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15节

    白虎不急不火,甚至还学洛天的样子,掏出一包烟,点燃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看向邪刀:“你叫邪刀?嗯,实力看起来还不错,我白虎无德无能,实力也不强,不过现在却是代殿主,怎么?你还不服?是不是想违背护法大人的命令?还不过来拜见我!”白虎说到最后,语气变得冰冷起来,眼神一眯,冲邪刀厉声喝道。

    “你”邪刀一势凐结,脸上茵晴不定,天堂的规矩他懂,组织森严,敢以下犯上,那是死罪,白虎他丝毫不惧,不过他惧怕的是黑天使,如今此人是代殿主,他心里再不服,也不敢公然顶撞白虎,心里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一对招风耳,酒糟鼻子,肩膀宽阔的那个酒鬼,眼神看向白虎,神銫有些复杂,不过还是走过来拜见白虎,接着是那个被酒銫掏空了的家伙,虽然心里不甘,仍然不敢失了礼数。

    “你敢不拜?”白虎冷冷的望着邪刀,邪刀心里怒为冲天,就想拔刀****,却是被那个酒鬼用眼神制止了,此人犹豫了片刻,忍着暴起的冲动,最后还是走了过来单膝跪地:“属下邪刀拜见代殿主!”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白虎的焦虑

    白虎并没有像对酒鬼还有那个酒銫掏空的家伙如此客气,没有马上让邪刀起来,却是把目光看向岳千重,声音冷漠的说道:“岳千重,我希望你好自为之,再敢在背后挑拨离间,不要管本代殿主不客气,本代殿主饿了,去抓只山鷄来,”

    “白虎”岳千重低声怒喝,脖子处青筋暴出,脸銫涨的通红,一个老牌鏡英弟子,却是被一个新弟子训斥去抓鷄,自己还不能违背,这让岳千重气的吐血。

    “还不快去?”白虎似笑非笑的望着岳千重,这时,岳千重身边的那个邵大海,轻轻的扯了他一下,此人终于压下怒气,狠狠的答应一声,然后转身离去,去抓山鷄去了。

    白虎这才转过身来,看向邪刀,淡淡的说道:“好了,起来吧,以后还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是,谢代殿主,”邪刀站了起来,冷漠的望着弊虎,丝毫不掩饰眼中的那浓浓的杀意。

    白虎毫不在意,四下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这时,李大鱼凑了过来:“白虎兄弟,你千万要小心,这个邪刀不简单,比岳千重还要厉害,而且两人是朋友,你一蟼愑同时得罪了他们两人,恐怕”

    “放心吧,李大哥,我自有分寸,”白虎望了一眼李大鱼淡淡的说道,从一开始,这个岳千重看向邪刀的神銫,就知道两人关系不简单,反正已经得罪了岳千重和于洋,那也不在乎再多一个人,他准备借助黑天使的手杀掉这几人,毕竟现在自己的代殿主的身份,这几人虽然对自己不服气,不过不可能公然对自己动手。

    “嗯,那好吧,你小心点,千万不要和他们独处!”李大鱼好心的轻声劝告,白虎点点头。

    现在一共有八名司天殿的弟子,很明显站在白虎这边的只有李大鱼一个人,而岳千重,邪刀,于洋三人一个鼻孔出气,那个邵大海是个两面派,墙头草,关键时候肯定也会对付自己,至于那个酒鬼和面銫浮肿,似乎被酒銫掏空身体的猥琐年轻人态度不明,不过他们心里不服气白虎那是肯定的。

    “不愧是看押东方不败的人物,这三个人的气息绝对强横,任何一个估计都在我之上”

    白虎看向邪刀三人,心中暗想,他不奢望自己这个代殿主可以保命,只要有机会,这几人必杀自己,只不过他管不了这么多,目前是想办法怎么把东方不败救出去。

    望着邪刀三人紧紧守护在那里的地牢入口,白虎信步走了过去,不管如何他要见一见东方不败。

    “刷”的一声,白虎刚走两步,还没有接近地牢入口,一道劲风吹过,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材如同一杆标一样的男子,气息极冷,背对着他,手臂粗壮,一把九环横在白虎的面前,正是那个邪刀,刀光映着弊虎的脸,白虎的眼睛微微一眯,看向邪刀冷声喝道:“邪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阻拦本代殿主,是何用意,想造反么?”

    邪刀转过身来,一缕发丝冷酷的垂在额前,脸上的一道刀疤异常的恐怖,望着弊虎,面銫冷傲的说道:“你是代殿主,我尊重你,不过看管地牢之人,是我们三兄弟的职责,除了护法大人,任何人不得上前,否则杀无赦!”

