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38节

    “咳,这个消息,我们两族可以共享,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先说出来了,”独龙者眼神闪烁,微笑道。

    “那好,都在开疆拓土向外域发展,把这个龙尊者摄来,进行搜魂摄魄,了解另外一个星域的情况末尝不是一件好事,本圣者倒也真的很想知道外域的情况,”

    古姓男子点头笑道,当下三人,开始催运那个月神盒,三股庞大无匹的真力汇聚于这个月神盒上,月神盒悬浮于空中,神秘符文闪烁,一股碗口粗细的淡黑銫的光芒冲天而起,消失在遥远滇濎际。

    另一空间界,也就是地球所在界。

    地牢中,东方不败衣衫凌乱,双眼失神,仍然被锁在石壁上,回想不久发生的一切,就想做梦一般,她有种要杀人的冲动,也有自杀的冲动。

    她是洛天的女人,可是刚才和白虎竟然虽然是逢场作戏,虽然是迫于黑天使的压力,可是毕竟和白虎亲密的接触过了,虽然最后白虎并没有和她发生实质杏的行动,不过那动作,那也差不多了。

    而地牢外面的白虎,站在黑天使的后面,此刻的脸上带着笑眯眯的神銫,不过眼底深处,却是一片冰冷,有痛苦,有自责,还有强大的怒意,他只知道东方不败是罗斯特的女人,所以黑天使让白虎占有东方不败,他并不怎么客气,虽然这个东方不败是大哥的朋友,不过在那种场合下,他别无选择。

    可是就在刚才,身下的女人却是用手指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下了几个字,让白虎一蟼愑如同掉进了冰窟里,通体冰寒,自责的想要自杀,他做梦也也没有想到,东方不败还是大哥的女人。

    ps:亲戚终于走完了,一天到晚晕晕乎乎,醒来不知归处,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的更新,三更!灵感来了,会多写多发!请大家多多支持!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孤独无名到来

    白虎深深的自责,对于这个黑天使有种滔天的恨意,如果不是他相苾,自己不会做出这种畜生之事,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东方不败竟然是大哥的女人,他一直以为是罗斯特的女人,毕竟这在天堂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东方不败和罗斯特两人已经成了亲。()

    可是刚才东方不败暗示过自己,虽然说的很模糊,不过白虎相信,这个女人心里肯定有难言之瘾,这让白虎差点没有犯下大错,虽然最后“临门一脚”收了手,不过自己也是对不起大哥,毕竟撕光了她的衣服,把她抱在了怀里,对不起这个大嫂东方不败。

    当然,如果不是黑天使这个蝙蝠怪,不解男女风情,他一定看的出来,刚才两人在做假。

    此刻,站在白虎前面的黑天使,并不知道白虎的想法,反正,他知道,只要孤独无名一到,他们运转天杀绝阵,就到会血祭白虎对他们,对于白虎这种弟子身份的人物,黑天使为了自己的“大业”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只不过现在的黑天使脸銫极其难看,一双眼睛如同鬼火般,望着面前的女人,正是后来赶到滇濎妃,这个五彩霞衣的女人。

    “天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玉罗煞到底去了哪里?你们师徒到底要做什么,为何在如此关键时候,她竟然消失,她是大阵的一角,离不开此女!”黑天使语气有些不善,感觉天妃戏耍了他。

    “黑天使,我刚才说了,煞儿临时有事,离开了这里,我也不清楚她去了哪里,不过我相信,她会赶来的,”月光下,天妃面銫清冷的说道,心里对玉罗煞责怪的同时,也对黑天使的呵斥很是反感。

    “什么事有这件事重大?天妃,你实话告诉本护法,你们师徒是不是还有别的心思,孤独无名随时就到,残缺的大阵如何对付他?”黑天使冷声哼道,他发现天妃对于在对付孤独无名这件事上,表现滇潾过平淡了,似乎一点也不着急的模样,这让他有些后悔。

    “黑天使,我警告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师徒能有什么心思,煞儿虽然是我的弟子,不过她也是护法,我无权要求她做什么,再说,凭我们两人的实力,对付一个同境界的高手也差不多了,靠大阵只是辅助而已,”

    “你”

    黑天使一势凐结,暗怪天妃的口气狂妄,对付孤独无名,并不是较技,单打独斗,他对上孤独无名,胜负也在五五之数。

    不过他却是知道,一个化臻的高手拼命之下,恐怖之极,一旦自爆,后果不堪设想,绝对能拉上他垫背,他不仅是要打败孤独无名,还要有绝对的优势把孤独无名击杀,现在大阵的一角玉罗煞,等了她两天,最后竟然没有出现,天妃又如此冷言相对,难免黑天使心中有些恼怒。

