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37章 主动投降了

    陈耕发声了。

    当陈耕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之后,没有任何人敢无视陈耕的威胁,尤其是当陈耕明确的表示如果他的员工出现了任何意外,他都会进行报复的时候。

    尽管陈耕并没有说如何报复,但谁也不敢怀疑陈耕的会不会这么做对被人来说,可能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悬赏都舍不得,可对于陈耕来说,真的惹恼了他,说不定他敢拿出九位数的悬赏金额。

    这就吓人了,在这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年代,如果陈耕真的要拿出九位数的悬赏,任何一名富豪都不会有安全感:知道干掉你就能拿到九位数的悬赏,你敢保证你家里的仆役不会心动吗?你敢保证你的保镖不会心动吗?你敢保证你的私人飞机的飞行员不会心动吗?

    与自己的小命比起来,干掉陈耕手下的几名员工实在是太无所谓了,这些人的命再宝贵,能有自己的小命宝贵?

    一句话,面对陈耕的威胁,之前那些想要搞事的家伙怂了。

    但是,怂了归怂了,那些怂了的家伙,还不太敢面对陈耕。

    只是问题总要解决的,又不敢面对陈耕,怎么办?

    于是,有人将目光放在了陈耕的老朋友的身上,比如那位在华盛顿颇有些名声的大老牌政治掮客乔特森

    “老乔?你不应该来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乔特森,陈耕忍不住叹了口气。

    乔特森也跟着叹了口气:“我知道的,可是老兄,你觉得我有的选么?”

    陈耕承认乔特森说的有道理,没错,当有人找上乔特森的时候,他确实是没得选:“好吧,老乔,告诉我吧,这次你是代表谁来的?”

    “我不能说委托人的身份,”乔特森摇摇头,望着陈耕认真的说道:“费尔南德斯,你知道的,这次你很生气,我的委托人也知道你很生气,他不敢来见你,但他向你保证,这件事就到底为止,今后他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到此为止?哈”听乔特森这么说,陈耕乐了:“他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这个混蛋,知不知道老子为了RB211的成功,花了多少钱、用了多大的力气?现在他说要到此为止我就要到此为止了?开什么玩笑!”

    乔特森叹了口气。

    说实话,在第一次面对那位委托人的秘书的时候,乔特森也觉得这个蠢货的脑袋是不是被驴子给踢了:他竟然想要对费尔南德斯·陈的产业下手?!

    一直到今天,乔特森都没想明白那个蠢货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蠢货,他凭什么就认为费尔南德斯·陈不会进行激烈的报复?

    现在好了,在知道了费尔南德斯·陈会进行报复之后,那家伙几乎被吓尿了裤子!

    乔特森到底是了解陈耕的性格的,他急忙点头:“老兄,我完全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事实上,如果这件事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我根本就不会来,因为我很清楚,一旦糟糕的情况出现了,你是绝对不会妥协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任何坏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不是么?哪怕是法律,也不能因为某个人说了一句‘我要杀了你’就给某个人定罪,对不对?”

    这话确实有道理,但如果乔特森指望着能用这么三言两语就说服陈耕,那他想的就太简单了,或者说,他对这次的事情的严重程度还是认识不足。

    面对乔特森这番貌似没问题的解释,陈耕却是缓缓的摇摇头:“老乔,你这话说的不对,法律是不会给随便什么人定罪,但你应该明白,在美国,法律从来不是给我们这样的人制定的,现在的问题是,有个蠢货他冒犯了我。”

    “OK,OK,”乔特森不敢跟陈耕争辩了,他急忙点头:“你说的对,但是老兄,就像我说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不是么?你总能给我一个面子吧?”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我不能说委托人的身份,”乔特森摇摇头,望着陈耕认真的说道:“费尔南德斯,你知道的,这次你很生气,我的委托人也知道你很生气,他不敢来见你,但他向你保证,这件事就到底为止,今后他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到此为止?哈”听乔特森这么说,陈耕乐了:“他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这个混蛋,知不知道老子为了RB211的成功,花了多少钱、用了多大的力气?现在他说要到此为止我就要到此为止了?开什么玩笑!”

    乔特森叹了口气。

    说实话,在第一次面对那位委托人的秘书的时候,乔特森也觉得这个蠢货的脑袋是不是被驴子给踢了:他竟然想要对费尔南德斯·陈的产业下手?!

    一直到今天,乔特森都没想明白那个蠢货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蠢货,他凭什么就认为费尔南德斯·陈不会进行激烈的报复?

    现在好了,在知道了费尔南德斯·陈会进行报复之后,那家伙几乎被吓尿了裤子!

    乔特森到底是了解陈耕的性格的,他急忙点头:“老兄,我完全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事实上,如果这件事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我根本就不会来,因为我很清楚,一旦糟糕的情况出现了,你是绝对不会妥协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任何坏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不是么?哪怕是法律,也不能因为某个人说了一句‘我要杀了你’就给某个人定罪,对不对?”

    这话确实有道理,但如果乔特森指望着能用这么三言两语就说服陈耕,那他想的就太简单了,或者说,他对这次的事情的严重程度还是认识不足。

    面对乔特森这番貌似没问题的解释,陈耕却是缓缓的摇摇头:“老乔,你这话说的不对,法律是不会给随便什么人定罪,但你应该明白,在美国,法律从来不是给我们这样的人制定的,现在的问题是,有个蠢货他冒犯了我。”

    “OK,OK,”乔特森不敢跟陈耕争辩了,他急忙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