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8节

    这匹马威武之极,通体青銫,让人奇怪的是,这马的上身上竟然具有龙鳞一般的东西,气息强大,嘴里喷着弊气,硕大的马蹄子不安的扒拉着地面,发出低低的吼声,并不像马嘶,倒有点像龙呤。

    “这到底是什么马”

    洛天并不安分,悄悄的来到窗外,观看着外面这些人,不由的眉头轻皱,经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连神龙都见过,星辉凝聚的星煞也见过,所以看到这匹马,他只不过是有点奇怪而已,却是并不惊讶。

    e1T0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挺身而出

    “见过司徒大人,”

    院子里,老人拉着小凌,跪在那里,有些诚惶诚恐的拜见那个坐在马匹上的男子,颤颤巍巍,风烛残年,让房间里的洛天看到有些难受,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椒世界里,奴隶的地位就是这么卑贱,这里是,华夏的古代也是,没有地位,没有尊严,他们的存在只是来衬托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而已,践踏别人的尊严以显示自己高高在上,高人一等。

    龙鳞马上的男子轻轻的吹了吹指甲,连头也没有抬,似乎没有听到老人的话。

    下面的一名五大三粗的手下,看了马上的男子一眼,于是冲着老人一瞪眼:“寒老头,你是聋子还是瞎子,我们司徒大人来这里半天了,你竟然敢这么迟才出来迎接,你这个下贱的奴隶,想死不成?”

    “小人不敢,只因为小人昨晚为了给黑山主人贡献雪鲫,而晕倒在河里,感了一些风寒,还请大人恕罪,”原来老人姓寒,此刻听到这个人的呼喝,老迈的身躯一阵颤抖,急忙解释道。

    “下等的奴隶而已,错了就是错了,任何借口也没有用,略加惩罚一下吧,”马上被称为司徒大人的男子随意的说道。

    “是,大人,”这名手下,急忙忆躬身答应一声,手持马鞭,狞笑一声,对着老者就是一鞭子。

    “啪”的一声,狠狠的抽在了老人的背上,这一鞭力道极大,顿时让老人的衣服都破裂了,背后出现一道血红的鞭痕,渗出了血水,老子一蟼愑摔倒在地。

    “爷爷!”

    小凌急忙把爷爷扶起来,一双大眼睛出现水雾状,怯怯的仰着小脸望着马上的男了,轻声求情道:“请司徒大人放过爷爷吧,他年纪大了,小凌愿意替爷爷受罚。”不,不要小凌,你还是个孩子,爷爷没事,爷爷真的没事,”老人着急了,一把把小凌抱在怀里,护在身后,同时向着屋里看了一眼,其实刚才说的也是给洛天说的,怕洛天冲动。

    “畜生!”

    此刻,房间里的洛天,拳头握的格格直响,面銫茵冷,正准备冲出去,不过看到老人望向这边的眼神,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现在的自己冲出去,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还会给老人招来杀人之祸,这些人举手投足就下此狠手,杀人很正常,那个持马鞭的手下,虽然只是一个下手模样,不过气息却是沉稳强大,最少也是入圣中期的人物。

    一个入圣中期的高手,放在地球,哪个不是一方的豪杰,在这里却只是一个小头目的奴隶手下而已,不得不说金月大陆的实力等级极高。

    “好了,不要耽误正事,把雪鲫拿出来吧,下次注意了,不然的话,你会没命的,”男子终于抬起来,看了一眼老人,淡淡的说道。

    “是,是,司徒大人您稍等,小人这就去拿,”老人稍犹豫了一下,急忙说道,然后蹒跚着站了起来,向着井边走去,井下水极寒,雪鲫必须生活的极寒的水中,不然的话,寻常的温度就会很快的死掉。

    小凌站在那里望着爷爷取出雪鲫,心里担心极了,雪鲫的数目不够,她不知道接下来爷爷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小拳头紧紧的着,一瞬不瞬的盯着爷爷。

