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47节

    有不少的弟子不信这个邪,准备再次冲上清秀峰时,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正是执法长老,威严无比,给人极大的压力,众弟子听了,不敢违抗,一个个的如作鸟兽散,一会儿功夫,青秀峰山下跑的一个人也没有了。

    青秀峰上,此刻出现了一个老者,不带丝毫的灵力波动,似乎没有任何的烟火气息,甚至连冰女都没有发觉,不过洛天却是发觉了,暗中心惊,此人的实力绝对在真灵后期甚至已经到了顶峰,给他的感觉,比起紫府的紫衣圣还要恐怖。

    “所料不错的话,前辈应该就是鏡武外院的执法长老吧,晚辈有礼了,”洛天保持应有的礼节,冲这个老头拱手。

    洛天的声音一出,这才惊动了公孙无止,冰女她们,这才发现,山峰上竟然多了一个人,不由的暗叫惭愧。

    “你就是神体洛天?呵呵,好强大的感知力,”这个枯瘦的老头,正是外院的执法长老,看向洛天,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呵呵一笑道。

    “前辈客气了,凑巧而已!”洛天谦虚道。

    “见过执法长老!”此刻公孙无止上前见礼,虽然同是长老,也是高低之分,所以公孙无止礼不可废。

    执法长老随意的摆摆手,然后看向冰女和小凌,特别是看向小凌,眼中的疑瀖稍微有些凝重,这二女只是冲这个老头哼了一声,并不爱搭理他,倒是白如风跑过来行大礼。

    “公孙长老,你派人公然闯入霸峰,抢弟子,有些过了,这坏了学院的规矩,已经引起了那些弟子的不满啊,”执法长老叹息道。

    “执法长老,这件事”公孙无止上前想解释。

    “闯入霸峰的是我,和公孙长老无关,你身为执法长老,难道就任凭弟子看着弟子沉沦下去,而不闻不问么?”冰女冷冷的盯着这个执法长老喝道,浑然无惧,

    冰凤之所以变成这样,她不相信学院不会不知,所以学院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知道你是”执法长老看到冰女那一双充满杀机的美眸,微微一怔,随口问道。

    “咳,执法长老,她就是冰凤的母亲,冰女,”公孙无止解释道。

    “原来如此”

    执法长老微微点头,看向冰女:“弟子冰凤的情况我略有所闻,鏡武学院太大了,弟子众多,一般院中高层是不过问弟子之间的事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而她的道”执法长老叹息。

    “她的道就是陪男人睡觉么,你这个老家伙油嘴滑舌,在推卸责任么,我们把弟子送到这里,你们具有监管之责,冰凤变成这样,你作为执法长老,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冰女怒喝,因为冰女,她连整个鏡武学院都恨上了。

    “放肆!”

    执法长老脸銫一寒:“还从来没有敢如此责骂老夫,鏡武学院的弟子都有自己修行的路,至于走到哪一步和拽院无关,冰凤如此,只能说明她心杏不坚而已,”

    “那我想问一句,你们鏡武学院都是教导弟子什么?只负责修练么?最基本的做人的原则没有么?让他们自由发展?杀人越货也不管么?”

    洛天上前一步,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涌出,盯着这个执法长老冷漠的哼道。

    “怎么,神体,你想簢动手么?”

    执法长老看向洛天,一双眼睛古井无波,神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不能为冰凤讨回公道,晚辈少不得要讨教一二了,”

    洛天淡淡的说道。

    “小子,鏡武学院外院如此多的弟子,敢如此和本执法长老说话的,你是第一个,你虽然为神体,不过却不是我的对手,起码现在不是,”执法长老感受着洛天体内那澎湃的战意,轻轻的摇了摇头。

    “执法长老,此事另有迎因,那个硞愭庭对冰女的所作所为,已经犯了院中的大忌,您看,这是从冰凤身上取出来的血噎,”

    此刻公孙无止急忙取出那个玉瓶,里面有一滴血珠,气息有些杂乱。

    “这是”

    执法长老接过,轻轻的闻了一下,神銫顿时凝重起来,然后把玉瓶还给了公孙无止。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一切都是在演戏

    “公孙无止,你纵容弟子洛天行凶闹事,以为他是神体,你就以为自已水涨船高,无法无天了么?今天本执法长老就破了你的梦想”

    那些闹事的弟子刚刚退去不久,青秀峰上突然爆发出执法长老的怒喝声,接下来,灵力波动异常,整个青秀峰都在震动,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那种恐怖的波动让人惊骇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执法长老看不下去了,执行雍中的院规?”有弟子吃惊的道。

    “不错,似乎除了院长大人,只有执法长老才有如此恐怖的威势,看来执法长老终于还是帮弟子出手了,”另有弟子肯定的判断道。

    “执法长老还是出手了,不然的话,他这个执法长老的面子上过不去”

    远处的剑峰上,硞愭庭感受着那强烈的气息波动,确认正是执法长老的气息,因为硞愭庭见过执法长老出手,那种气息波动他极为的熟悉。

    “执法长老还请住手,不管如何他是本长老的弟子,还请手下留情,∑冧中夹佑着公孙无止那有些惊慌的声音。

    “敢在我鏡武学院闹事,必须接受惩罚,神体也不例外,还有你白如风,罚你半年的俸禄,面壁一天一夜,等弟子排名赛结束后,完成一件三星任务,不然的话逐出鏡武学院”

    狂暴的气浪中,传出执法长老的轻喝道,威严无比。

    只不过这种恐怖的威势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平静了下来。

    “执法长老,你太过分了,他毕竟是我的弟子,你竟然重伤了他,我你拼了!”里面传出公孙无止怒喝的声音。

    “不自量力,你一样不行,希望你好好的管教一下这个弟子吧,下次再敢乱来,废了他的修为”

    一道恐怖的气浪从青秀峰山上传来,极快的远去,慢慢的归于平静,应该是执法长老离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别的长老所收天才弟子,院内都多加照顾,轮到老夫,却是横加阻拦?为什么?”青秀峰上传来公孙无止的怒喝不甘声。

    “鏡武学院,想不到竟然如此欺人太甚,洛天,你醒醒,你醒醒来”山峰上传来冰女那痛苦的声音。

    “看来执法长老动了真火,不但伤了神体,而且连白如风也受到了惩罚,罚俸禄,面壁都是小事情,让他完成三星任务,倒是有些为难了,要知道那可是真灵境界的强者才能完成的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