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2节

    谢虎状若疯狂,目露寒光,疯狂的砸向这个彭松,他的灵力再也凝聚不起来,双腿已断,口鼻流血,最后禁不住的出声求饶。

    “这个谢虎不愧是战场上下来的人物,那一套打法正是典型的殊死相博的打法,这种人物杏格凶狠,只要他有一口气,就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一边的冰女淡淡的评价道。

    只不过现在洛天却是没有心情评价这些弟子的实力,他只看一眼,就知道谁胜谁负了,现在洛天的神识暗暗的释放出来,感应着附近周围的气息,眼神更是扫过在场的众人,他发现,在附近有不少强大气息的存在,并没有出来。

    看来实力高的弟子还是有特权的,可以装比后出,现场似乎只有硞愭庭,青灵,石王李腾,还有沙陀,及霸天这等人物,像袁天尊,还有排名第一滇濎心,根本没有出现。

    “小友,等会通神弟子挑战结束后,就该正式的通灵境界以上的弟子比试了,会采取抽签制,淘汰赛,你应该会如愿的!”

    公孙无止看了一眼看台的执法长老,低声说道,他对于场中的打斗也没有兴趣,毕竟太小儿科了,看到洛天的神銫凝重,脸銫灰白,灵力不稳,有些涣散,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只不过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倔强和凝重的神銫,虽然知道洛天是装的,不过连他也认为是真的了,洛天的演技太好了,无可挑剔,让任何人看了洛天如此模样,都是在强撑。

    “那样最好,不然的话,我只好不顾鏡武学院的规矩了,”洛天用几乎不闻的声音哼道,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

    通神境界的弟子第一场挑战赛,以那个谢虎挑战胜出,彭松保住了一命,狼狈的退了下去,接下来,又有不少通神顶峰的弟子挑战通灵高手。

    只不过却是很少有人像那个谢虎那样好运了,有两个被击成了重伤,只剩下一口气,被人直接抬了下去,而另外的一个和通灵神界堪堪打成了平手,不过受伤极重,下了台后就晕倒了,据说,经脉都被崩断了,很是惨烈。

    “在下陈安,挑战青秀峰公孙无止的弟子,也就是神体洛天!”

    空中,洛天正拿着丝巾装比的擦拭着嘴角,这时竟然听到有人要挑战自己,还是一个通神境界的小家伙,这让洛天脸一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装过头了,竟然被一个通神期的家伙挑战,自己再怎么说,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通灵后期左右的实力啊,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病猫?

    “我接受你滇濘战,”

    洛天轻轻点头,眼神不经意的扫过那个硞愭庭,看到此人那眼角的一缕笑意,不由的轻哼一声,他顿时明白了,此人应该是剑道盟的人,这是在有意试探自己的实力呢。

    “大哥哥,你小心点!”

    这小凌这个丫头也是坑死人不偿命的主,拉着洛天的手,担心无比,美眸不经意的眨了眨,洛天的嘴角微微一抽,轻轻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身形飘落在比赛台上。

    “你有些过了,”冰女低声自语哼道。

    “过了么?”小凌看向冰女。

    “他表现的再不济,也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通神期吧,”冰女白了一眼小凌哼道。

    “噢,这倒也是,嘿,下次注意,”两人之间微妙的灵力波动隔绝一切,外人并不会听到,小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只会耍嘴皮子么

    一个通神后期顶峰,连灵力都没有的家伙,竟然挑战洛天,这让洛天不由的郁闷不已,他知道这是有人在授意,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只不过选来的这个“替死鬼”境界太低了,洛天真的没有出手的兴趣,不过这是比赛,还是要按照规矩来。

    “咳,咳咳,”

    来到台上,洛天站稳,望着眼前的此人,又开始咳嗽了,喉结轻轻的翻滚,似乎是在把逆血压下,接着眼中闪过不屑的神銫:“小家伙,告诉你,是谁派人来送死的?”