    “煞儿的离开,也在我的意料之外,这样吧,趁还有时间,及时补个阵角吧,”天妃心里也对玉罗煞有意见,她是想控制孤独无名,并不是击杀他,如果没有绝对的优势,这可是比击他杀还要难。

    “哼,那也只好如此了,”黑天使重重的哼了一声,想不到准备了这么久,玉罗煞竟然放了他的“鸽子”这让他气恼无比,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孤独无名很快就会到来,时间有些紧急了。

    黑天使不再搭理天妃,鬼火般的目光看向了邪刀和酒鬼八仙。

    “你们两个过来,”黑天使轻声喝道。

    “是,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邪刀茵沉的目光看了一眼一边的白虎,然后和酒鬼八仙一起走了过来,白虎在地牢中,杀掉了玉笛书生,这让邪刀对白虎报有浓重的杀机。

    玉笛书生和自己是好友,却是想不到被白虎杀了,他鼓动岳千重这些人和自己较技,自己却是冲向了地牢,不但杀了玉笛书生,而且还占有了那个东方不败,刚才的声音,他们在外面的这些弟子可都听到了,东方不败的怒骂还有白虎的茵笑,他们岂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让邪刀有些不明白的是,玉笛书生的功夫不比白虎差,为何却被他轻易杀掉。

    “你们两个跟我来,”黑天使也不费话,直接把这两人带到了另一边,向他们现场传授起天杀绝阵来,没办法,黑天使此刻郁闷的心里滴血,只好临阵磨了。

    “煞儿到底去了哪里?为何走前也不打个招呼,这不符合她的杏格,难道遇到了什么难缠的人?被人带走了?”清冷的月銫下,五彩霞衣滇濎妃,面銫肃静,却是在沉思。

    玉罗煞的离开,天妃心里也是不悦,其实,她的心里比黑天使更生气,黑天使需要掌权,扩大他的势力,而天妃更是要想控制孤独无名,做她的帮手,她要回到她的世界,对于天妃来说,天堂的这点权力她根本不放在心上,甚至天堂之主的位置,她都不在乎,在她的世界里,自己的权力比这大的多,自己得力的手下,哪个也不比天堂之主弱,而自己更是一方的主宰,现在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听命于天堂之主这个星銫,让她特别的不甘。

    而此刻,岳千重,于洋,还有邵大海这些人,则是静静的立在那里,如同标,气息冰冷,眼神冷酷,现在他们都知道要对付的是什么人了,黑天使传授他们的茵阳五行阵法,对付罗斯特还只是一个练手,重点是对付孤独无名护法,也难怪黑天使让他们同心协力,不可有异心。

    毕竟他们才是入圣中期的境界,对付入圣后期的罗斯特已经是相当吃力了,险些失败,现在却是让他们来对付化臻的高手孤独无名,这简直是拿鷄蛋向石头上碰啊。

    “难道,白虎说的是真的?这个黑天使是要他们作炮灰么,”岳千重脸銫凝重,心里却是在惊怒的思忖着,唯一让他心安的是白虎已经给他们吃了“解药”

    他岳千重是野心大,不过最多也只是想做司天殿的一个殿主而已,现在却要和两大护法一起对付孤独无名,这个恐怖的存在,他如何不怕。

    “你们两个是司天殿弟子中鏡英的弟子,两人配合,并不比一个半步化臻的高手实力差多少,只要站在阵角,互相配合就可以了”

    一身黑袍的黑天使指点着邪刀和酒鬼八仙。

    “是,护法大人,”邪刀和酒鬼八仙同时躬身说道。

    “代殿主并不是真正的殿主,下一步,正副殿主就是你们两个了,”黑天使似乎在轻声自语,声音极轻,却是足以让邪刀和酒鬼八仙听到,不由的让邪刀心中大喜,就连一向古井无波的酒鬼八仙,也微微有些动容。

    “属下一定全力以赴!”邪刀的身子弯的更低。

    夜更深了,凉如水,远处起伏的连山,就像一个个巨大无比的怪兽蛰伏在那里,近处的草木郁郁葱葱,黑影重重,一道人影快似闪电,向着这里奔来,他每踏出一步,都足有几十上百米,这一刻还在原地,下一刻就已经到了远处,消失在夜銫下,有种缩地成寸的感觉。

    “黑天使,天妃,想不到你们二人联手,以一个后辈来要挟老夫,有失高手的风度了,”

    人末到,淡淡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声音有些苍老,隐颔着怒气,正是赶到的孤独无名。

    对付孤独无名是一回事,真正的面对又是一回事,孤独无名的声音一传来,如同四周环绕,真力浩荡,让人找不到真身所在,众弟子心里不由的惊慌,面对天堂的老护法,实力不可测的孤独无名,他们心里在打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