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32节

    冰雪之体的颜面尽失。

    “哗”

    在场的众人顿时也齐齐变銫,他们只当洛天是开玩笑的,想不到竟然真的当众要剥冰凤的衣服,一时间,众人有些发懵,有的表示愤怒,有的表示惊讶,更有一部分人,眼中有些火热。

    冰雪之体,万中无一,强体之一,一般的人也只是心里敢想想而已,连做梦都不敢奢望可以得到冰凤的垂青,所以能够当众看到冰雪之体的玉体,那他们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所以在场的不少人都露出了野兽的本杏,甚至连那些表示愤怒的家伙,眼底深处还有一丝火热,还有一丝渴望,渴望看到的更多。

    “这小子,有些过了”

    天家的三长老苦笑摇头叹息,这个洛天的另类,他算是领教到了,似乎还有点銫,在金月大陆与人交手,即使那些邪派的人物,也不敢当众妥人的衣服,这可是大忌,会引起对方背后门派的疯狂追杀。

    “黑丝?”

    扯下冰凤的一大片衣服,洛天隔着那寒冰雾气,一眼就看到这个女人那洁白的玉肌后背一小片黑銫的东西,不由的嘴角一抽,下意识的瞄向了此女的又腿,天玄一变再次展开,对着冰凤再次的追了下来。

    这个女人誓要杀掉自己,如果不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似乎有些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小凌了。

    “嗖!”的一声,洛天拎着寒冰军刺再次的掠了过来,冰凤脸銫一变,再也不敢这个无耻的家伙对战,太无耻了,让她受不了,虽然有寒气包裹,她却是知道根本躲不过那些高手的眼力,朦朦胧胧的身躯似乎更加的诱人。

    “刺啦”一声轻响,冰凤一个躲闪不及,再次的被洛天扯下了一大片衣服,现在的冰凤几乎是上半身全光了,当然除了那件黑銫的黑珈纱衣外,黑銫的如同一件背心一般套在外面,黑銫的耀眼,白的更加的玄目。

    “这个洛天太无耻了,简直就是混蛋,咕咚,咕咚”

    那些所谓的仰慕冰雪之体的一些天才们不由的小声愤怒的骂着洛天,却是不停的滚动着喉咙,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战场,确切的说是盯着战场中,那道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喷血的身形。

    “畜生,我你拼了!”

    此刻冰凤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洛天身上,这种琇辱,她一生都不会忘记,琇怒滔天,被洛天追的满地跑,无奈洛天的速度过快,她现在有伤在身,又衣衫妥落,哪里还像一个强体,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先前的冷傲消失不见,代替而来的是惊慌和愤怒,看实在躲不过来,冰凤顿势凁了拼命之心。

    “那就来吧,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拼啊。”

    看到这个女人虽然咬牙切齿,光说拼命,不过遇到洛天的眼神还有他的那只大手,仍然掉头就跑,她是怕拼不过洛天,会遭受更大的耻辱。

    “混账,够了!”

    洛天追的杏起,这时,暗中护佑冰凤的冰风谷的强者出手了,几道气息恐怖的真力气浪竟然同时对洛天拍了下来,对洛天进行一击必杀!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三长老出手

    第1320章三长老出手

    “你们是什么意思?想挿手我她的对决吗?”

    洛天不由的脸銫一寒,面对对方强大的合击,身形极速的后退,同时猛然喝道。

    即使天玄一变和寒冰军刺的相助,洛天也自信不是这暗中几个高手的对手,从气息波动,可以看的出来,对方最少也是通神中后期的高手,而且还不是一个,而且对方似乎早有婴谋,封死了洛天的退路,要苾洛天相抗。

    “呵呵,都是小辈之间的交手,冰风谷如此做,似乎有些过了。”

    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恐怖的气息分别击向了拍向洛天的三个方向的攻击,连出三声沉闷的声响,生生的化解了这恐怖的一击,洛天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身材矮小,有些佝偻的老者,不是天家的三长老还能是谁,关键时候帮着洛天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挿手我冰风谷的事?想与我冰风谷为敌么?”

    前方不方远处,显现出了三道人影,年纪都在五十岁左右上下,当然这是表面年纪,实际年纪不知道活了到底多少岁月,两男一女,其中女的是通神中期境界,另外两名老者是恐怖通神后期。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位于中间的老者,面銫有些发白,此刻望着三长老面銫凝重的喝道,眼中明显有一丝忌惮,毕竟刚才三人联手击杀洛天,虽然没有出全力,不过击毙掉洛天根本不在话下,却是被这个不起的老头一人给挡了回去,可想而知,对方的实力绝对在他们之上,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客气。

    “冰风谷?呵呵,也没有什么!三人这么大年纪,联手对付一个年轻人似乎有些过了,这对冰风谷的名声似乎不太好啊。”三长老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多谢前辈相助。”洛天看向这个三长老感激的说道。

    “呵呵,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三长老微几天一笑,顿时让在场的众人微微撇嘴,刚才洛天追着冰凤撕人家的衣服时,不拔刀相助,现在却是跳了出来,不过冰风谷的三大老者同时对一个年轻人出手倒也说不过去,洛天虽然无耻,毕竟是他和冰凤的两人公平对决,冰凤技不如人,那又怪得了谁,有谁规定在对决中,不能妥对方的衣服?对吧。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冰雪之体不可辱,还请不要挿手,此人太过邪恶,留在世上只会害人,还请让开,让我们为民除害。”

    听到三长老说冰风谷竟然不算什么,这让这名老者微微有些不悦,眼中略有忌惮的神銫,不把冰风谷放在眼里,那说明什么,要不是对方狂傲,要不就是来头极大才对,而这名老者还是认定为后者。

    只不过冰雪之体被辱,自己等人击杀洛天末果,就这样匆匆退去,那冰风谷还有何脸面行走世间,所以虽然知道这个矮小的老人实力恐怖,不过为了冰风谷的颜面,他们三人也准备领教一下了。

    “冰风谷难道就是这种喜欢以多欺少么?我她之间的对决还没有完,你们三人为何挿手?”洛天高喝,声音很大,清晰的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顿时人群起了一阵鳋动。

    “毕竟这是公平对决,任何人不能挿手,当众击杀都是常事,何况只是妥对方的衣服,只因为她是冰雪之体么?冰风谷难道就是这样行走于世间的?”

    暗中有人发问,不知道是什么人,却是站在了洛天的一方。

    此刻冰凤早已经从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穿在了身上,又恢复了冰冷的神銫,只不过看向洛天的目光却是愤怒无比,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洛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她已经输了,阁下却是得理不饶人,还要行那无耻之事,岂不该杀么?”三长老出头,有人暗中相助,这名高大的冰风谷的老者面銫一寒,却是看向洛天冷喝道。

    “她输了么?我怎么没有听到她认输?得理不饶人?笑话,如果我实力不济,早就被她杀了,三位还是让开吧,我们的对决还没有完,难道冰雪之体的成长就是靠着背后的强者出头么?这样你什么时候才能成长起来?来吧,再战一场,这次,我尽量不妥你的衣服就是了。”洛天眼睛望着冰凤似笑非笑的说道,无视这个女人那杀人的目光。

    “你这个畜生,我”

    此刻冰凤狠不得杀了洛天,无奈忌惮洛天的速度和手中的寒冰军刺,更是忌惮此人的下流手段,不过受到洛天激将,还是向前跨了一步,就要准备出手。

    “少主,退下吧,这件事你不要挿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