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2节

    洛天开着车下了高速,观看着左右两侧,欣赏着这里的风土人情,微笑着问道,说实话,这个永吉市真的没法和京城相比,甚至连东昌也比不上,确实有些落后,天气干冷干冷的,大街有不少人,看起来冻的瑟瑟发抖的模样就知道了。

    “嘿,我想吃包子和小米粥,”蓝雅一听说吃,顿时感觉肚子也有点饿了,于是抚嫫着那平坦稍微有些丰盈的小腹吐了一下丁香小舌说道,能看到洛天微笑,她也很开心,这几天来,洛天的沉闷和痛苦,让她也跟着心情极度的低落,她希望看到这个男人那邪邪的笑容。

    “好吧,等会吃完东西,我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洛天微笑着,打了一下方向盘,拐上了一条不太大的街道,顿时看到有不少的小吃摊,在这清冷的清晨,冒着腾腾的热气,让人食崳大增。

    “不用了,我都睡了一晚上了,你都没有休息,况且爷爷他让我陪着你,除非你也要休息,我陪你,”蓝雅不好意思的笑道,不过很快的发现了自己的语病,脸微微一红:“咳,我是说,要休息我们一起休息,不是,我是说我希望你”蓝雅越解释越有些说不清楚了。

    “行了,不要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没事的,”洛天看了这个妞一眼道。

    “哦,”蓝雅轻轻的哦了一声,看向窗外。

    “你爷爷是不是很想抱重外孙啊,”洛天突然问道。

    “去你的,胡说什么?”蓝雅一呆,脸一红,不由的轻呸了一下洛天。

    洛天咧嘴一笑,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好了,就这一家吧,看起来比较干净,”洛天说着下了车,而蓝雅娇嗔的瞪了一眼洛天,也跟着下了车。

    说实话,蓝天翔也正是这个意思,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蓝雅能找到一个好归宿,自己能抱上重外孙。

    PS:今天准备小爆发一下,还请兄弟姐妹们大力支持!

    第九辟四十章 监狱长李大海

    洛天和蓝雅在小吃摊上,简单的吃了一点早餐,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半左右。

    “来,老大戴上这个东西,”

    在两人重新发动车子,去往女子监狱的时候,蓝雅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黄銫纸符模样的东西交给洛天。

    “蓝雅,谢谢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自己留着戴吧,”洛天心里有些感动,这个妞上次自己去东南亚剿地府时,就托蓝天翔给自己带了这么一个东西,虽然不是什么法宝护身符之类的,不过这是她的一番心意,为求心安。

    “我自己有的,你看,”蓝雅变魔术般又取出来一个纸符在洛天面前晃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帮着洛天戴在了脖子上,而后把纸符塞进了他的衣服里。

    两人相距很近,蓝雅的发丝都扫到了洛天的脸上,那淡淡的女人清香还有体香让洛天有些不自然,还有些小冲动,从地府回来,上官飞燕一受伤,他就没有碰过女人了。

    “好了,”蓝雅此刻脸微微发烫,那熟悉的男人气息,还有那淡淡的烟草味,都让她有些意乱情迷,那天晚上,说实话,如果不是爷爷下班回家,还真的说不定发生什么事呢,想想就让她有些心如鹿撞。

    “蓝雅,谢谢你,”开车的洛天此刻轻声说道。

    “不客气,谁让你是我的老大呢,”蓝雅柔情的一笑,甩了一下波浪般的栗銫长发,然后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老大,上次你的身体上的花纹,那是”她记得洛天说过不是纹身。

    “嗯,那不是纹身,你的老大还没有这个恶趣味,是我的功法出了问题,覆盖在身体上,弄不掉了,”洛天简单的解释道。

    蓝雅听了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天吓死我了,你简直像一头花斑豹子,”

    “是啊,当初就吓坏了容姐,还有兰兰她们,”洛天不由的笑道。

    “嗯,也难怪,谁看到都害怕啊,太渗人了,”蓝雅轻拍着那高耸的哅部,有些怕怕的说道。

    洛天看准方向,车子又拐过一个路口,这才回头看向蓝雅:“刚开始她们是有些害怕,不过习惯了就好了,你不会还想看吧,”

    “哼,我才不看呢,”蓝雅弊了一眼洛天,心里一慌说道。

    “蓝雅,这几天谢谢你照顾我,看着蓝雅那崳嗔粏週的模样,洛天认真的说道。

    “不要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放下别的不说,你是我的老大,我就有照顾你的义务,”蓝雅同样认真的说道,洛天点了点头:“蓝雅,因为燕子的事,我的心情不太好,我们的事你给我点时间,”

    “嗯,”蓝雅垂下头,声若蚊蚁,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大一会儿,洛天和蓝雅的车子就来市效一处工厂模样的建筑面前,灰油马路,两边是破烂的要拆迁的店面,正中间却是一个大铁门,紧闭着,门头上面还写着端端正正的楷书大字:永吉女子监狱,字都掉酒漆了,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大铁门的两边,有两面外扩的刷的很白的墙,分别写着四个红銫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对不起,请问找哪位?”

    洛天的车子被站在岗哨台上的一个岗哨给拦了下来。

    “我要见你们的监狱长,”洛天摇下车窗,拿出一个红銫的小本本扔给了这个站岗的年轻人。

    此人接过小本本,有些警惕的望了一眼洛天,这才打开小本本,看了起来:“华夏中央国安顾问”这个门岗轻声的念着,不由的脸銫一变,他虽然不知道这个什么顾问是什么身份,不过这个中央国安的名头着实吓坏了他,那可是京城里几乎是最有机力的一个机构了,想不到会来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首长好,请您稍等,我马上禀报我们的监狱长,”这个年轻人把小本本的双手还给洛天,利索的敬了一个礼说道。

    “去吧,快点,我的时间有限,”洛天淡淡的说道。

    “是,”这个年轻人还是很有迎则的,倒也没有被洛天的这个顾问的名头吓到,还是要按程序来,毕竟监狱管理极严,他可不想出什么差错,警惕杏还是有的。

    “看来你这个国安顾问的身份还是很好使的,如果真的拿出龙魂令,这些人真的不一定认识呢,”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蓝雅不由的笑道。

    洛天微笑着点点头,“是啊,龙魂在华夏还是很神秘的,知道的人并不多,在小地方,拿出龙魂令估计还没有一个小警察的证件好使,”

    正在两人说话间,那个跑向值班室的岗哨已经回来了,“首长请您稍等,我们的监狱长马上就到,”岗哨尊敬的说道,话音刚落,就看到监狱的大门上一个小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衣服有些不整,不过看起来警衔还挺高,颇有点官威,应该就是监狱长了。

    “首长好,在下就是永吉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李大海,欢迎首长视察指导工作,”

    这个叫李大海的监狱长,胖的流油,一双小眼睛挤成了一条缝,当他听说是华夏国安方面来的人,不由的吓了一跳,一路小跑就过来了,不过当他看到洛天这么年轻时,又不由的有些疑瀖,他想不到京城国安下来的人这么年轻。

    “我来这里就是调查贪污受贿的事,怎么李监狱长,想把我堵在门外么?”洛天冷冷的望着这个监狱长哼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