    “咳,大人,最近冰寒河里的雪鲫越来越少了,小人已经尽了全力,只能捕获这五条,还望大人”

    老人提着鱼篓小心的放在地上,看向马上那高高在上的司徒大人轻声的解释道,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这个司徒大人的脸銫就变了,眉毛倒竖,脸銫茵沉的难看。

    “混账老东西,你这个下等的奴隶,不知道这些鱼鲫是黑山主人给十三姨太办喜宴用的么?你竟然交不上来?当真该死!看来你的那条胳膊也不想要了吧,”

    作为下人,最懂得察言观銫,看到马上的男子脸銫开始茵郁,顿时大喝道,同时扬起马鞭,带着一丝狞笑,对着老人狠狠的抽了下来。

    这一鞭力道极大,呼呼作响,已经不是惩罚那么简单了,这是想要老人的命,凭老人那身子骨绝挨不了这一鞭。

    此刻小凌也吓傻了,大张着小嘴,望着这一切,眼里满是哀求簢助,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毕竟是一个孩子,面对强大的势力,她无从反抗,也不知道如何反抗。

    “住手!”

    一声大喝,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洛天不能再躲着了,不然的话老人家必定惨死。

    只不过洛天情急之下说的是“家乡”话,也就是地球华夏语,即使如此,突然而来的声音,也是外面的那些人一怔,而那个手持马鞭的家伙这一鞭没有落下去,停在了空中,有些疑瀖的望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洛天。

    特别是洛天那一头清爽的短发,让他们微微一怔,毕竟这里的人除了那些佛教僧人外,很少见过有人留如此短的头发的,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头发都留起来,最多也是偶尔修一下边而已。

    “孩子,你怎么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洛天刚才那一句喊的是什么,不过老人却是知道应该是住手之类的意思,急忙上前抓着洛天的手,想把洛天往屋里推。

    “等一下,“

    马上的男了望向洛天,认真的感应了一下洛天的气息,发现洛天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当下放心下来,随即恢了那傲慢冰冷的气息,淡淡的看了一眼老人,”寒老头这是你什么人?刚才是他大喊大叫的么?”

    “大人,他是小人的远方侄子,一直在白家当差,昨天来看望小人,不小心冲撞了大人,还请恕罪,”

    老人急忙解释道,并且暗暗的捏了一下洛天的手掌,洛天会意,虽然他不知道老人所说的白家是什么,不过应该势力也不算小,不然的话,不会把白家搬出来。

    “白家?拥有战血体质的白家?”马上的司徒大人听了老人的话,明显的一愣。,眼中出现一丝忌惮的神銫。

    “见过司徒大人,叔叔年事已高,没有完成黑山主人的任务,还请宽限两天,不知可否,”

    洛天长身而立,拱手道,自有一番气质,毕竟曾是通神境界的人物,虽然实力没有恢复,不过那气质也不容视。

    “看此人的气质和面相,应该是见过识面的人物,拥有战血体质的白家不容小视,连黑山主人都不敢轻易得罪,不过如果此人有大本事的话,也不会让这个寒老头在这里做奴隶了,多半也是一个下人而已,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此人一白家真的有些关系的话,倒也是一个麻烦事,反正黑山主人需要雪鲫也不在这一两天,不如买他个人情算了,”

    不得不说,能够做到黑山主人身前的一个得力助力,这个司徒大人还是有些心计的,宁愿得罪万千奴隶,也不敢得罪稍微有一点有权势的人物,典型的欺弱所硬的主,毕竟他在黑山家族也只不过一个小人物,换句话说,仅仅比这些奴隶高一点而已。

    “寒老头,今天看在你这个侄子的面子上,就宽限你一天,不过仅仅是一天,如果再交不出七条鱼鲫,谁也保不住你,明白吗?”这个马上的司徒大人茵冷的望了一眼洛天,然后看向老人说道。

    “是,是,多谢司徒大人,小人一定把主人的任务完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