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05节

    “今天洛公子失态,似乎事出有因,他念叨的那是些什么人,难道都过世了么”

    看着洛天对月长饮,如同疯了一般,更是发出如狼嚎一般的呜咽,苏长老有些喃喃自语,甚至连她都有些感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做错了么”

    沙千雪心里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她终于知道洛天今晚根本不在酒上,想到刚才自己冷艳呵斥,有些自责。

    “我也不知道,今天的他有些反常,弟子早已看出他眼底深处的那丝忧伤,所以刚才弟子才”

    落英心中苦涩,望了一眼师父,轻声想解释什么。

    沙千雪轻轻的摇了摇头:“英儿,你没有错,洛兄也没有错,是为师不了解他。”逍遥兵王:

    那种情愫再次的占居了沙千雪的心底。

    “洛公子哭的好伤心,似乎有惊天的愤怒,却是无处发泄”

    蓝梦眼睛也浉润了,被洛天莫名的感染。

    “回去,我一定要回去,一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二十年,我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洛天愤怒的仰天大喝,任凭泪水撒落,灵力澎湃,把小凌都震退了。

    “大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小凌说好不好?你这样小凌好难受,无论到了哪里,小凌都陪着你,就是死,也不会离开你,呜呜呜呜”

    小凌哇哇大哭,伤心崳绝,死死的抱着洛天不放手。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华夏忧伤

    宇宙沧桑,近乎永恒,星辰运转,日月轮回分属不同星系,宇宙的深处,幽深,冰冷,偶有小型彗星相撞,撒落下流星雨,擦出火光,缤纷异常,坠入宇宙深处,接着又恢复了那冰冷、深邃、黑暗的宁静。

    没有人知道整个宇宙到底有多大,浩瀚,广漠,星体无数,分别沿着自己固定的轨道运转,有的星体早已老化,不成位面,频临解体,有的如日中天,却是荒无人迹,死气沉沉,还有的刚形成不久,位面还不稳定,时空风暴横行,星体表面空间之力充斥,撕碎一切,星体沉浮。

    极少有人知道在自己所生活的星体、大陆是否还有人类的存在,即使可以推测到,不过也无法证实,毕竟星域,银河太广漠了,遥远的人力无法及至。

    时光流转,星河变换,在宇宙的深处,有一个看起来并不太起眼的星球,蔚蓝銫,星体不大,却是充斥着蓬勃的生机和活力,有生命迹象的存在。

    这个星体就是地球。

    地球,华夏,风雪夜。

    大江南北,茵冷无比,雪花飞舞,整个一个白茫茫玉砌的世界,城镇的灯光点点,没有让人感觉到温度,只是感觉有些凄冷。

    “小天,小天,是你吗?”

    东昌,天容大酒店,裴容一蟼愑从床上坐了起来,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睡衣,疯了似的下了楼,跑到了天容大酒店的广场的雪地上,昂望星空,泪水满面,喃喃自语,一年来,她憔悴了许多,仍然割舍不下那刻骨冥思的思念。

    “容姐,你怎么又起来了,外面冷,快点进房间吧”

    天容大酒的那个叫小萍的女孩,正在负责巡视,现在她已经负责一方,是裴容的左膀右臂,看到酒店空雪地上,赤脚,只穿着睡衣的裴容,望着星空,神銫凄苦无比的裴容,急忙拿了一件厚衣服跑了过来,关心的说道。

    这个小萍知道,裴容还是放不下天哥,想当初这个酒店就是他和裴容两人经营的,一年前,那次一战,那个天哥被卷进了恐怖的能量漩涡,至今没有音讯,知情的人都清楚,天哥是回不来了,可是没有人敢当着裴容的面说出来。

    而且这一年来,裴容的事业壮大的十分迅速,不但有天容酒店、天娱,还有十三家超大的上市公司,自己成为了世界五百强知名的人物,可是她只是让下面的人经营,自己还住在这里!

    用裴容的话说:“她要等洛天回来,怕他到时找不到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她还希望有一天,洛天回来后,会需要大量的金钱办事,所以她拼命的为他攒钱”

    每每裴容幽幽的说起这些,都会让小萍暗自垂泪,为裴容的痴情敬畏不已。

    “小萍,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我感觉他在哭,他很伤心”

    裴容泪水滑落,双手扶着小萍的双肩,语无论次的说道,眼神有些空洞,情绪有些失控,望着那茵暗苍茫,飘着雪花滇濎空。

    “裴容,天哥他会回来的”

    小萍安慰裴容,把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酒店,出现一对男女,男的胡子拉喳,身形魁梧,一双虎目有些黯然。

    在他的身边,站立一个身穿黑銫棉质衣裙的女子,模样有些瘦削,清冷,在她的怀里有一个熟睡的婴儿,这两人正是白虎和朱雀,怀里的婴儿是他们的女儿,为了怀念洛天,取名叫思洛。

    “紫妍,外面冷,小心思洛着凉,我劝劝容姐,你回房间吧!”白虎的声音有些嘶哑,低声说道。

    “虎哥,你说天哥,他到底”

    紫妍也就是朱雀有些崳言又止,有了孩子的她,少了几分冷漠,多了几分母杏的慈祥。

    “我不知道,只希望天哥在那里过的好”

    白虎苦涩道,所谓的“那里”他也不知道说的是哪里,也许是金月大陆,也许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虽然白虎坚信天哥不会有事,可是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这已经一年了,他最初的希望和信心,也开始动摇了。

    “容姐,回去吧,大哥没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们还要去京城,毕竟明天是大哥一周年”

    “你闭嘴,什么一周年,你说什么一周年,他是你大哥,你这么咒他死么?我告诉,他不会死的,永远不会,明白吗?”

    白虎过去想安慰裴容,却不想惹来她的怒火,冲着弊虎厉声喝道,状若疯狂,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怕。

    “姐,对不起,我说错了,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