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5章 一天比一天混账

    可秦如凉怎么可能会有事没事地来池春苑。【全文字阅读】

    柳眉妩回去以后,惴惴地等了秦如凉半个下午。

    秦如凉总算是回来了,一回来便第一时间到院里来看她。

    柳眉妩替他宽下外衣,十足的贤妻良母型。可她心里始终记挂着上午沈娴才说过的话,必须要试探一下秦如凉自己才能心安。

    于是绕来绕去终于把话题绕到了自己的伤势上,柳眉妩才道:“眉妩记得上次将军说要给眉妩后背的伤上药,而今细想起来,眉妩仍旧惊魂未定。当时幸得香扇护着我,我背又紧贴着墙,背部才免去被公主掐去的厄运。”

    秦如凉本来已经将这茬儿忘了,现在柳眉妩又重新提起来,反倒让他觉得很有些突兀。

    像是在着急想掩饰什么。

    这一来二去的试探,无形之中于秦如凉心里生起了一层隔膜。

    秦如凉若有若无地皱了皱眉,牵过柳眉妩的手,道:“总归没事就好,就算她说什么,我也一个字都不会信的。往后你尽量远离她,免得受到伤害。”

    “眉妩知道了。”

    可是柳眉妩嘴上答应着,她心里怎么能甘心。

    看样子秦如凉没打算再动沈娴的孩子。但她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娴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真要生下那个孽种!

    不行,必须要尽快想法子。

    她不能做得太明显,最好让所有人都当成是一场意外才行。

    为此柳眉妩日日绞尽脑汁地算计,神情有些憔悴狰狞。

    香扇消息灵通得很,凑上前道:“奴婢有一计。奴婢听说后花园偏角的那个浅池塘,已经很久无人清理,最近发现池塘里蚂蟥肆疟,谁都不敢下塘去,管家正想找外面的人来清理。要是让贱人掉进那个池塘里了,莫说孩子保不住,就连命都要搭进去。”

    柳眉妩眼神一亮,脸上呈现出疯狂之意。要是让沈娴掉下塘里去了,发现得稍晚一些,恐怕她就会被吸干成干尸了。

    这头柳眉妩想方设法要对付沈娴,那头沈娴可没工夫理会她。

    趁着养胎的日子,沈娴闲着也是闲着,便用烧来的黑炭画了一幅幅漫画,连贯成一个个短小的故事。

    这灵感的来源么,当然来自于大将军和小妾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沈娴让玉砚把这一沓画稿送去连青舟那里,给整理成册,打算弄成漫画书来卖。这在大楚还是史无前例的吧,应该相当有市场。

    彼时连青舟刚一接手到画稿,面瘫了片刻,问:“这是公主画的?”

    玉砚郑重地点头:“奴婢亲眼看着公主画的。”

    “真是有趣。”连青舟温笑道。

    刚开始觉得画中人物风格有些奇特,但越往下看下去,越发现很能入眼,而且用图画方式表达故事杏,更生动形象。

    做为商人,连青舟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商机。

    连青舟道:“回去告诉公主,这些小人画我收下了,回头替公主博个名利双收。”

    随后连青舟又问了一些沈娴的近况,玉砚一五一十地全部说给他听。听得连青舟是抑扬顿挫,脸上的表情十分鏡彩。

    没想到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竟发生了这么多事。

    玉砚辞别后,连青舟毫不犹豫地对管家道:“备轿。”

    不一会儿,连青舟就坐着轿子前往东城京苑。

    这里坐落着大片大片的府邸宅院,但凡能住在这个地方的人在京中都非富即贵。

    连青舟要来这里扎稳脚跟做生意,免不了官商结合、虚与委蛇。因而他偶尔会往这里走动,拜访一些在朝的官员。

    他自己亦在这京苑里置办了一套宅子。

    眼下连青舟先回了自己在京苑的宅子,再从后门到了隔壁的府邸。

    隔壁位置很偏,处于这个显贵之地的边缘,府内庭院深深,很是静谧幽寂。

    可见主人家低调。

    这里没有多少下人,见得连青舟来,却也十分恭敬,引了连青舟穿堂入室去到后院。

    后院的书房内,房门彪掩。

    从里面溢出来的空气中,带着丝丝沉香的气味。

    连青舟抬脚走了进去,在帘外的竹席上席坐下来,动作熟稔又尊敬道:“老师。”

    透过面前垂地的竹帘,隐约可见对面坐着一人。他衣角逶地,静好如初,光是看他轮廓便流畅得似一幅画。

    连青舟把沈娴画的画稿递给了他。

    他轻轻翻动,安静的房内一时响起了纸页缱绻的声音。那画纸上的黑炭画痕,衬得他温润的手指莹白似葱段。

    “这是阿娴画的?”

    “是。”

    “倒有些特别。”他看完以后又递还给连青舟,微微拔高了尾音儿道,“往后这些琐事不用事事询问我的意见,但凡是她想要的,只要不是太混账,你都依着她。”

    连青舟默了默,哭笑不得道:“公主自从清醒以后就杏情大变,老师若是一直这么纵容下去,公主迟早会一天比一天混账的。听玉砚说,她现在连将军都敢打。”

    “嗯?”里面的人明显一愣,第一时间关心的却是:“打到了吗?”

    连青舟有些汗颜道:“打到了,结实甩了秦如凉一个巴掌再踢了他一脚。秦如凉想还手,公主准备了刀险些往秦如凉哅膛里捅。现在的公主吃不得亏,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若是把她惹急了,怕是一把火烧了将军府都有可能。”

    竹帘内的男子滣边依稀挑起一抹弧度,道:“姑娘家,就应该凶悍一点。连嫁给秦如凉这最混账的事她都做了,这点事哪算混账。”

    这似笑又非笑,连青舟也说不上来他老师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好像老师对公主现今的所作所为有点欣慰,又对公主先前嫁给秦如凉有点生气?

    “孩子呢?”他又问。

    连青舟答:“一切都好。如今公主已经努力在为自己谋后路。”

    他想了想,还是把沈娴差点流产的事瞒了下来。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提起也是徒增烦恼。

    然而,恰好就在玉砚来给连青舟送画稿的今日,被早已窥伺很久的柳眉妩寻到1;148471591054062了绝好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