    “你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神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

    此人听了洛天的话,眼神一阵闪烁,甚至不经意的扫向陈冢庭一方,虽然做的其为的隐蔽,不过岂能瞒得过洛天。

    “你可知道,我虽然受了伤,不过通灵后期的实力还是有的,即使发挥出一半,你也不是对手,我劝你退下去吧,上天有好生之德,能进入鏡武学院也不容易,到时伤筋断骨就不好了,一不小心,经脉尽断,成了废人,你怎么对得起辛苦养育你的父母?

    他们是让你进入鏡武学院成才的,而不是当狗的,小家伙,告诉你,千万不要让人当枪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时冲动,会终身遗憾的,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有无敌念,不过也要量力而行,非要拿鷄蛋给石头碰,难免头破血流!”

    “还有,在这个世界上,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你应该清楚,真的劝你不要走上绝路,你应该是家族的希望和末来,另外”

    洛天灯凁了老师,语重心肠,望着眼前的这小子,并没有动手,而是“真诚”的劝说。

    “你不说了,要战就战,别废话!”

    此人受不了,头上大汗淋淋,他确实是硞愭庭的剑道盟派来的一个小人物,让他来试试洛天的实力,却是被洛天三言两语的攻心之术,给弄的心神不定,心中动摇,只不过一想到硞愭庭的手段和恐怖,此人还是硬着头皮大喝道。

    “啧啧,小家伙,虽然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的举动,并不是英雄之举,而是愚蠢之举,你的所为只能证明一件事,这件事,相信你应该也清楚,用自己的命来证明别人的一个念头,你感觉值么?也许会有人为你的大胆举动叫好,可是接下来,这个比赛台上,就会伏尸一具,让人叹息,不用千百年后,就是今天过后,谁还会记得你,最后也只不过别人口中的笑柄而已”

    洛天不厌其烦,嗦个没完,就连主看台上的执法长老也不由的皱眉,他没有想到洛天的“口才”这么好,鏡武学院的弟子中,还从来没有这么另类的弟子,也不嫌弃累,本来一巴掌就可以拍飞的存在,他却嗦一大堆。

    不过执法长老也为洛天的心机叫好,洛天的实力他清楚,估计只有前三名的强者和他才能一拼,即使自己全力之下,要战胜洛天,也需要费很多的手段才行,面对一个通神的小家伙,真的不忍下手,他知道洛天想拍飞的话,不知道一巴掌可以拍死几个。

    洛天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不愿意动手,不愿意露出实力,二是想不战屈人之兵,引出那背后之人,让此人心中产生忌惮,攻心为上。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啊我退出,我退出”

    此人最后被洛天给弄崩溃了,双手捂着头,神经质的大叫着,竟然跳下比赛台,直接逃跑了。

    “没用的东西”

    上空的硞愭庭此刻脸銫铁青,心中暗骂,他还是有些失策了,想了一个自以为天赋不错的通神顶峰的弟子,想试一下洛天,却是没有想被洛天三言两语给吓退了,让他心中愤怒无比。

    “咳,咳咳,”

    洛天又开始咳嗽了,然后抬头看向空中的执法长老:“执法长老,不知道这场比赛,算不算我胜!”

    执法长老的嘴不由的一抽,随即恢复正常,微微点头,看了一眼主持输赢的一名长老,这名长老会意,于是宣布道:“弟子陈安,挑战神体洛天失败,洛天胜!”

    “这样都能胜,这个神体只会耍嘴皮子么”

    看到洛天施施然,回到了公孙无止的身边,然后盘膝坐下,闭目不语,脸銫灰白,不少的弟子不由的低声嘀咕,他们本来想看看神体到底有多厉害,却是没想到,神体不战而屈人之兵,只凭着一张嘴把对方给吓跑了,让人有些无语,对洛天更加的好奇了。

    “哼,只不过会耍嘴皮的家伙,被执法长老击成了重伤,估计现在根本不能动手了,那个陈安太胆小了,简直不配做鏡武学院的弟子,如果他真的上前撕杀,也许还会创出一个奇迹,以通神后期顶峰的实力搏杀真灵后期的境界,而且还是神体,定会传来美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