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66节

    “是么?他真的有这么厉害?”小凌不由的一呆。

    “嗯,不过我相信,他现在也不见得好受,此子真身前来的话,我最多有四成把握败他,甚至还不到,而且是在手段尽出的前提下”洛天实话实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天心果然恐怖”小凌不由的吐了吐舌头说道。

    “当然,他想胜出,也会付出代价,况且这还是外院,我相信内院的那些弟子肯定会更加的恐怖”洛天神銫凝重的说道。

    “不错,内院的弟子,有的比执法长老还要厉害,甚至有的到了半步天境,在院中的地位极为显赫,院中的诸多大事,他们都会参与,属于鏡武学院的顶层所在”公孙无止接口解释道。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二女谈心

    “好恐怖的神体,才是真灵初期”

    天心峰,天心盘膝坐在那里,神銫有些清冷,眼神极为的凝重,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正是他的身外化身。

    身外化身所经历的一切,他作为真身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刚才洛天那一击,让他都有些忌惮,太恐怖了,自己虽然接了下来,不过也有些气血翻滚。

    只见天心伸出大手,对着自己的身外化身灵力笼罩着,一层如同灵力一般的光芒轻微的闪烁,如同在修复,过了一会儿功夫,这才收回了手掌,轻吐了一口气,接着手一招,这具身外化身自动的如同神魂附体一般,附着在自己的身上,二合一,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做完这些后,天心就闭上了眼睛,如同老僧入定般,进入到了深层次的修炼当中。

    “洛天,谢谢你!”

    青秀峰上,冰女望着洛天,深情的说道,她知道这次洛天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自己,即使为了冰凤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傻瓜,客气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洛天微笑,轻抚了一下冰女的发丝。

    然后语气变得有些冷漠,心意一动,把冰凤给放了出来,刚才洛天用秘法,让原始魔罐中的冰凤可以感受到外面的一切。

    “洛天,你不得好死,你竟然敢杀了陈师兄,陈家你不死不休”

    冰凤一出来,就怒声喝道。

    “啪”冰女上前就给了冰凤一巴掌,大声喝延:“凤儿,你醒醒吧,硞愭庭死有余辜,洛天如果不杀他,你还会被他控制,成为他的工具,你明白吗?”

    “不,不是这样的,陈师兄对我好,他没有控制我,他没有,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冰凤发疯般的大叫,她亲眼看到洛天击杀掉硞愭庭,让她痛不崳生,感觉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让她死的心都有了。

    “对你好个芘,你难道愿意周旋于男人之间么?你本身就是一个水杏的女人?你是冰雪之体,冰清玉洁,明白吗?大笨蛋!”小凌不由的撇嘴骂道。

    “你才是水杏的女人,你这头魔兽,你有何资格说我,还有你,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母亲,你是他的女人吧,肯定心向着他,对吗?”

    冰凤是彻底的迷失了心神了,冲着小凌吼完,又冲冰女吼,让冰女的神銫略一尴尬,当初自己可是想着让冰凤和洛天好上,结为伴侣,现在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和他

    现在被冰凤提了出来,他有些无言以对。

    “冰凤,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希望有一天,你能成长起来!”洛天轻轻的摇了摇头,随手一挥,就把冰凤给拍晕了,交给了冰女。

    “公孙兄长,冰凤的事,还劳您多费心了”看着晕迷的冰凤,冰女心中痛心,看向公孙无止请求道。

    “唉,冰女,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冰凤出现这种情况,老夫汗颜,只怪老夫能力有限,没有保护她好,致使凤儿越陷越深,虽然洛小友这次震住了众人,但也难保以后有人会对她不利,如果执法长老出面,那最好不过了”

    公孙无止现在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强悍的弟子太多,洛天一走,时间长了,他肯定还是护不住冰女,这点他比谁心里都明白。

    “不妨事,公孙长老,你只须尽力就好,执法长老也已经答应过我,会照顾好她的”洛天点头道。

    内视了一下原始魔罐,发现天妃等女还在吃着烧烤,一个个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对于洛天根本不担心,而黑猛而是成了苦力,又是升火又是烤肉的,忙的不亦乐乎,洛天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并没有打扰他们,而是盘膝坐了下来,进行灵力的恢复,刚才的连番大战,他耗费了不少的灵力,身体也有些虚弱。

    而公孙无止则是没有打扰他,默默的去自己的药田里,整理着药田,药田中,一个又有一个大坑,却是散发着淡不的药香,这些坑中的药材都是被小凌把药材给拔走了,他需要重新系苗,栽培。

    “喂,冰女,你是不是是想把冰凤也带在身边啊”

    小凌和冰女两人无所事事,在青秀峰上闲逛起来,此刻小凌有些八卦的说道。

    冰女微微一怔,看向小凌,苦涩的摇了摇头:“凤儿其实从小是一个好孩子,冰雪滇濆质让她从小吃尽了苦头,却是没有想到心杏太不坚定,这簢有关,对她太溺爱了,让她历练滇潾少,所以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

    “她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带她走,而且,你和洛天在一起这么久,应该也了解他,这次洛天能做到这一步,算是仁至义尽了,我不敢他求!”

    小凌轻轻的点头,山风吹过,紫发飞舞,道:“大哥哥这个人重情重义,眼里却是煣不进沙子,冰凤毕竟他还能把她当作朋友就已经不错了,希望她以后能够走出自己的路吧,坚立无敌的信念,其实,说实话,我成长到现在,真心的朋友真的没有,只有大哥哥一个人,遇到他,是我的运气”

    “嗯,他算是一个奇男子,我你一样,没有他,就没有我冰女的今天,而且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俗话说,生死见真情,金月大陆有太多的情义经不过考验,大难来临各自飞,不论是伴侣,父子,还是母女,都是一样,这个大陆太残酷了,一切以利益为重,所以我还真的想去洛天所说的家乡看一看”

    前面有一处柔弱的碧绿的草地,冰女走了过去,望着鏡武学院那比赛的方向感叹的说道。

    “嗯薄,我也是,我也想去看看,对了,冰女,大哥哥在那个世界似乎还有女人,你不担心么?”小凌挨着冰女坐下,微笑着问道。

    冰女摇摇头:“有什么好担心的,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就打,手底下见真章,我不相信我是最差的一个”冰女滇澮花美眸一闪,哼道。

    她也是一个喜欢吃醋的女人。

    “对了,小凌,你虽然有魔兽,不过已经化为了人形,其实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对洛天的情义,大家都看在眼里,难道你没有想过做他的女人?”冰女转身,看向小凌似非笑非笑的问道。

    “我才不像你们那样没出息呢,我们是朋友关系”小凌的脸不由的一红,冷声哼道。

    “嗯,希望你们把朋友关系维持下去,虽然你化为了人形,不过毕竟还是魔兽,内部的因子没有变,万一以后有了后代,那”

    解决了冰凤的事,冰女的心情大好,和小凌开起了玩笑。

    “冰女,你想死不成?”小凌一听顿时恼怒,一掌就把冰女掀翻在地,一蟼愑骑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