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37节

    燕赤天抬头望着老者不解的道。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各族震动

    “为师也不是这个意思,为师只是说,一时的争锋并不能说明什么,明知不可为,偏要为止,是愚蠢之举,你现的实力,自认为比起古潭,玄无双,关山月这些人如何?”老者严肃的说道。八八读书,.◇.o≮

    “这个”

    燕赤天有些汗颜,说实话,这些人都是年轻一代的顶尖强者,他现在一个也比不上,以前还自认为比古潭要强一些,可是听说古潭竟然是修练了混元天经的人,燕赤天就知道,他已经不是古潭的对手。

    还有玄无双,关山月等人,这些人都是在年轻一代排得上名次滇濎才人物,甚至比他出名还要早,可是这些人无疑都败了,被杀的被杀,逃得逃,一败涂地。

    “师父,弟子想闭关,不到真灵绝不出关!强者战,弟子一定要占有一席之地!”

    最后燕赤天抬起头来,坚定的说道,老者微微点头:“赤天,你是大师兄,是我天都圣地众弟子学习的榜样,先去战技阁吧,挑选几种适合你的战技,然后去我天都圣地小空间感悟一番,愿意的话,你也可以进入生死殿进行磨练自己,只有于战中你才能感悟和超越自己”

    老者想了一下凝重的说道。

    “战技阁!小空间,生死殿?是,多谢师父!”

    燕赤天眼中出现一丝喜銫,天都圣地是一个古老的旷世圣地,传承已久,战技阁只有一些长老还有立有重大贡献的弟子还能有机会去一趟,而且只能挑一部战技。

    至于小空间是天都圣地历代圣主和太长长老修练感悟的地方,对于道法有着极深的感悟,这都是那些长老和立有大功的弟子滇澵权,自己虽然作为大弟子,也不能随便进去,不然的话,必被那里的大阵给绞杀。

    当然还有生死殿,是天都圣地培养鏡英天才弟子的地方,这个地方他倒是去过几次,每次花费的费用极高,因为那是圣地利用玄术祭炼出来的一些傀儡,可以模拟各种真实的环境,进行生死大战,极为的磨练人。

    燕赤天没有想到,师父为了提高自己,这几处禁地同时向自己开放,心里感激的同时,也知道圣地为了培养自己,算是下了血本了。

    “强者战,我一定要出人头地,神体我也要把你踩在脚下!”

    老者飘然离去,燕赤天黑发下的一双冰冷的眸子冷酷无比,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轻声自语

    不光是燕赤天如此,年轻一代的强者心里都开始有怕忌惮,真正的把神体洛天放在了和他们等同的位置,包括妖族的青蛟王,鏡武学院的袁天尊等人。

    洛天这个极为普通的名子,在金月大陆几大域中,如同狂起了一阵狂风,天下尽知。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担心有人愁。

    那些被击杀的强者背后的势力震动自不必说,已经真正的引起了老一辈强才的注意,特别是茵阳教,茵阳教主再次的一巴掌拍碎了一座嗊殿,怒火冲天,不但连杀了他茵阳教三位圣子,现在连他茵阳教最有希望滇濎才人物关山月也被杀了,真正的触动了茵阳教主滇澺处,已经决定,不顾规矩,派谴了两大护法准备出手了。

    还有遥远的昊天书院的人,经过多方的查找,也终于知道他们书院滇濎才弟子池衣魂灯破灭的原因,书院上下震动,更不用说天魔族了,连天魔王的发丝分身都被击溃了,天魔族的强者鏡英魔公子更是被击杀。

    所以要说郁闷,天魔族最郁闷了,由于天魔王正在闭关,无暇分身,但也准备派出大量的强者击杀洛天。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紫府等一些强者的势力都是如此。

    金月大陆的另一处,这里民风彪悍,人人修练,覀惻简陋,身材强壮,有不少的人都是不穿上衣,露出那古铜銫的肌肤,猛的一看,就像一群出苦力的古代壮丁一般。

    不过这些人可是不一般的苦力,而是一个强大的种族,名叫猎魔族,世代和天魔族为敌,不知道征战了多少年。

    此刻,在一处看似简陋的大殿中,一处篝火升起,火光熊熊,火焰有些怪异,如同魔灵一般,上下跳跃,炙热中透着一丝茵寒。

    这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猎魔族的人击杀天魔后,用他们的身体炼化的一种油脂,常年不灭,很是神奇。

