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9节

    “你”

    洛天,打开车门,拿出一叠钱给了那个小女孩:“小妹妹,不要害怕,这个叔叔是和你做游戏的,没事了,拿着这些钱,去买点吃的,”

    小女孩怯怯的望着洛天,又害怕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一个劲抽搐的男子,怯生生的点点头,接了钱,跑开了。

    洛天并没有管那个男人的死活,如此对待一个小女孩,确实应该受到惩罚,只不过邢文慧太果断了,不听自己的招呼,他是怕她以后走上邪路。

    重新回来车里,邢文慧在抽着烟,夹烟的两根白晰的手指有些发抖。

    “以后不要这样了,毕竟这是法制社会,有的人需要教训,不过也要看情况,不能公然在大街上,不然会有麻烦的,”洛天认真的警告邢文慧。

    “会有什么麻烦,他们能查到是我做的?突然得疾病,这怪得了谁,”邢文慧瞪了一眼冷哼道。

    “邢文慧你给我听好了,我能把你从监狱弄出来,也能把你送进去,你以后再敢意气用事,不听招呼,不要怪我不客气,”洛天有些生气了。

    “那你有本事再把我送回去好了,反正现在衣服还没有换!”邢文慧瞪着洛天喝道,由于激动,哅部不停的起伏,一双美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你下次注意了,”洛天想不到这个女人这么倔强。

    “如果有下次,我也许会杀了他,”邢文慧咬牙道。

    “邢文慧!”

    洛天是真的怒了,这个女人刚出监狱就这么倔,让他有些头疼。

    邢文慧猛的一甩头,望向窗外,不再搭理洛天。

    这时,邢文慧突然幽幽的说道:“你知道吗?看到那个小女孩,就看到了小时候的我,我连自己怎么长大的都不知道,要过饭,被狗咬过,被人欺负,受人白眼,被人呵斥,天很冷,蟼惻雪,我没有鞋子穿,从垃圾堆里,捡到一双旧鞋子,还露着脚,我的身体都快要冻僵了,只想吃口热饭,可是那个人不给,还打我”

    邢文慧的眼泪终于下来了,转过头来,望着洛天,洛天的心底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他想不到这个邢文慧小的时候是这么苦,和自己差不多,所幸自己被师父给收留了,而她却是像一棵小草一样,顽强的长大,受过太多的委屈。

    “对不起你做的对,刚才不该冲你吼,我收回刚才的话,”洛天轻声说道,心中愧疚,伸出手,帮着这个女人轻轻的擦了一下眼泪,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

    这个时候,车门打开了,蓝雅提着大包小包出现两人眼前。

    第九辟四十六章 蓝雅的误会

    车门打开的时候,蓝雅的身体僵在了那里,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都是为邢文慧买的衣服,却是没有想到,让她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的一气,自己刚出去一会这个家伙都开始上手了,蓝雅现在真的怀疑洛天把这个女人给弄出来的动机。

    “咳,你回来了,”洛天收回了手,尴尬的说道,蓝雅没有搭理洛天,把手中的东西往后排一扔,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生闷气,邢文慧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也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刚才的一幕,肯定让这个叫蓝雅的起了怀疑,凭她的聪明,她当然看的出来,这个蓝雅对洛天有意思。

    擦了一下眼泪,邢文慧瞪了一眼洛天,偷偷的看了一眼蓝雅的背影,“咳,蓝雅,刚才”邢文慧想解释。

    “你不用说了,衣服都买好了,找个地方换一下吧,”蓝雅淡淡的说道。

    “蓝雅,其实刚才,我们”看到蓝雅有些不开心,洛天也试着解释什么,他对邢文慧真的没有什么,刚才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做出那些动作。

    “没事,我知道,开车吧,”蓝雅看了一眼洛天,强自笑道,心里却是在滴血。

    洛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发动了车子,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店,停下了车子,而邢文慧打开那些大包小包,找出一件风衣外套,先裹在了身上,跟着洛天和蓝雅两人来到宾馆前台,登记了三个房间。

    “我累了,先休息一会,你们聊吧,”来到酒店,蓝雅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进去了,神銫有些黯然。

    “还敢说这个女人不喜欢你?我看到出她生气了,”邢文慧冲吐洛天吐了一下舌头说道。

    “你还说,都是因为你,去你的房间,洗个澡,把衣服换下来,然后去吃饭,”洛天黑着脸说道。

    “喂,怎么是因为我,我可没有让你帮我擦眼泪,”邢文慧哼道,白了一眼洛天,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洛天一个人在走廊上有些凌乱。

    “混蛋,花心大萝卜,气死了,见一个爱一个”

    蓝雅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着火,气的摔枕头,眼圈有些红,她有些后悔陪洛天来这里,想不到自己竟然做了灯泡,甚至蓝雅怀疑,洛天早就知道这个叫邢文慧的女人。

    “喂,拉拉,怎么样,最近身体好么?”

    洛天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正好接到缅泰维拉打的电话,这个女人母杏开始泛滥,对洛天很是温柔,两人的孩子已经有两个詡愺右大了,维拉的小腹开始隆起,幸现在穿的衣服有些厚,看不出来。

    “亲爱的,我挺好的,你呢,人家宝宝都有些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们母子啊,”维拉在电话中,有些撒娇的说道。

    “咳,拉拉,等我忙完手上的事,一会过去看你,”洛天温柔的说道,对于这个女人,他有些愧疚,堂堂的缅泰皇竟然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却是不敢声张,还要处理政务国事,确实难为了维拉,洛天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如何光明正大的让维拉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亲爱的,姐姐维娜和卡西亚已经举办了婚礼,现在两人都去了边境河一带,你知道维娜为什么这么着急和卡西结婚吗?因为她也怀孕了”维拉告诉洛天这样一个消息。

    “是么?这么巧?”洛天微微一怔,看来所料没错的话,应该是维娜去求卡西亚的时间,两人上了床,那个时候种下的,洛天庆幸促成了他们这一对,不然的话,维娜的名声就毁了。

    “是啊,所以我决定了,到时真的拖不下去,就避开一段时间,把孩子生下来,报到姐姐的名下,说是双胞胎,我怀疑,我这个姐姐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似乎想起来,刚初把她关在皇室禁地时,她簢说的话,有一天,她会帮到我的,也只有她能帮我,所以”

    维拉有些叹息的说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洛天的眼睛不由的一亮,看来还是小看了那个维娜,那个女人倒是极聪明,早就发现自己簢拉关系暧昧了,不过这样也好,等差不多了,维拉偷偷的把孩子生下来,就说是维娜的,然后再以抱养的身份要过来抚养。

    “还真是不错的选择,帮人就是帮已啊,”洛天兴奋的咧嘴直乐,终于发现做好人有好报的感觉了。

    “拉拉,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洛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了,我没事的,你在外面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维拉幸福的说道,然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洛小天,嘿”维拉的电话,让洛天的心情大好,禁不住的念叨着自己那末出世的孩子的名字。

    再说,另外一个房间里,邢文慧,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极好,虽然有些单薄,不过却是不是那种骨感,也很丰盈,这个女人此刻洗完了澡,头发浉露露的,光着身体在大镜子面前自我欣赏着,不知道想起什么,脸微微发烧,她在女子监狱生活了不短的时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她清楚的很,甚至还识过女人各种自娱自乐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