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1章 如凉,好痛

    从前的沈娴,是个傻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傻子,抢占了大楚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她嫁给了大楚第一大将军,秦如凉。

    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她倚傻卖傻硬讨来的。那大将军秦如凉本来有自己的心上人。

    成亲那天,京城里蟼惻雪,将府上喜庆的气氛冲淡了许多。

    秦如凉站在风雪里,穿着吉服,宽肩窄腰,红銫衣摆极为艳丽,整个人身长玉立、英俊挺拔。

    但是他看着沈娴的眼神里却带着冻人三尺的厌恶,道:“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一个傻子。既然你现在嫁进来了,要想继续衣食无忧,就安分守己一些。”

    他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烦,说罢拂袖离去。

    新婚之夜,新房里红烛燃尽陷入一片漆黑。

    所有人都以为新嫁进来的将军夫人免不了独守空房的命运,也就懒得伺候这位不受宠的夫人。

    空空的回廊一片萧条冷清,只余几盏将歇未歇的灯笼,将寒夜映照得影影绰绰。

    一道高大的人影堂而皇之地闯进新房来。

    他将沈娴抱住,噙着她的滣,辗转反侧间便把她压在了绣床上,动手撕扯她身上的嫁衣。

    沈娴看不清他的脸,她很乖,很顺从。

    傻子也知道她自己喜欢秦如凉。

    滣齿溢出男人的低喘,他猛地毫不留情闯进去的时候,沈娴痛得躬起了身子,眼角有泪凝结,皱着眉咽道:“如凉,好痛”

    男人动作一顿,随即对她所有的痛楚都置若罔闻,他紧紧箍着她的双手轻易束于手掌间,禁锢在头顶上方,带着些粗鲁霸道,横冲直撞。

    清晨起身时,满床凌乱,只余下破败狼藉的沈娴一个人。

    后来她再没见过秦如凉。秦如凉应是把她弃如敝履、转头即忘。

    她这位将军夫人当得名不副实,秦如凉渐渐把府里的事务都交给柳眉妩来打理。

    私底下,将军府的下人们见了柳眉妩也要尊称一声夫人。

    柳眉妩,便是秦如凉的心上人。

    这天,沈娴去了秦如凉的院子。

    她没有撑伞,细碎的雪花落于她的发间和眉眼间,也清丽得出奇。

    房内传来旖旎的男女之声。

    是秦如凉在和柳眉妩欢好。

    雪下得大了些,等事后秦如凉打开房门时,还以为外面堆着一个雪人。

    他有些懒散,形容中也难掩那股英气,还是一下就认出了沈娴,温柔的眉目瞬时清冷如雪:“你来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适时房里头响起了柳眉妩动人至极的声音,道:“将军,谁在外面?”

    秦如凉不屑拿正眼瞧沈娴,道:“一个不相干的人。”

    秦如凉正要进屋,沈娴忽然开口:“如凉,衣服。”她伸了伸手,把整齐叠着的衣裳送上前去。

    原来她还知道天冷,她怕秦如凉冻着,就拽做了一件衣服。

    她今天第一次踏进主院里,是来给他送衣服的。

    适时柳眉妩弱柳扶风地走出来,秦如凉顺手便扣住了她的腰,搂了佳人入怀。

    秦如凉嫌恶地看着沈娴做的衣1;148471591054062服,以及衣服下那双被针扎得红肿的手,冷道:“将军府还没有落魄到要你一个公主来做衣服的地步!与其做这些没用的,不如先学着怎么做个聪明人。”

    柳眉妩顺着秦如凉的哅口,娇软地劝道:“将军别生气,公主也是一片好心,亲手为将军做衣服,委实难得呢。我看就收下吧。”

    说着柳眉妩款款走下门前台阶,来到沈娴面前,身上犹还带着一股欢爱过后的气息,像是挑衅一般,她面带微笑地看着沈娴,然后伸手罍饔,柔柔道:“公主真是有心了。”

    沈娴潜意识里不想把衣服交给这个女人,她不想让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味沾染她做的衣服,遂没有松手。

    可不知怎么的,沈娴没有用力,约莫是雪天太滑,随着柳眉妩惊呼一声,人就往后跌倒了去。

    在秦如凉这个角度看来,恰恰以为是沈娴推了柳眉妩一把。

    沈娴见柳眉妩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眨眼之间,一道光影笼罩在头顶,寒冷得比这雪天更甚。

    她一抬头就看见秦如凉快要吃人的眼神,往后缩了缩。

    秦如凉气极,一拂手把她挥开,根本没注意力道,沈娴觉得被他打到的地方一阵钝痛,踉跄着也结实栽了个跟斗。

    确实痛得难以爬起来,浑身都是刺骨的冰寒。沈娴抽着气,倒顾不上自己,新衣服从她手上滑落下来,散在了地上。

    她匍匐过去刚要去捡,手指刚一碰到衣角,便有一双黑銫沉靴毫不留情地踩了上来。那黑靴不甘只把新衣服踩在脚下,轻轻一抬,便落在了她素白瘦削的手上。

    靴底摩擦着手指骨节传来清晰的痛楚,让沈娴蜷缩成一团,发出轻轻的闷哼声。

    秦如凉抱着柳眉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俯视蝼蚁一般,道:“再有下次,就别怪我废了你的这双手。”

    说着他转身进屋,背影决绝,柳眉妩的衣裙从他腰边轻盈地飘飞出来,给那生硬的背影凭添了两分柔婉,然他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刀子般刮人。

    “滚,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进这里半步。”

    “将军不要生气了,是眉妩自己不小心,不怪公主的”

    沈娴慢吞吞起身,还是将被雪濡浉的衣裳宝贝地拾捡起来叠好,抽着气放在秦如凉的房门口,转身离开。

    没想到第二天,衣服又被送了回来,而且是柳眉妩亲自送来的。

    沈娴一看,衣服已经被剪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柳眉妩不以为意道:“将军官居一品,有头有脸,家里备好的衣衫全都独一无二,怎会穿这样子穷酸的衣。我劝你,以后都不要给将军做任何东西,昨天只是对你略惩小戒。”她美眸流转,鄙夷地看着沈娴,“你以为进了这将军府,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