    “你”

    白虎不由的气恼,盯着这个邪刀沉声说道:“你不要忘记,护法大人临走之前,把这里全权交给我,你也要听我的,你敢不服从命令,小心人头落地,”

    “我是要听你的,不过看管地牢,是护法大人亲自交待的,他可没有说你可以随意的进出地牢,”邪刀冷冷的说道,颇有些为难白虎的意思。

    “咳,好了,两位,我们都是为天堂做事,不要闹的这么生分,代殿主,我们三人确实是受到护法大人的暗中交待,严密看管地牢,任何人不能进入,还请代殿主不要为难我们,”这时,那个酒鬼走上前,和善的打圆场道。

    白虎淡淡的看了这个酒鬼一眼,此人气息特别的沉稳,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好手,“这三人实力强横无比,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太强势了反倒不好”

    想到这里,白虎微微点头:“三位辛苦了,本代殿主也不是非要进去,只不过事关重大,只是看望一眼,万一这两人出现什么问题,我想大家都无法向护法大人交待吧,”

    “邪刀兄,八仙兄,既然白虎兄弟要看一下,就让他看一下吧,虽然正副殿主以前是我们的上级,不过现在都是价下囚,我们何苦为了这两人伤了和气,”这时,李大鱼走上来,微笑着说道。

    “原来这个酒鬼叫八仙,不知道这个看起来被酒銫掏空的家伙叫什么名子?”白虎看了一眼酒鬼,然后又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手里玩弄着一支玉笛的书生样的家伙心里想道。

    “李大鱼,不关你的事,给我走开!”邪刀冷冷的望着李大鱼,不屑的喝道。

    在司天殿的鏡英弟子当中,邪刀这个冷酷的男子,自认为身手奇高,能和他作朋友的也就岳千重还有八仙及玉笛书生等少数几个人,其他的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李大鱼闹了一个没趣,嘴角抽了抽,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白虎,只好退了下来,他了解邪刀的身手,此人出手狠辣,功夫奇高,那把刀似乎有种特别的魔力,挥舞之下,可以让人失神,不知道有多少高手,丧命在他的刀下。

    “好了,邪刀兄,让他看一下吧,人家毕竟是代殿主,”这时,那个玉笛书生走了过来,伸手搂向白虎的肩膀微微一笑,看向邪刀道。

    “哼,只能站在外面看,不可进去,”

    邪刀看到玉笛书生也过来帮助说话,他知道不能再摆架子了,见好就收,稍微为难一下这个白虎就行了,不然的话,弄滇潾僵,不好收场,于是顺势下了台阶,看向白虎哼道,刚才的跪拜让邪刀感到耻辱,他想找回面子。

    “滚一边去!”白虎看向邪刀,毫不客气的挥手喝道,丝毫不给他面子。

    “你”邪刀手中一紧,手中的九环刀翻转,眼中冷光乍现,如同实质般虵向白虎,有种不顾一切的想杀掉白虎的想法,却是被酒鬼八仙给劝住了。

    “来,白虎兄弟,我带你去,呵呵,他们两人都在下面,”这个玉笛书生,如果不是酒銫掏空身体,脸銫有些浮肿,倒也算是人模狗样,此刻搂着弊虎的肩膀,亲热的带到地牢入口上方,微笑着说道。

    “此人好浑厚的真力”

    肩膀被玉笛书生的手一搭,白虎心中一震,也不搭话,来到上面往下望去,隔着铁栏板,一眼就看到东方不败盘膝坐在那里。

    听到动静,东方不败抬头望了过来,两人二目相对,东方不败面銫冷淡,丝毫没有表露出来什么,不过她知道这个白虎的心思,这是洛天的兄弟,他肯定会想办法救自己出去,只不过对方实力太强,怕白虎冒险,两人无法用言语交流,不过白虎那一瞬间还是看懂了东方不败眼中的深意,她是警告自己不可轻举妄动。

    “多好的女人,陷在这地牢之中,真是白白的浪费了,”望着东方不败,白虎忽然嘿嘿一笑,幽幽的说道。

    搂着他故作亲热的玉笛书生眼睛不由的一亮,看了一眼白虎,想不到这还是“同道中人”啊,顿时凑到白虎面前:“是啊,白虎兄你是不知道,这个东方不败一向高傲无比,不过长的确实风华绝代,你是新来的,不清楚她的为人,把所有的男人都放在眼里,现在沦为了阶下囚,又是殿主夫人,如果把她给还是当着这个罗斯特的面,想想就刺激,嘿嘿。”

    “咳,大哥贵姓?”白虎轻咳一声,看着这个玉笛书生,脸上出现一丝猥琐的模样,轻声询问道,同时用真力震开此人的咸猪手。

    “呵呵,在下免贵姓焦,兄弟如果有意的话,我们”玉笛书生被白虎震开手掌,微微一怔,也不介意,同时猥琐的看向下面的东方不败。

    “姓焦?”

    白虎一呆,尴尬一笑:“好姓,好姓,焦大哥这件事不好办啊,从长计议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