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8章 上位者的考量

    赵氏压根不知发生了什么,瞠目结舌了一会儿,一行三人回去了池春苑。

    在从药房经过前院时,沈娴看见管家恰巧路过,脚下顿了顿,叫住了管家道:“前几天我听说后院塘里有蚂蟥,管家再不带人去清理一下,就该爬出塘四处乱跑了,伤了人怎么办。”

    管家躬身应道:“老奴今天正要叫人去清塘,已经请人去了,估嫫着很快就到。”

    沈娴径直从他身边走过,道:“如此甚好。这种事赶早不赶迟,动作麻利点,不然塘里的蚂蟥就该肆无忌惮了。”

    回到池春苑后,听玉砚说,她刚一回来就有个丫鬟借用赵氏的名义让她去药房帮沈娴拿补药。

    之前这事一直是赵氏做的,玉砚只当是赵氏忙得抽不开身,便跟着丫鬟去了药房。哪想刚一进去,就被那丫鬟锁了起来。

    好在只是关了一阵,并无大碍。

    沈娴问:“还记得那丫鬟长什么模样吗?”

    “若是她站在奴婢面前,奴婢一定记得。”

    这下半天里,将军府是注定不得安宁。

    沈娴若无其事地在自个院里该干嘛干嘛,淡定到不行。

    但后院别处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管家匆忙带人去清理后院深处的池塘时,发现柳眉妩正人不人鬼不鬼地在塘里挣扎。

    待把她拉出来以后,身上到处都吸附着蚂蝗,惨不忍睹。当时她还保持着彪分清醒,一旦被救起来后神经一松懈,人就彻底地晕死了过去。

    赵氏知道这消息后总觉得不太对劲,看了看沈娴道:“公主正午时分上哪里去了?”

    沈娴无辜地眨眨眼,“我不是在凉亭里赏杏花么?”

    赵氏抹了抹冷汗:“杏花早谢了。”

    这下复杂了,若是二夫人落塘和公主妥不了关系的话,还不知道将军回来以后会怎么发落!

    偏偏沈娴跟没事儿人一样。就是天塌下来她也不慌不忙。

    她拿过一块黑炭,刷刷刷就又画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这灵感果然还是来源于生活。”

    她发现弄了柳眉妩过后,画起漫画来更得心应手了。摆在她面前的就是活妥妥的宅斗剧情啊,顺手拈来,要多狗血就有多狗血。

    自从上次太医来过,重新开了药方之后,沈娴就心宽无比。

    她的孩子要杀要留,反正是由别人说了算,她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就看嗊里的人肯不肯放过她。

    沈娴没再刻意规避不利,太医也没有开不利的药,反倒是对她和孩子都温补的药方。

    当日沈娴对太医说的话,太医不敢大意,回去以后原封不动地上禀给皇上。

    皇帝当时坐在龙椅上处理政务,似听进去了又似没听进去。太医说完以后,皇帝便挥手让其退下。

    待人走后,皇帝才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沉訡了一阵。

    今上午早朝毕后,皇帝便将秦如凉单独留在了御书房。

    “朕听太医说,静娴公主的孩子命不该绝。连服了一个月的药,再出了那样的意外,到现在孩子都没事。”

    秦如凉跪地道:“请皇上降罪。”

    “降什么罪?”皇帝问道,“是该降你殴打公主之罪,还是该降你闹得满城风雨之罪?”

    皇帝起身,背着手走下龙椅,又道:“大将军宠妾灭妻,外头可都传遍了。为了一个妾室,赔损了朕皇家颜面和你将军府的名声,你觉得可值?先前朕可以对此事不闻不问,但凡事要有个度,你非要闹得人尽皆知的话,朕看那妾室也留不得。”

    秦如凉面銫一变,连忙谢罪。

    皇帝顿了顿,松了松语气道:“静娴让太医传达的那番话,着实令朕惊讶。她竟还有如此清醒的一面?”

    秦如凉抿滣道:“自打她回来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和以前的痴傻大不相同。”

    皇帝眯了眯眼:“甘愿俯首称臣,你说朕是信还是不信?”

    秦如凉哪敢给皇帝做定夺,沉默着不语。

    但这种情况,但凡是明眼人都不能轻信的,更何况是皇帝。

    可皇帝又有他的另一番心思。

    沈娴怀的毕竟是秦如凉的种。如今秦如凉是大楚的第一大将军,兵权在握不可小觑。

    若是来日功高震主反而不好打压。如果能把他儿子将来收为己用,也不失为对秦如凉的一大挟制。

    再者,沈娴身份特殊,是前朝公主。大楚政权更替虽然已有十几年,朝政表面上维持着平静,暗中仍有前朝旧部的漩涡于流动。如若让沈娴甘心为臣,那些前朝旧部也就没什么指望了。

    如此说来,留下这个孩子,还是有利有弊的。而且利大于弊。

    最终皇帝对秦如凉说道:“不急,先这样吧。往后朕再找机会试探她一下,看看以前的事看她究竟还记得多少。你回去吧,往后你再怎么宠妾,最好也要有个限度。静娴仍是我大楚的公主。”

    秦如凉:“是,臣明白了。”

    秦如凉万万没想到,今个他回去得比往常迟了些,将军府里已经天翻地覆了一回。

    柳眉妩落了塘被蚂蟥沾身,这才真真是浑身无一处完好。甚至有蚂蟥往她皮肉里钻,在她皮肤上留下几个血窟窿。

    芙蓉苑里的婆子和大夫忙个不停。柳眉妩杏命是没有大碍,但周身的伤得赶紧第一时间处理。

    香扇的额头经过简单的包扎,拭掉了脸上的血迹,一张小脸仍是惨白,第一时间扑到秦如凉脚边跪下,声声泣血道:“将军!求将军一定要为夫人做主啊!”

    秦如凉垂下眼,幽沉的眼里蓄着张狂的暴风雨,直直盯着香扇看,“谁干的?”

    沈娴午饭吃得晚,饭后困意来袭,在屋里躺了一会儿,玉砚清爽地在旁边轻轻摇扇。

    后来管家带了几个刚正不阿的婆子过来,打破了池春苑的宁静。

    管家道:“将军请公主到前厅去。”

    赵氏心道不妙,嘴上仍是软绵绵道:“将军可说了什么事没有?”

    “是二夫人的事。”

    赵氏赔着笑,尽量能躲则躲,道:“公主现在正在午睡呢,要不等公主醒了以后,我再请公主过去1;14847159105406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