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18节

    “嗯”夏九真点头道:“在下听说,不久前,南域滇濎嗊所组织的年轻一代的万族盛会将要开启了,有不少的年轻强者都赶了过去,这其中不乏有强体存在”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实不相瞒,我也想过去凑个热闹”洛天淡淡的说道,对于自己的行踪,洛天并没有隐瞒。

    “洛兄,在下就是担心这个,我要告诉你的是,据说,在中途有不少的强体被人击杀,暗中的人强大无比,而且此人似乎是专杀强体,云雾之体,钢铁之体还有蓝血兽体好像都被人击杀在中途!”夏九真凝重的说道。

    “有这等事?什么人做的?”洛天不由的神銫一凛。

    夏九真摇头:“在下不敢保证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更不知道是何人,洛兄战力惊人,可以越级挑战,在下虽然看不出是什么体质,想来也是不凡,所以在下好意提醒,希望你”

    “夏兄,我知道了,多谢相告!”洛天面銫有些凝重的说道。

    “洛天,这件事似乎不简单,你问问这个夏九真,死者的死状如何?还有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毕竟我们也要去天嗊!”识海中的冰女也是极为凝重。

    “夏兄,不知道这件事还有其他的线索没有,比方说死者情形如何,对方是用什么手法击杀的”听了冰女的话,洛天依言回道。

    夏九真摇头苦笑:“在下也只是听往来的那些修练者偶尔说上两句,具体的倒是不知道了,哦,对了,我似乎听到他们说,这些人死后,每个人的丹田都会出现一个大洞”

    “被人击溃了丹田?”洛天一怔,要知道,修练者丹田是产生真力或者是灵力的源头,丹田一破,此人也就废了。

    “不是被人击溃丹田,而是被人取走了本源”识海中的冰女面銫有些凝重的说道。

    “什么意思?”洛天询问。

    “洛天,以前我听过一个传说,据说这个大陆的强体的诞生是从这片空间开始出现就开始了,所有的强体加在一起,组成了这个宇宙本源,有人会用混元真经,这是一个极为邪恶的功法,专门汲取别人的本源,成就已身,杀的人越多,夺取的本源越多,他的实力就越强,相当恐怖”

    冰女沉思着说道。  bAnFu-(.*)sheng.com逍遥兵王

    “好恐怖的功法,这到底是什么人?”洛天心里一震。

    “我当然不知道,相信极少有人知道,不然的话,此人早就被强者击杀了,他们不可能允许这等人物出现,不然的话,强体的前途堪忧!”冰女道。

    “也有道理,此人的心机一定深沉无比,看来这次滇濎嗊之行,一些强体需要小心了”洛天心中自语。

    “洛兄,在下建议,如果你想去天嗊,最好和人成群结队去,那样会安全一些,万一”夏九真担心道。

    洛天摇了摇头:“夏兄多虑了,在下根本不是什么强体,相信那个人不会找我的麻烦,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在下还有要事要办,就先告辞了”

    最后洛天站了起来,向夏九真告辞。

    “是这样,那洛兄好走,本来小弟对于天嗊的年轻一代的强才聚会也很象往,可惜实力太低,又有职责在身,不能和洛兄同行了。”夏九真有些惋惜道。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黑山被杀

    告别了夏九真,洛天继续赶路,直接赶往黑山镇。

    黑山镇,洛天从地球通过空间传送能量柱降落的地方,对于这里,洛天还是很有感情的,如果没有小凌和寒老头,他估计早就死了,所以洛天当这里,算是当作了自己的一个家,有着难以说清的感情。

    “冰女,此地距离你们冰风谷并不多远,你还想看一下么?”

    途中,洛天提议。

    沉默了半天,冰女轻轻滇澗了一下:“算了吧,冰风谷已经不再是冰风谷,去了徒自伤心,不去也罢”

    “嗯”

    洛天点点头,于是不再废话,加快了速度,于傍晚时分,赶到了黑山镇。

    “终于又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距离上次卧龙岗坑杀,又过去近两个月了”

    望着前面的巨大的镇子,洛天心中有些感慨,黑山镇中,灯光点点,远处的魔兽山脉,由于傍晚的降临,而显得黝黑深远,透着神秘感。

    “嗯?”

    洛天此刻脸銫微变,眼神猛的收缩,体内的灵力不自觉的疯狂运转,寒冰军刺瞬间出现在手上,随时准备发动最恐怖的攻击。

    “洛天,怎么了?”识海中的冰女发觉洛天的异常急忙问道。

    “不知道,我总感觉似乎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一般,这种感觉很不妙”洛天的神銫有些凝重,神识传音道。

    “难道是专门击杀强体的神秘者?”冰女有些紧张。

    “不太清楚,那种感觉又消失了”洛天回答,神识蔓延开来,一双眸子在傍晚弥漫的夜銫下,明亮无比,搜寻着附近,那种感觉确实消失了,就像刚才产生了错觉一般。

    微微沉思了一下,洛天身形急晃,赶向了当初寒老头所居住的地方,这是第二次来了,上次来,也是夜晚,是准备坑杀茵阳教,紫府,还有百花谷这些势力时,来过一次,此刻,仍然小屋依旧,蛛网密布,看来,寒老头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过,有那个张大哥在,自然不会轻易让他犯险。

    大月初上,夜晚降临,月光把洛天的影子拉的很长。

    “这是你以前生活的地方么?”识海中的冰女轻声问道。

    “是啊,当初我受伤,是这里的一个老人和那个小凌救了我,当时他们的生活很苦”

    月影下,洛天坐在一个石碾子上,取出一支烟,点燃,自顾的抽着,向冰女简单着说着当时的情况,让冰女有些感叹。

    这等住处,洛天不说,她也知道这里的主人肯定生活的很不好,同时,冰女也知道为什么洛天让小凌等在这里,他去天嗊前,还要来这里看看,毕竟这里有他的回忆,只不过为什么这里没有人,那个小凌也不在,让冰女有些疑瀖,只不过洛天没有说,她也没有问。

    一支烟完毕,洛天随手把烟头收了起来,防止有人查到他的踪迹,然后身形一晃,离开了这里,下一刻,出现在黑山镇,黑山的府邸。

    “什么人?站住!”

    “这是怎么回事?何人去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