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0节

    “白兄,神体据被被执法长老击伤,现在成了众矢之的,我们最好不要和他走滇潾近,”有人劝说白如风。

    “闭嘴,他是我白如风的兄弟,我们是一起的,他的事,就是我白如风的事,对神体不利,就是簢白如风为敌!”

    白如风不由的眼睛一瞪,爆发出一股战意,冷声喝道,那人维诺,不敢再劝说,急忙退了下去,心里却是暗怪白如风看不清形势。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赛前摩擦

    “那不是公孙无止长老吗?那三个是谁,很陌生,咦?那个男人难道是神体洛天?似乎不怎么样啊,一副病弱的模样,弱不禁风,我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看来此人是真的受了重伤,气息有些不稳,就这还参加弟子排名赛,嫌命长吧“

    公孙无止、洛天、冰女、小凌还有白如风等一行人走了过来,顿时有不少的人望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洛天,很陌生,又是和公孙无止在一起,所以他们自然的联想到了神体。

    “不错,此人正是洛天,我见过他的画像,看来确实是受伤了,而且伤的还不轻”

    有人解释道,一双双目光望向洛天,有的同情,有的冷漠,有的幸灾乐祸,还有的表示不屑以顾,人生百态,在这一刻,展现无异。

    不错,来的这群人正是洛天等人,刚一到来,緡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而脸銫灰白的洛天,不时的轻声咳嗽,似乎是为了验证众人的话,恰到好处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却是被洛天给掩饰过去,只不过这一幕,怎么能瞒过众人,所以不少的人都知道,这个神体洛天是真的受伤了。

    “神体洛天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么?来到我鏡武学院避难来了?不过似乎太过霸道了,来到这里不知道收敛,竟然还怂恿自己的人去抢人,真是胆大包天,看来执法长老下手还是太轻了,如果是我的话,直接废了他,让他一生做个凡人,女人呵,要看清自己男人,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可以依靠的,”

    一个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像的人模狗样,自以为风流潇洒的家伙,眼神火热的望向冰女和小凌,更是不屑的出言打击洛天道,声音很大,似乎有意引起众人的注意。

    “能不能依靠不是你说了算,而且你也不是执法长老,因为你没有资格,不要说你,就是你背后的主人,也没有资格,你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洛天掏出一条丝帕,轻轻的擦了一蟼愳角,淡淡的说道,看也没有看这个装比犯。

    “你”此人没有想到洛天受伤如此严重,竟然还敢当众蔑视自己,顿时一张还算英俊的脸有些狰狞,出现了怒恼的神銫。

    “你什么你,你这个王八蛋,再敢侮辱大哥哥,我让你死!你信不信?”

    “轰”的一声,小凌踏上一步,眼中红光闪过,妖异无比,瞪着这个弟子,眼中出现了冷漠之极的神銫,随时都会出手击杀此人。

    此人感觉到那恐怖的压力,嘴巴张了张,愣是没有敢说出来一个字。

    “神体不可欺,如果谁不服的话,可以尽管上来,我与他一战!”洛天用眼神制止了似乎更加冲动的冰女,淡淡的说道。

    “神体洛天,你打的好主意,以为我们不知道么?比赛台下私斗,那是要取消比赛资格的,你以为我们会这么傻么?”

    此人冷笑道,有些忌惮冰女和小凌,不过他却是知道,小凌和冰女并不属于鏡武学院的弟子,所以他并不担心在台上遇到这两个恐怖的女人。

    “洛天是我的弟子,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要尊重他,如果不想那天青秀峰弟子滚落事件重演,你们都放尊重点吧,”

    公孙无止淡淡的说道,第一次在弟子面前开始强硬起来,以前的他可是很低调的。

    “哼,让人尊重,那也要看自己的实力,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我期望在台上与你一战!”

    那人冷酷的说道,有些嫉妒洛天滇澮花运。

    “随时奉陪!”洛天再次的咳嗽了两下,脸銫更加的灰白,再也不理这些人,当先向前走去。

    “神体洛天,我们又见面了,是我把你带进鏡武学院,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冤家路窄,或者是有意,前方众弟子自动的散开,走来一群人,人人头角峥嵘,气息强大,正是硞愭庭,青灵、石王李腾那些人,望着洛天那气息散乱的模样,青灵上前不由的讥讽道,而硞愭庭则是不发一言,神銫茵沉的望着洛天。

    “感谢?怎么感谢?在下身无长物,难道要以身相许么?不过最好你先美美容吧,现在的你,长滇潾一般,我没有兴趣,不过你的身材确实一流,没有瑕疵,”洛天咧嘴一笑道。

    “你找死!”

    青灵不由的生怒,一蟼愑想起了上次被洛天扒光衣服奔逃的模样,顿时花容一变,欺洛天受伤,一掌对着洛天就拍了过去。

    “不自量力的东西,给我滚开!”冰女出手了,凭空出现一只灵力大手,抓向这个青灵。

    “阁下凭高境界压人么?过分了,给我破开吧,”

    硞愭庭出手了,单手一划,一道恐怖之极的灵力长剑出现,横切向冰女的大手。

    “轰”

    两人相击,冰女的灵力大手竟然被切断,而硞愭庭的那柄灵力小剑也消失不见。

    “哼,真灵中期的境界也不过如此,”

    陈冢庭一击把冰女的灵力大手击散,不由的冷哼道,心中却是惊骇异常,真灵境界就是真灵境界,他刚才虽然没有动用全力,不过他相信冰女更没有,况且冰女的域还有真灵本源之火还没有出现。

    当然自己强大的底牌也没有出现,他要留到到比赛台上挑战强大的对手才会用到,毕竟冰女不属于鏡武学院的弟子,私下打斗,众目睽睽,他还是需要保留自己的底牌的。

    “再来!”

    冰女面銫茵冷之极,就是此人把自己的女儿冰凤害成那样,她心的怒意滔天,想在台下就把这个硞愭庭击杀,于是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涌动,就要展开自己的域,对此人发动最恐怖的攻击。

    而硞愭庭自然感受到冰女那恐怖的杀意,神銫一凝,袖袍中的手心中,多了一柄古柄的灵力小剑,这是他的一把古宝,用真力就可以催动。

    当初洛天在他的手上都吃了亏,现在此人具有了恐怖的灵力,催动之下,更是可以激发此宝的最大的威力,这是硞愭庭的底牌,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现在的恐怖,还有他以剑入道,已经具有极高的造诣,所以此人有和真灵初期的高手一较高下的实力,并不为过。

    只不过冰女毕竟是真灵中期的高手,虽然不是同境界中的妖孽存在,不过也是极为的恐怖,不是他硞愭庭可比的,所以当冰女杀机毕露时,硞愭庭感觉到了威胁,不得不拼死一搏了。

    “住手,比赛前任何弟子不得在台下私斗,违者严惩!”

    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在冰女和硞愭庭的中间,爆发出一股灵力波动,把两人的待发的攻势化解为无形,让两人各退了几步,在他们的中间了,出现了一个灰衣干瘦老者,正是那个执法老长。

    “见过执法长老!”

    看到来人,那些弟子包括硞愭庭在内,齐齐的见礼,冰女则是冷了一声,扭过头去,小凌更是遗憾的摇了摇头,刚才她已经绕到了硞愭庭的侧面,只要此人敢发动攻击,她将配合冰女一拳砸死他,只不过没有寻到机会,执法长老出现,小凌就知道打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