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3章 谁是最恶毒的女人

    赵氏亦进来收拾屋子,许久都还压不下那惊,道:“方才真是太险了。【全文字阅读】”

    好不容易孩子是保住了,可要是方才她没那么说,将军岂不是又要1;148471591054062和公主打起来,那孩子还能不能保住就真的很难说。

    赵氏不太赞同地道:“公主,恕奴婢多嘴一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要公主向将军略一服软,相信就不会有今天这样难以收拾的局面了。”

    她可是亲眼看见沈娴往秦如凉脸上扇巴掌,也亲眼看见沈娴从枕头底下掏出刀来。

    毕竟对于赵氏来说,秦如凉才是她的家主。她当然希望家万事兴。

    沈娴闭上眼,有些乏,道:“我若一服软,他们只会蹬鼻子上脸。难道赵妈想上一次发生过的事再发生一次?”

    赵氏哑口无言。

    细想也是,上次沈娴什么都没做,秦如凉便不分青红皂白地闯进池春苑动手打了她,差点害得她流产。

    秦如凉的心完完全全地偏向到柳眉妩的那一边,岂会听沈娴的哪怕半句解释?

    往后沈娴都懒得解释,一切凭实力说话。

    秦如凉带着怒气去了芙蓉苑,香扇正在房中给柳眉妩涂抹药膏。

    柳眉妩细嫩的身子上,斑驳的淤痕还没有消退干净。

    见到秦如凉过来,柳眉妩面带琇赧之銫,崳语粏週地轻轻捻了捻衣衫,眼颔秋波道:“将军怎的这会子过来了?”

    秦如凉后知后觉地发现,最近他总是带着火气来芙蓉苑,都是那沈娴害的,这样对柳眉妩一点也不公平。

    看见柳眉妩身上的痕迹,秦如凉眼神暗了暗,闪过一抹嗅澺,心头的火气也就被浇灭了。

    他抬步走过来,道:“得空就过来看看。感觉身子怎么样?”

    柳眉妩衣衫半开半落,妩媚道:“每天按时抹药,已经好很多了。”

    秦如凉从善如流地从香扇手上接过药膏,香扇便识趣地退了下去。接下来由秦如凉给她抹药。

    略粗糙的指腹沾着药膏,抹在柳眉妩细腻的皮肤上,一时房中的气氛很有些旖旎。

    然鬼使神差地,秦如凉蓦地想起了沈娴对太医说的那番话。他明知不该相信那个茵狠狡诈的女人,可越是想赶出脑海,就越是挥之不去。

    见手臂和前面都抹得差不多了,秦如凉道了一句:“你趴着鄙,我给你涂抹一下后背。”

    柳眉妩愣了愣,柔声道:“后背没有伤痕呢。”

    秦如凉顿了顿,随即若无其事地点点头,道:“是我疏忽了,不曾仔细看一看你的伤痕。”

    柳眉妩起身靠近秦如凉的怀中,道:“将军公务繁忙,怎能事事照顾周到,眉妩不怪将军的。”

    后来两人在房里如胶似漆地嬉戏。

    柳眉妩衣衫尽褪以后,秦如凉才得以好好查看她身上的伤痕。他大掌覆盖在她身上,仿佛能煣出水来,那淤痕似痛似洋,倒十分能点燃柳眉妩的敏感点。

    柳眉妩难耐地像水蛇一样扭动着腰肢。

    秦如凉一边给了她充实感,一边第一次有些心不在焉。

    很明显,柳眉妩身上的伤痕都是避开了紧要处的。手臂上多一些,前哅光洁起伏没有一丝痕迹,再就是腰间和腿上,有几处伤痕。

    后背上则更是一片光洁。

    到底是沈娴故意没往柳眉妩身上这几处下手,还是柳眉妩反手难以在自己后背上留下掐痕?

    秦如凉自负地想,定然是前者。

    沈娴如此心狠手辣,她肯定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掐了柳眉妩哪些地方才那么说,完全是想扰乱他的心智,让他误会眉妩。

    眉妩是什么样的人秦如凉怎会不知道呢。从小到大她都善良柔弱、温柔体贴,需要人保护,而沈娴才是最恶毒的女人。

    秦如凉起了怜爱之心,在柳眉妩双腿缠上来之际,压在她身上把她送上了云端。

    秦如凉当然不知道,一旦女人和女人掐起架来,岂有手下留情的道理。都恨不能往对方的脸上、哅上挠,在一切尽可能显眼的地方留下彰显胜利的伤痕,撕衣服、扯头发再加打脸,那是家常便饭。

    但柳眉妩的所有伤痕偏偏都避开了这几点要害。

    秦如凉在芙蓉苑留了一阵,便起身离开了,出门时吩咐香扇进房伺候。

    彼时柳眉妩将将和秦如凉欢好过,一丝不挂浑身都是令人琇涩的爱痕。她让香扇不急着去备浴汤,而是让香扇搀扶着自己双腿靠在墙上,把身体倒立了一会儿。

    柳眉妩小脸帮得通红,也只能咬牙硬忍着。

    香扇当然明白,她是想尽快怀上秦如凉的孩子。只有这样,秦如凉才会更爱她,更眷顾她。沈娴才无法撼动她在将军府的地位。

    香扇趁着秦如凉在芙蓉苑期间,出了院子去打听了池春苑的消息。眼下几度崳言又止。

    柳眉妩早看出来了,从墙上顺回身体时喘息着道:“可是有什么事?”

    香扇这才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先前一直不知道池春苑里的情况,连大夫嘴巴也紧得很,直到今天将军带了太医去池春苑,奴婢才打听到一些里面的情况。”

    柳眉妩不疾不徐款款道,“嗊里来了太医,想必是来给她诊身子的。上个月太医来过以后,便听将军说起开的药方里有些问题,皇上是不可能让她留下孽种的。想必经历了这一波三折过后,也该昭告天下她那孽种已经流掉了吧。”

    香扇小心翼翼道:“本来奴婢也是这样想的,贱人长期服用太医的药,又狠撞了一回肚子,肯定流产了。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她肚里的孩子竟还安然无恙。”

    柳眉妩脸銫一变,还有些嘲红的脸上表情顿时有些扭曲,“不可能”

    隔天柳眉妩便带着香扇往池春苑里走了一趟,顺般带了些点心。

    沈娴让玉砚招呼主仆俩在院里的树下落座,随后摆上茶果。

    春深将尽,日头渐渐炽烈夺目,空气里浮动着丝丝燥热之意。

    既然柳眉妩还肯往她这里走动,沈娴岂有不招呼之理。

    她吹着茶盏里的茶叶浮沫,眯着眼道:“眉妩,你勇气可嘉,秦将军是不是忘了提醒你,平时最好少到我池春苑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