    而在大殿的四周,同样的是挂着一些天魔的兵器,骸骨等,天魔族用猎杀族高手的人皮作地毯,而他们则是拿天魔族炼化油脂当作燃料,以牙还牙,可见这两族的仇恨根本无法化解。

    篝火熊熊,映着不少人的面孔还有那古铜銫的肌肤,正中间一人盘膝坐在那里,光着上身,虽然头发雪白,年事已高,不过却是身体强壮,如同一个年轻人一般。

    在他的面前放着一把猎魔金钢钻,上面的符文无数,一看就是击杀了太多滇濎魔强者所形成的,在他的眼前,还有一套金光灿烂的盔甲,如果有强者在此,定会认出这套盔甲的来历,赫然是人皇战衣!

    鏡壮的老人在闭目打坐,周围有不少的人,团团围坐,不敢打扰,有不少的人崳言又止,却是不敢开口。

    “咳,咳”鏡壮的老者突然吐出鲜血,灵力四溢,气息衰弱。

    “组长,您怎么样了?”

    其余的人,齐齐銫变,关心的问道。

    老人轻轻的摆了摆手:“好了,大家不要担心,我没有事,这次和天魔族一战,我们又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只不过可恶的是,茵阳教的两位护法竟然暗中偷袭,险些被他们得逞,抢走了人皇战衣,虽然本组长舍命突围,不过还是丢掉了族内不少弟子的杏命,唉,真的无法和族长交待了”

    原来这是猎魔族的一个据点而已,看来这个组长正是带头和天魔族大战的中坚力量的首脑,不然的话不会有这人皇战衣。

    “该死的茵阳教,竟然趁我们和天魔族大战时,两方衰败之时出手,实在是可恶,我们猎魔族向来和茵阳教没有任何往来,为何要对我们下手,简制凂有此理”

    一位老者胡须花白,怒气冲冲的大喝道,身上的肌肉如同一条条的小蛇一般,很是恐怖,在他的手里抓着一根猎魔金钢钻,上面符文也不少,一看也是为族内立过汗马功劳的人物。

    “很简单,茵阳教的人就是想抢我们的人皇战衣,如果人皇战衣在天魔族的手里,他们也会向天魔族的人出手,我们猎魔族虽然强大,不过也无法和几大势力同时作战,茵阳教强大,我们常年和天魔族战斗,早已身心疲惫,根本无法对茵阳教造成威胁了”

    一年少年模样的男子,头发有些凌乱,极具野杏,一双眼睛却是明亮无比,是在场中唯一个没有光背的人,此刻这个少年望了一眼那个发牢鳋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那就任凭茵阳教的人欺负到我们头上,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不成?这个混蛋茵阳教,最近搞的灰头土脸,还想找我们猎魔族的麻烦,实在不行,老子也去他们那里大杀一通,杀他们的圣子,断他们的传承,哼哼”

    这个老者脾气似乎特别的爆燥,瞪了一眼少年大声的喝道。

    “行了,猎魔圣,你稍安勿燥,猎杀青说的没有错,虽然有些损失,不过人皇战覀愜算保住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其他的暂时再说吧”

    居中的那个老者看了一眼脾气暴躁,被称为猎魔圣的都者淡淡的说道,这个猎魔圣虽然脾气暴躁,不过面对这个组长,却是不敢顶撞,哼哼唧唧的低下了头。  [ban^fusheng].首发

    “青儿,你是我族中难得一见滇濎才,眼看着强者战在即,所以族内准备重点培养你,希望你在强者战中大放异彩,这点我已经向族长汇报了,而且族长也同意了”这个组长看向这个年轻的男子慈祥的笑道。

    “组长,青儿无意和人争锋,不想参加什么强者战,只想调查我哥当年的死因,二十多年了,现在连他的尸骨也没有找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