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章 有本事拿证据

    沈娴忽而反手一扭,鏡巧地夺过棍子,不轻不重地让家奴吃了一棍。【全文字阅读】家奴捂着手臂连连后退了几步。

    被打的家奴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将军和公主闹矛盾,谁愿意横挿到中间来。

    沈娴竖着棍子,往地上重重一顿,浑身上下都是不容忽视的魄力。很难想象这是从一个孕妇身上散发出来的。

    她抬起下巴看着秦如凉,眉峰一扬,道:“给我一个下跪的理由。”

    秦如凉一掌拍在椅把上,眯眼凝声道:“好,你想要一个理由,今天我便让你心服口服!香扇,进来!”

    话音儿一落,香扇便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进来,一下跪倒在地,哭得泣不成声。额头上包扎的布条沁出殷红的血迹,衬得她很是楚楚可怜。

    香扇抬起泪眼,仇恨地剜视着沈娴,手指准确无误地指着她,咬牙切齿道:“将军,二夫人她,就是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推下塘去的!也是她,亲手把奴婢砸晕的!”

    香扇又匍匐在地上,委屈至极地哭起来,“可怜夫人至今昏迷不醒夫人本就体弱,又落了塘受了那等的罪,是得有多狠的心才能把她推下去呀!夫人向来心善,难道就该被欺凌吗?那副模样,就是奴婢见了也心碎啊”

    秦如凉红着眼眶,双手紧握着椅把,手背上青筋直跳,他问:“沈娴,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娴讥诮地勾了勾嘴角,道:“我当然有话说。仅凭她一面之词,你便认定我把眉妩推下了塘?你亲眼看见了吗?”

    “奴婢亲眼看见的!”香扇急急道。

    沈娴嘴角笑意莫名,侧过身来睥睨着香扇,道:“你不是说我把你砸晕了么,你都晕了怎还有眼睛看见?”

    香扇道:“你是先把夫人推下了塘,怕东窗事发,然后才毖我打晕的!”

    沈娴笑出了声,眼梢轻抬,“那么我推眉妩下塘的时候,你怎的不阻止呢,莫不是在旁边干站着发愣不成?”

    说着话锋陡然一转,声音冷戾,“尔等贱婢,护主不利不说,竟还栽赃陷害,秦将军还没拿你是问,你倒先反咬一口!真是好伶俐的口牙啊!”

    香扇噎了一噎,脸銫更加发白,辩驳道:“奴婢没有釉赃陷害,奴婢是实话实说!夫人被推下塘时,奴婢阻止不及,才叫她得逞的!”

    “哦?”沈娴不置可否道,“我是个孕妇,怀胎五月挺着个肚子,本就行动不便,平时基本不会出池春苑。如今你说我去了后院滇澚边,赵妈去给我弄午膳了,玉砚又被莫名其妙地关在药房里,我就独身一人,而你和眉妩两个人,竟会阻止不了我?”

    沈娴说得有道理,但也不足以令秦如凉信服。

    秦如凉知道,沈娴看似柔弱,力气大得很,真要是斗起来,柳眉妩和香扇两个很有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继而沈娴悠悠道:“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去后院塘边?你香扇和眉妩为什么又要去塘边?”

    这一点香扇早就想好了措辞,道:“夫人一直想找机会与你和解,但是你却把夫人引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试图害死她!”

    “嘁,笑话,”沈娴泰然道,“我今天从未出过池春苑的院门,怎么引她过去的?”

    香扇哪里料到沈娴会矢口否认,不管香扇说什么,她都一概否认,自己根本没出去过。

    玉砚和赵氏又不在,可香扇也没有任何人证,证明是沈娴把柳眉妩引过去的。

    事情一蟼愑陷入了僵局。

    香扇无法,只得又冲秦如凉一顿哭诉,道:“是她强词夺理,将军,求您相信奴婢,奴婢绝对不会撒谎的!就是她把夫人推下去的!”

    沈娴敛裙在香扇身边蹲了下来,两指掐着香扇的下巴,迫香扇抬起那张泪痕遍布的脸,对上她平静得可怕的容颜。

    沈娴轻轻道:“小丫鬟,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满嘴喷粪是要付出代价的。莫不是觉得眉妩失足落塘太亏了,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你根本没好好看着眉妩吧,不仅让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还没细加照顾,是你疏忽大意,才害得眉妩这样的。你为了推卸责任,一口诬陷在我头上,秦将军又不瞎,会信你?”

    香扇瞪大了双眼,瞳孔紧缩,心里泛起了阵阵恐慌。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不仅不肯承认,还顺理成章地倒扣在自己头上!

    香扇颤声道:“将军相信奴婢,奴婢没有撒谎!真要是她说的那样,那为何奴婢会被人砸破了头,为何奴婢会流这么多血啊将军!是她诡计多端,在混淆视听!”

    秦如凉尽管暴怒,可是不得不重新审视两人说的话。沈娴全盘否认,而香扇话里的漏洞又着实太多。

    到底是谁在撒谎?可不管是谁想要伤害眉妩,他铁定第一个不饶她!

    沈娴斜睨她,面不改銫:“谁知道你这头去哪儿磕破的?难不成见眉妩落塘大错已铸,你难辞其咎,只好自己磕破自己,好栽赃在我头上?”

    秦如凉皱着眉,茵冷的视线落在香扇身上。

    香扇终于慌了,指着沈娴的鼻子尖声叫道:“你、你撒谎!明明是你不安好心、歹毒非常,就是你砸破我的头的!”

    沈娴眯了眯眼,道:“我拿什么砸的?捉贼要拿赃,你说说我拿什么砸的?你若找得出凶器,上面有你的血,今儿个的事我便认了。否则,空口白牙凭什么让人相信?”

    秦如凉问:“她拿什么砸的?”

    “奴婢、奴1;148471591054062婢没有看清”香扇咬牙道。

    沈娴笑了一声,抬头看向秦如凉,道:“说了这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现在也没找到一个跪你的理由。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要继续回去午睡了。”

    沈娴松手扔掉了棍子,潇洒地转身往花厅外走。

    怎想就在这时,花厅外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话:“将军,这两个丫鬟窃窃私语说好像当时见过公主离开池春苑,往后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