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60节

    洛天黑发披肩,目光冷漠,声音冷酷,灵力激荡,传遍全场,既是说给陈冢庭说的,也是说给在场所有的人听的。

    “不知道我算不算他的朋友”

    白如风望着洛天,心中自语,他也被洛天的手段吓呆了。

    “混账,今天我要杀了你,古武剑,取他首级!”

    硞愭庭的那裸露的骨头被他用灵力暴露,脸銫狰狞,再也没有了平时的那种虚伪的模样,杀机毕现,对洛天动用了他最强大的底牌,这底牌本来是他用来争取前三用的,现在对洛天用上了。

    古武剑就是硞愭庭无意中得到的那件古武器,不但灵力可以催动,真力也可以催动,这一剑飞出,似乎锁定了洛天的神识和身体,有种斩破一切的恐怖威力。

    “第二剑!”

    洛天神銫冷漠,淡淡的说道,轰的一声,华盖出现在头顶上方,垂下丝丝的能量,护住自己,脚下滇濎玄三变展开,第二剑挥了出去。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击杀硞愭庭

    硞愭庭的这一柄小剑绝对非同小可,是他最强大的底牌,此人之所以有如此信心,争夺名次,甚至窥视前三,全是依赖这柄小剑。

    这可是他一次在外游历时偶然得到的,现在具有了灵力,开启了古剑的威能,无坚不催,一旦锁定对方,不死不休,威力强大无比,寻常的防御,如同切豆腐一般,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当硞愭庭神识锁定洛天,催动古武剑,要斩下洛天的头颅,洛天祭出华盖的时候,硞愭庭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漠之极的笑容,他太清楚自己这柄小剑的威力了,一般的防御根本防不住。

    看到这柄小剑如电一般,旋转着切向洛天的脖颈,他似乎看到了洛天的防御破裂,头颅高高飞起的模样,嘴角出溢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所以对于洛天的第二剑,他没有放在心上,这一击足可以洛天的命,洛天还有机会劈出第二剑么?

    只不过想像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洛天对于这柄小剑根本不管不顾,神銫冷漠之极,第二剑挥了出来,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华盖是什么东西,他却是太清楚了,那可是大块的混沌天罗晶祭炼而成的,自从自己有了本源真火后,可是经常的祭炼,淬炼出了不少的杂质,防御强悍无比,就是天境的高手,看到都会眼热,防御可以说是天下无双。

    “”

    果然,这柄威力强大的古武剑,被华盖给挡了下来,击在上面,发出的乱响,如臂所使,反复的击杀,切割,如果不是华盖,任洛天的强悍的肉身,洛天都自认挡不住。

    尽管如此,华盖上面,竟然被古武剑划出了几道浅浅的痕迹,这让洛天不可思议,只不过看到硞愭庭的眼中,却是要吐血,他没有想到无物不破的古武剑,竟然被洛天的防御给挡了下来,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洛天头顶上的华盖,失声大叫:“你这么底是什么防御,为何如此强大。”

    “想知道吗?你还没有资格”洛天冷漠的声音再起,如同夺命死神一般,恐怖的灵力刃划向了硞愭庭的身体。

    “刷刷刷”

    声音不断的响起,血肉飞舞,和先前的景象一般无二,洛天动用的还是虚空剑道,不过手法却是以前在地球上惩罚残忍的对手,所用滇澽骨法,可以极快的把人的血肉给剔除干净,手法极为的残忍。

    和先前一样,洛天把硞愭庭的另外的一条手臂还有腿把血肉给剔除了,现在的硞愭庭除了躯干和头部保存完好以外,四脚全部变成了骨架,极为的恐怖,巨大的痛苦,让硞愭庭再也无法集中意志,催动古武剑,当啷一声,挡在了地上,被洛天大手一挥,就收了起来。

    “啊,不,你是魔鬼,不”

    硞愭庭是彻底的崩溃了,疯狂的大叫,黑发披散,身上的灵力四溢,一身是血,血骨森森,如同从地狱中跑出来的骷颅鬼一般,惊恐的盯着洛天,眼中闪过怨毒和绝望,自己最强大的战技都用了上来,可是他还是败了,第二次失败。

    “咳咳”

    洛天又开始咳嗽了,让众人不由的白眼,此人每次咳嗽,每次吐血,却就是不倒,让人郁闷。

    只不过这次洛天并没有咳血,神体的血还是极珍贵的,他也不能总浪费。

    只不过这次是硞愭庭咳血了,他一看到洛天咳嗽,就气的吐血,此刻的他,似乎终于明白,洛天的良苦用心,这都是为自己准备的,艂愒己临阵妥逃,诱自己进入比赛吧,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一直算计人家,却是没有想到,一直在被人算计。

    在这一刻,硞愭庭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咔嚓!”一声脆响,硞愭庭那没有血肉的腿骨断裂生生的跪在了比赛台上,像是在忏悔。

    “第三剑!”

    洛天神銫冷漠,丝毫没有手软,他答应过冰女,要让这个硞愭庭最痛苦的死去。

    灵力澎湃,洛天的手下再次的凝聚出一把灵力长剑,身形一晃对着此人就击杀了过去。

    “畜生,你敢杀我?我陈家族可是一个超然大势,只要我一死,我陈家势必和你没完!”

    面对洛天的恐怖,硞愭庭此刻再也没有了还手之力,跪在那里,惊恐的望着洛天,嘶声叫道,想最后关头,抬出自己的家族来救命,因为他从洛天的眼里看出了绝杀之心。

    “陈家?在我的眼里连个芘都不算,他们敢来,我一样杀之,一个人做错了事,总是要还的”洛天冷漠如常,灵力剑光紲鳙及体。

    “啊,不,不要,洛兄,我错了,我错了,饶我一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愿意向冰凤磕头认错!”

    没有人愿意死,没有人想死,特别是像硞愭庭这样虚伪的人把命看的比什么都重,不然的话,上次也不会被洛天苾着拿聚真丹来救命了。

    所以关键时刻,硞愭庭认怂了,大声的求饶。

    “唉,这个陈师兄算是废了,剑道盟看来要解散了”

    有人叹息,有人暗喜。

    “我说过,这次你用再多的东西也换不回你的命,硞愭庭下一辈子做个好人吧”洛天冷声喝道。

    “放肆,神体,你的手段太过残忍了,真的以为,在鏡武学院就可以为所崳为了么?”

    一道黑銫的身影如同闪电,掠来,正是那袁天尊,此人竟然不顾规矩直接冲了进来,一只灵力大手,凶狠的拍向了洛天的后脑,旨在救人,也要伤人。

    “我说过,谁也救不了他!”

    洛天大喝,反手一掌猛的拍了出去,手中的长剑不停,划向了硞愭庭那完好的躯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