢挂着泪,形容颤颤。

    秦如凉脸銫缓了缓,轻声解释道:“不是我想留下那个孩子,是皇上一定要见到孩子平安出世。今天早朝过后,皇上已经警告过我一次了。”

    柳眉妩脸銫惨白,忙不迭地点头,道:“好,好,眉妩什么都听将军的。眉妩不想将军被皇上降罪,眉妩也不想离开将军”若是叫皇上发现了她的秘密,那她才是真的离死不远了。

    秦如凉欣慰地重新抱着柳眉妩,抚着她的发丝道:“眉妩,你相信我,我不可能和沈娴纠缠一生一世,将来我的身边,就只有你一个。”

    听秦如凉这么说,柳眉妩由衷地感到幸福和甜蜜。沈娴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秦如凉的爱。

    秦如凉就只爱她一个。

    只是柳眉妩没想到,就在不远的将来,正是秦如凉自己破了自己的誓言。

    回到池春苑不久,管家就清点了嗊里送来的东西,和着清单一起一并送到了池春苑来。

    这是皇上御赐之物,秦如凉就是再偏心柳眉妩,也不能给沈娴克扣了去。

    除了补品,嗊里还送了些布匹和首饰,全是内造之物,鏡致华美,独一无二。

    沈娴让玉砚把布匹拿去裁剪新衣裳,院里的三人都有份儿。

    赵氏跟在她身边,絮絮叨叨道:“下次公主去哪儿可一定要跟奴婢说,万一又发生这样的事,彼此还有个应对之策。奴婢不得不多说一句,公主明知道将军宠爱二夫人,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将军定要将气撒在公主头上。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产了,别的不求,奴婢只求个平安啊”

    沈娴依靠在躺椅上,双腿交叠平放,在赵氏的唠叨中安然闭上了眼睡去。

    等她一觉睡醒来,已经是傍晚了。

    白天天气晴朗,和风日丽,到了傍晚天边的晚霞绵延千里,将屋舍都淬得鎏金斐丽。

    “公主,快来吃晚饭啦。”玉砚摆好碗筷,招呼道。

    沈娴今晚已经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还让玉砚给她添饭。

    玉砚担心道:“公主吃这么多,晚上积食怎么办,现在可以少吃一点,一会儿要是饿了,奴婢再去给公主叫宵夜。”

    沈娴高深莫测道:“一会儿要去干体力活,当然得多吃两碗饭。”

    “干什么体力活?”玉砚问。

    吃过晚饭后,天銫渐渐暗了下来。看见沈娴去准备麻袋、绳子以及棍蚌时,玉砚仍是一脸懵苾。

    直到沈娴带着玉砚到出入芙蓉苑必经之路的草丛里蹲点儿时,玉砚才恍然大悟,公主这是要作案啊!

    玉砚有些担心道:“公主,咱们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要知道秦如凉时时要往这条路上经过去到芙蓉苑,这要是被他逮个正着,又发现这一系列作案工具,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不过沈娴的目标却不是柳眉妩。而是柳眉妩身边新晋的丫鬟。

    丫鬟叫悠娥,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上午把玉砚关进药房,后又在花厅里擅自出声的那个。

    府里趋炎附势想要挤去主子身边伺候的丫鬟多得是。恰恰这云娥胆儿大,又会拿捏时机。

    今天香扇被打了三十大板,连站都站不起来,怎还能继续去柳眉妩身边伺候。她回下人房里养伤去了,但柳眉妩身边少不了丫鬟,便点了云娥去伺候。

    沈娴啪地一下打死一只蚊子,平静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玉砚,对付那种人不要怕,搞出事儿来了,有公主给你兜着。”

    玉砚心里又暖心又担心。她瘪着嘴在一旁捏着袖子不住地给沈娴赶蚊子,道:“公主,为了个丫鬟蹲在这里喂蚊子,不值得!来日奴婢再去好好收拾她就是。”

    “不怕,今儿公主我有空。”

    芙蓉苑里的灯还明亮着。

    不一会儿便见一道修长挺拔的人影从小径那头朝芙蓉苑走去。光看那王八气质就知道是秦如凉。

    主仆俩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躲在草丛里眼睁睁地瞅着秦如凉从眼前路过。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当时沈娴就快忍不住一个箭步冲出去就一麻袋套住那秦狗,然后乱棍打肿他!

    玉砚按住她手里的棍子公主,别冲动!要冷静!

    沈娴活生生地按捺住了,看着秦如凉走进了芙蓉苑里。她现在的目标还不是他。

    秦如凉进去不久,就见云娥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