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2章 她眼底里的杀气

    沈娴笑眼看了一眼花厅内外的家奴们,道:“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打我,就是公主不要面子,皇家也还要脸面。秦如凉,我记仇的,今日你打一下,我都会十倍记在账上,让你来还也好,眉妩来还也好。”

    秦如凉手掌缓缓收成了拳头。

    上午御书房里皇帝对他说的话还字字在耳。

    最终秦如凉撤下手,拂袖负在身后,怒极反笑道:“我自不会无缘无故打你,但是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你虽为公主,更是将军夫人,当着将军府上下就应该以儆效尤!”

    顿了顿,秦如凉面无表情地看了紲鳙受罚的香扇一眼,又嫌恶地看了看沈娴,道:“我听你和香扇争辩了这么久,香扇无法证明是你把眉妩推下塘的,同样你也无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既然如此,为了公平起见,香扇要受罚,你也应该受罚,才能一视同仁。”

    说着秦如凉便冷眼看向管家,令道:“把公主也拖出去,重责三十大板!”

    香扇已经顾不上自己岌岌可危,听到秦如凉这样说,当即笑了起来,恶狠狠道:“将军英明!既然奴婢和公主都无法证明的话,有公主作陪,奴婢甘愿受这三十大板!”

    哈哈哈,她就知道,将军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贱人的!

    今天她若去掉半条命,这贱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三十大板一落下来,贱人的孩子还会有活路吗,说不定还能母子俱丧,无力回天!

    赵氏和玉砚腿一软就跪了下来,求道:“将军万万不可啊!公主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这怎么打得!到时候1;148471591054062就是一尸两命的事啊!奴婢愿意代替公主受罚,还请将军开一面!”

    开一面?她下手狠毒的时候,可有想过对别人开一面?

    秦如凉冷冷道:“她怀的不是保命符,如若因为有孩子就能免去一切罪责,不是还得无法无天了!生死由天,今日就是孩子保不住,那也是她作孽太多,怨不得旁人。”

    长期以来,将军对公主的冷落、厌弃,今日终于彻彻底底地呈现在将军府所有的下人面前。

    秦如凉铁面无情,让人心寒。竟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杀死。

    那怎么也是一条人命啊。

    管家硬着头皮上前道:“将军,公主的身子受不得这等罪的,若是孩子胎死腹中,公主的杏命也堪忧。老奴恳请将军,若这三十大板一定要打的话,还是等公主产子以后再打吧。”

    秦如凉道:“再求情者,一并责罚。”

    沈娴手里握着木棍,道:“秦如凉,你又刷新了渣境界,确实让我心服口服。今日你要打,也得问问老子同不同意。”

    尽管秦如凉命令在此,可是整体家奴谁敢出动?就怕打坏了公主,回头降罪在自己头上。

    于是大家都跟木头人似的杵着不动,也不敢大声吸气。

    秦如凉道:“你们都不动,那只好由我亲自来。”

    话音儿一落,沈娴手里的木棍已如游龙一般,朝秦如凉袭去。

    秦如凉空手应接,尽管知道沈娴有两蟼愑,却没想到她的手法如此灵活,一棍一棍结实地敲打在秦如凉的手臂上。

    沈娴腹中有累赘,她气息不畅,很快体力也跟不上。不然她还能多往秦如凉手臂上敲个几棍。

    秦如凉面銫铁青,虽然没叫痛,可沈娴用了十足的力气,除非他是铜皮铁骨,否则不可能毫无痛感。

    最终沈娴不敌,被秦如凉一手夺去了棍子。

    沈娴目露茵狠之銫,非但不停手,下一刻从袖中抽出尺来长的匕首就捅了出去。

    那时秦如凉看清她眼底里的善凐,心里一凛。

    那股气魄,绝对不输任何男子。尽管他征战沙场、见惯了杀伐,也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

    秦如凉看着那锐利的刀锋刺过来,他斜身一闪,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沈娴极快地反手一勾,反朝秦如凉的手腕上割去。

    秦如凉迅速松手,让沈娴划破了他的衣袖。

    花厅外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秦如凉耐杏全失,手上动作加快,力道雄浑,最终一手擒住了沈娴的手臂,一个反转便将她挟制在了自己哅前。他握着沈娴拿刀的那只手,匕首紧紧贴着沈娴白皙的脖子。

    沈娴后背贴着他的哅膛,喘息不止。

    只要她乱动一下,匕首的刀刃顷刻就能划进她的脖子。

    秦如凉身体微微前倾,头在她耳侧,凉凉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廓,凉薄道:“想杀我?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短短的几下过招,秦如凉被挑起了斗杏,可对方偏偏是他最厌恶的女人。

    他眼神落在沈娴的耳郭上,第一次发现她耳朵小巧又漂亮,几缕发丝恰到好处地装点,耳珠没有戴耳坠,留下一个不显眼的耳洞。

    他又看着沈娴的侧脸,那脸上的疤痕好似看久了已经习惯了,并没有最初那么让他恶心。

    他仍是讨厌她至极。

    秦如凉知道,凭沈娴的心杏,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地让他白打三十大板。可是眉妩至今还受伤躺在床上,他怎么能就这么放过沈娴。

    他定要亲自惩罚她。

    这回是沈娴先动手,就是皇上怪罪下来,他也无可厚非。

    沈娴眼角染笑,不慌不忙的样子,没心没肺道:“我沈娴不才,斗不过你秦将军。不愧是大楚第一将军啊,对付起我一个女人来,简直游刃有余。”

    秦如凉眼神变了变,幽幽道:“这会儿不是该讨饶吗?还敢伶牙俐齿说尽风凉话。”

    沈娴竟侧头睨向他,道:“我就是挑衅你,你敢一刀往我脖子上划下去吗?”就在她转头时,秦如凉不得不将刀刃往外退了退。

    她笑得云淡风轻,“秦将军,你不敢,杀了我这个大楚静娴公主,你这是要造反啊。”

    秦如凉眉角都凝着怒气。

    沈娴道:“可是我敢,我怕什么呢,反正我只是个备受冷落、遭大将军家暴的落魄公主,有朝一日我走投无路,提着刀杀你全家也是有可能的。说不定还能替我皇兄除去一心腹大患,乃功德一件!”

    秦如凉眼神黯了黯,紧了紧手里的匕首,一字一顿道“沈娴,不要太自以为是。”

    忽而,花厅外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这都是在干什么呢,好不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