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3章 长相不够,演技来凑

    家奴循声往后看去,便自动朝两边分开。

    沈娴眨了眨眼,瞧见从外走来一个涂脂抹粉的男人,臂弯里靠着拂尘,穿着一身锦衣。

    当时她脑海里就冒出一个念头这是真太监吧?

    秦如凉身形一顿,他还保持着用匕首挟持沈娴的动作,这时叫那太监瞧了个彻底,想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太监愣了愣,从善如流道:“方才咱家过来,1;148471591054062见前院无人招呼只留了两个守卫,听说大家伙儿都涌入到这花厅来了,咱家便善作主张地也到这花厅里来瞧瞧,没想到竟如此大的阵仗。”

    沈娴又眨了眨眼,有种福至心灵的感觉。

    秦如凉感觉到身前的女人身子在瑟瑟抖动,定睛一看,整个人都僵了。

    他居然看见沈娴眨眼的功夫就淌出两行清泪来,速度之快,情绪之起伏,委屈可怜,哽咽出声,整个过程如行悠流水,根本让人猝不及防!

    这是自秦如凉和柳眉妩婚后,秦如凉第一次亲眼看见沈娴流泪。

    她轻轻颤抖着,一双眼似泉眼似的,只管不要钱地往外淌眼泪。这还是方才那个桀骜不驯的女人吗?

    不仅仅是秦如凉,就连花厅外的家奴们都傻眼了。方才的女人是钢打的,眼下的女人真真是水做的。

    确定她们是同一个人吗?

    玉砚呆了一呆之后,居然被沈娴的哭容所感染,跟着感同身受,眼睛一红就流下眼泪来。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自家公主有可能是装的,但公主就是哭得丝毫不做作!

    玉砚是个聪明的丫鬟,想起先前的处境,再偷偷往大腿上掐了一把,哭得很是带劲!

    她喃喃地说:“公主您别哭了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保护好公主”

    沈娴眉头一拧,心里却暗赞,小丫头有前途!

    沈娴抽噎着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好。谁让将军如此厌恶我呢。”

    她的声音竟可以细柔得似猫儿,夹佑着鼻音,能钻进人的心里,似猫爪在轻挠一般。

    那太监见状,露出了官方的嗅澺表情,道:“公主快别哭了,哭得奴才心肝都碎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秦将军怎的用刀抵着公主的脖子呢?秦将军,公主是弱女子,纵是不得将军宠爱,将军也不能够这样子对待公主啊。这叫盂家回去可怎么好交差呢,皇上定龙颜大怒不可。”

    秦如凉松开了沈娴,往后退了一步,面容冷冽刚毅。

    沈娴踉跄两步,玉砚连忙有眼力见儿地上前搀扶。

    沈娴不卑不亢隐忍道:“劳皇兄还记挂,请公公替静娴向皇兄表达谢意。今日之事无意叫公公撞见,到底是静娴的错,才叫将军如此生气,公公千万不要说到皇兄那里。”

    沈娴不是不会服软,她也可以低下她高贵的头,只是一切都得看她审时度势。

    越是叫公公不要说,只怕公公回头就在皇帝身边吹耳边风了。

    玉砚一听,露出愤然的表情,道:“公主,将军都拿刀架在您脖子上了,您怎还替他说话?您痴心一片,根本就不值得!”

    公公面容凉了下来,道:“玉砚,你是公主身边伺候的人儿,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玉砚便酣畅淋漓地说道:“今个柳二夫人不知何缘故落了塘,她身边的丫鬟非得说是公主推下去的。可我们公主今天一天不曾出过院子半步,哪能推她下去!可将军不信,非得要惩罚公主,可怜公主怀有五个月的身孕,将军不管不顾,要往公主身上打三十大板啊!”

    玉砚哭道:“公公,公主还有活路吗?若不是公公来得及时,将军就要挟持着公主亲自动手了!”

    “竟还有这样的事?这么说来,咱家还真庆幸来得是时候。”公公叹息一声,挥了挥拂尘,又道,“咱家今日是奉皇上之命,送来一些嗊中补品,好让公主安心养胎。皇上很是期盼着公主的孩子平安降世,可秦将军竟不顾公主有有而对公主动手,这让咱家回去不好交代啊。”

    不等秦如凉发话,沈娴便泪中带笑道:“公公,今日之事是场误会,将军也是听了贱婢谗言才发怒于我的,下次他一定不会了。”

    沈娴不着痕迹地把事儿丢给了香扇。

    话都这么说了,公公也不好再多言,只道:“将军得保证公主的平安才行,往后这样的事是万万不能再发生了。否则,皇上见不到孩子出世,一定会降罪于秦将军的,将军还是好自为之吧。”

    沈娴道:“静娴先谢过公公。”

    公公随即转头看向板上的香扇,道:“咱家看,这贱婢竟敢谗言公主,确实该打。今儿就由咱家做主,先赏她三十大板吧。秦将军可有异议?”

    这公公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儿,既然今天亲自登门了,还送了东西来,那便是皇帝的意思。

    秦如凉没有选择的余地,最终道:“来人,动手。”

    于是家奴上前用木棍按住香扇,另外两个家奴不敢敷衍地往香扇身上打板子。花厅里一度响起了香扇的惨叫,她双手用力地抠在木板上,掐断了指甲。

    公公见打得差不多了,便带着送东西来滇潾监一同离开。

    沈娴站在花厅门口,对家奴道:“今日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各自散了,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否则贵客登门毫无防备,还叫人瞧见了家门丑事。”

    家奴们赶紧撤了。

    沈娴由玉砚搀扶着,感受到身后的低气压,她回转了身去,看着秦如凉,若无其事地抬手拭了拭眼角的泪,眼神里重新流露出寡凉之意,悠悠道:“秦将军,从今儿起,你无权处置我肚里的孩子。你最好繙黥眉妩,要是再想打我肚子的主意,皇兄一生气,她日子就难过了。”

    “沈娴,你拽什么拽。”秦如凉眯着眼,“我倒没想到,你竟如此会演戏。”

    沈娴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老子就是演戏出道的。我不仅拽,我还能拽上天,秦如凉,往后日子还长得很,但不管怎么着,你都避免不了妻离子散的结局。这孩子你不要,有的是人要。”

    说罢,她由玉砚搀着转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