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7节

    洛天盘膝坐在那里,扫了一眼执法长老,心中暗想,毕竟学院的风气太差了,弟子桀骜不训可以,不过也要要有最基本的礼节,就像他以前在龙魂,下面的那帮家伙,一个个也是狂傲无比,可是又有谁敢在自己面前牛苾?没有任务还好,一旦有任务,如何管理?

    这虽然不是华夏,不过道理是一样的,相信这个执法长老也早注意这一点,再这样下去,学院中,将弟子不是弟子,长老不是长老,会变得极难管理,所以他才决定,听从洛天的建议,借此整顿一下。

    当然,有些极恐怖的存在,执法长老也只是借此机会简单的敲打一下,不敢真正的得罪,就像那个天心。

    比赛还在继续,硞愭庭,青灵,石王,霸天等这些人全都上场了,这些人都强大无比,分别战胜了对手,顺利的晋级。

    很快的第一轮比赛完毕,淘汰了一半还要多,毕竟有的是两败俱伤,同时退出比赛,所以人数一蟼愑少了许多,不过随着比赛的进行,剩下的自然都是实力恐怖的弟子,一个个眼高于顶,头角峥嵘,眼神环顾,似乎在寻找着自己的对手。

    “第二轮比赛开始,首先由青秀峰的洛天对战剑道的硞愭庭!”

    第二比赛,洛天和硞愭庭就直接对上了,这应该是有意安排,不然的话,不可能会这么巧。

    “轰”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鳋动,纷纷看向硞愭庭和洛天,有的同情,有的幸灾落祸,还有的表情冷漠,洛天现在的“情况”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对战那个空信,他已经耗费了全力,甚至连催动灵力的能力都没有,不然的话,也不会和那些低级弟子一般,坐在地上了。

    再看硞愭庭通灵后期顶峰的实力,比起那个空信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气息深沉,以剑入道,战力恐怖,所组成的剑道盟,下面加入的弟子极多,实力很强大,仅次天尊盟,当然有不少的人,都冰凤帮他拉笼的,所付出的低价,自然可想而知。

    “陈师兄,杀了神体,扬名立万。”

    剑道盟不少的手下,纷纷大喝,甚至有种想和他们的陈师兄出头的打算,毕竟现在的洛天让人看起来,甚至一个通神期的小家伙都打不过了。

    “不要一蟼愑杀了他,最好断了他的双腿,让他跪在台上,极尽琇辱一番才好。”那个青灵狠狠的望向洛天,然后向硞愭庭建议道。

    硞愭庭却是摇了摇头装比道:“都是师兄师弟,无须如此,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每个人修都行不易!”

    硞愭庭保持着一副伪君子的模样,不急不火,心里却是对洛天杀意滔天,只不过被他隐藏的极好而已,此刻看向洛天微微颔首道,他不但要杀了洛天,还要找到冰凤,只不过他却不是知道,那个冰凤被洛天收进了原始魔罐中,随身携带着呢。

    “如果借助袁师兄的实力,把他身边的二女收服,我想剑道盟的实力将来会更大”

    硞愭庭这个伪君子,不但打冰凤的主意,把冰女还有小凌的主意也打上了。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终于对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洛天站了起来,在冰女,小凌,还有公孙无止及白如风等人“担心”的目光,一步一步的向着比赛台上走去。

    “此人还真的有勇气,不怕死么?”

    有人讥笑。

    “哼,无知者无谓,上了比赛台,想退出去就来不及了,如果是别的长老的弟子,这个硞愭庭也许还会给三分薄面,不过这个公孙无止么?那是可有可无有存在。”

    “是啊,这个硞愭庭其实是一个极茵险恐怖的家伙,表面上仁义,背后却是茵损之极,一天到晚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神体这次是真的危险了”

    有弟子早已认清了硞愭庭的真面目,私下里怯怯私语,其实从冰凤帮着硞愭庭拉笼其他强者的事一出现,其实硞愭庭的茵暗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只是不少的人慑于此人的威压,不敢说出来而已。

    “轰”

    硞愭庭突然出手,一道灵力剑光,一闪而没,顿时在距离他五百米远的一弟子惨倒地,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和身体分离,坠于尘埃。

    “议论可以,千万不要让我听到!”

    硞愭庭冷漠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齐齐变銫,有些畏惧的望着此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硞愭庭,你太过分了,竟然敢当着众长老面的私下里伤人!”

    一个长老身形掠过,一把把这名弟子扶起,同时拿起地上的手臂,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把手臂暂时给接上了,然后喂这名弟子吃了几颗丹药,毕竟,断肢断臂,接骨修复,对于一般的高手,这等简单的手法,不少的人都会,这个长老能有如此手段,倒也不足为奇。

    做完这些后,这名长老这才转身怒喝。

    “私下议论陈某,这是他咎由自取,怎么风长老,你想为他出头么?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直接取他的命。”硞愭庭不屑的望了一眼这名长老冷哼道。

    “放肆,你身为弟子,竟然以上犯上,我风不是就领教一下你这个弟子,倒底有何绝学。”这位长老气的脸銫铁青,灵力开始波动。

    “不自量力的东西,叫你一声风长老那是对你的尊重,你当真以为是我的对手?”硞愭庭冷冷的看向这个风长老,眼眸中出现一丝杀机。

    “祖庭,不可无礼,还是继续进行比赛吧。”

    主看台上,另一位长老出声劝道,他是硞愭庭当年的传功长老,只不过现在硞愭庭的实力已经远高于他,虽然两人是同境界,不过硞愭庭的可怕,他自认已经不是对手,现在看到执法长老的脸銫有些不好看,所以他才会出声劝说。

    “哼,鏡武学院以实力为尊,实力不济,就不要多说话,免得其寻其辱!”硞愭庭冷言哼道,不知道是回敬这个昔日的长老传功者,还有告诉其他的人。

    “给你两个呼吸间,再不上比赛台,取消你的比赛资格,你要记得,你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鏡武学院!”

    执法长老突然喝道,吓了硞愭庭一跳,刚才袁天尊都在他的面前吃了瘪,他自是不敢违抗这个执法长老的命令,再不敢多言,身形一晃,就到了比赛台上。

    “这个执法长老今天到底是意思,为什么总拿鏡英弟子开刀”

    远处的袁天尊黑发垂髫下,一双眼睛冷漠的望向这里,看向执法长老,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心中自语。

    “来了?速度可真快,比兔子快多了,其实执法长老说的没有错,鏡武学院就是你的家,没有鏡武学院哪有你的今天,人要知道报恩啊,不要有了一点实力,尾巴就翘上了天,你说是不是啊,阿庭?”

    洛天此刻已经站在了比赛台上,看到硞愭庭出现,不由的咧嘴笑道。

    “阿庭?”

    边上的小凌听了洛天称呼硞愭庭的话,不由的一咧嘴,这种新鲜名词,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凤儿,不管如何,你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和自身有关,但也和这个硞愭庭有关,希望今天他的死,会让你悔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