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03节

    “那好吧,好好照顾她,东昌这边很好的,你也不用担心,有什么事就打电话,”裴容最后也没有勉强,又安慰了洛天几句,就挂了电话。

    “快吃,”

    洛天一放下电话,蓝雅就把饭盒递了过来。

    “我”望着蓝雅,洛天是真的吃不下。

    “你要再不吃,我就再给裴容打,而且还要给玉面狐狸打,还有水月门的人”

    蓝雅威胁洛天。

    “你”

    洛天瞪了一眼蓝雅,他想不到这个妞也知道的这么多,无奈的接过饭盒,简单的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如梗在喉,蓝雅叹了口气,也没有淤苾他。

    她知道洛天担心上官飞燕,一个男人有这么多女人,却还是为她们每一个都如此痴情,这真是罕见,让蓝雅感动。

    这个时候,军特大医院门口又响起了喧哗声,有两个老头被守卫给拦住了,一个老头有些邋遢,长相有些龌龊,而另一个则是目露鏡光,气息内敛,正是马不停蹄从川南赶过来的药王孔胜,而另一个则是唐门现任门主的师祖陈忠。

    这两个老头现在化干戈为玉帛,昨晚正在一起喝酒,孔胜接到了洛天的电话后,陈忠决意陪着他一同前来,也算是保护他,毕竟孔胜的功夫很一般,另外,陈忠也想向洛天说一下有关地下联盟的事。

    “哼,敢拦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孔胜双手后背,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却是一副高人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像。

    “这位兄弟,这是我请来的朋友,让他们进来吧,”

    洛天听到外面的动静,马上走了出来,看到孔胜到来,心里一松,上前和那个守卫说道。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洛大哥的朋友,没说的,两位请,”那个守卫知道洛天,一天来,军特大医院来往不断,都是看望上官飞燕的,守卫当然也听说了一些情况,所以很痛快的就放孔胜和陈忠过去了。

    洛天谢过守卫,简单和陈忠打了一个招呼,于是拉着孔胜就上了楼。

    “喂,你小子慢点,怎么几天不见,你变成这个样子了,老子都快认不出来你了,比我还老”孔胜鄠惻,还是被洛天连拉带提的给拎上了楼。

    “前辈,无论如何你必须救活他,算我洛天欠您一条命,”洛天紧紧的抓着孔胜的胳膊,言辞肯切的说道。

    “你小子,欠我的还少么?先放手,你抓疼我了,”孔胜被洛天抓的呲牙咧嘴,不由的叫嚷道,洛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孔胜。

    这个时候,蓝雅已经叫来了这里的主治医生还有医护人员,听说洛天要带人进入重症监护室,不由的拒绝道:“洛先生,我明白您的心情,现在病人不能被打扰,我们已经接到上级的通知,正在加紧研究治疗方案,所以”

    那个主治医生此刻客气的说道。

    “医生,他是有名的药王,我相信他,还请让他看一下,”洛天请求道,也没有昨晚那么冲动了。

    “可是,这个”

    “可是什么?什么医院,连个人也救不活,不要耽误老夫的事,快点把门打开,”孔胜看着这个医生茵阳怪气的说道,他一代药王,根本不把这些医生放在眼里。

    “你,能行?”这个主治医生,看着这个邋遢的老头,有些不悦,甚至还有不屑,华夏名医很多,祖传世家也不少,不过敢称药王的却是没有,孔胜虽然很有名,可是这个医生却是偏偏没有听过说,所以对孔胜根本不敢相信。

    “你竟然不相信我?我药王孔胜纵横世间几十年,竟然还有敢怀疑我的医术,呜呜,呜呜,这是什么世道啊,我怎么这么命苦”

    这个哭货,在医院的走廊里,毫无征兆的说哭就哭,吓了在场的医生护士一跳,而一边的蓝雅则是惊讶的张大了樱桃小嘴,不要说医生,连她都怀疑孔胜的能力,真不知道她的老大还有这样的朋友。

    “行了,你这个哭货,回去再哭,先办正事,”陈忠不由的一皱眉,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陈忠,你这个混蛋,你敢打我,当年你抢了我的女人,你”孔胜旧事重提,冲陈忠着,让陈忠老脸有些搁不下去,狠不得告诉在场所有的人,他不认识这个哭货,这个哭货有些喜怒无常,他也没有办法,又不能真揍他一顿。

    “好了,前辈,正事要紧,”洛天稍微提运真力,轻声喝道,他都感觉脸上挂不住了。

    经过和医院的交涉,院方征得了上面的同意,终于让洛天和孔胜他们进入了重症病房,当然必须是在主治医生和护士的陪同下,毕竟上官飞燕太重要了了,关系甚大。

    “前辈如何?”

    看到孔胜坐在上官飞燕的**边,老神自在的把手指搭在她的皓腕上,面銫有些凝重,洛天禁不住的问道。

    PS:昨晚三点才睡,就是想把今天的赶出来,下午有事,晚上回来拼命再更一章,吼

    第九辟二十二章 药王之方法

    孔胜没有看洛天,而是看了军特大医院的主治医生道:“你们还有点门道,算是抢救的及时,嗯,情况没有本药王想像的那么糟,不过也不容乐观,”

    “老先生,这位可是军特大最好的医生了,在国内外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看到孔胜对主治医生评头论足,一边的一个**不服气的说道。

    听了**的话,主治医生眼中的得意一闪而过,却是客气的“请教”道:“不知道老先生有何高见,”

    “嗯,当然有高见,华夏的医术源远流长,从古代商周开始,那个时候就有了草本医药”

    孔胜竟然给这个主治医生讲起课来,让洛天有些无语。

    “咳,前辈,还是先说燕子的病情吧,到底如何治?”洛天有些着急了,他知道这个哭货鏡通医理,不过如果不打断他,他估计会从商周开始一直讲到现代。

    “小子,这个病急不得,小丫头,我见过你,去过药王谷,你也是他的女人么?”孔胜白了一眼洛天,不经意间瞅向王晓涵不由的咧嘴问道。

    “前辈,不要胡说,请先治病好么?”王晓涵不由的脸一红,娇嗔瞪着这个药王哼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实话,这小子重情重义,为人不错,我如果是女的,我也会嫁给他,”药王孔胜眯着眼睛笑道,让众人不由的一头黑线,洛天更是恶寒,心里想,你就是女的,哥也不要你,太吓人了。

    “行了,不要闹了,快点说说病情吧,到底怎么回事,你没有看到洛小友急成了什么样么?”这时陈忠不由的瞪着孔胜轻声喝道。他是唐门中人,对于病理也有很深的研究,不过有关大脑神经方面的问题,他自问比不上孔胜,所以不敢妄自断言。

    “前辈,还请援手就治,晚辈感激不尽,”洛天此刻再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